当前位置:奇幻城娱乐网址 > 疾病 > 同事友情,这就是你为何买不到火车票的原因

同事友情,这就是你为何买不到火车票的原因

文章作者:疾病 上传时间:2019-09-30

 

导语:赢就赢在有一份“真挚”的友情,才能达成目的。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文/熊大

离大城市市区20多公里。

这个被绑在木柱上的人表情很平静,似乎已经做足了赴死的准备。

文:昱离离

离大城市市区20多公里。

这原本是一块森林湿地,在2年前,被著名房地产商,开发成了一大片独栋别墅。

   我皱了一下眉头,感到很没劲,因为没有了尖叫和挣扎便少了射杀的乐趣。

【短篇小说集】总目录   文集链接连载阅读

这原本是一块森林湿地,在2年前,被著名房地产商,开发成了一大片独栋别墅。

门牌号888,独栋别墅内。

   我扣动了扳机,子弹打在他头顶的正上方。


门牌号888,独栋别墅内。

黄大牛坐在宽长的真皮大沙发上,他让左脚舒适的搁置在右脚膝盖,左手搭在沙发背,右手拿着雪茄,时不时的抽一口,然后轻轻让背往沙发上靠,再把眼睛闭上一小会,慢慢的把口中雪茄的香气呼出。

   他睁大了眼睛,开始有点紧张了。

1、领导授意

黄大牛坐在宽长的真皮大沙发上,他让左脚舒适的搁置在右脚膝盖,左手搭在沙发背,右手拿着雪茄,时不时的抽一口,然后轻轻让背往沙发上靠,再把眼睛闭上一小会,慢慢的把口中雪茄的香气呼出。

雪茄的香气透过肺的过滤,穿过气管,从口或鼻子呼出,不断的循环,没一会,烟雾就弥漫了整个大厅。

   我又开了一枪,这次打在了他左耳边。

林森在29岁的时候,曾向华氏集团申请工作。在之前的一年里他经历了令他感到很痛苦的事情,他自己创立的小公司倒闭,不得不继续去给别人打工。

雪茄的香气透过肺的过滤,穿过气管,从口或鼻子呼出,不断的循环,没一会,烟雾就弥漫了整个大厅。

宽大的白玉茶几对面,站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穿着笔挺的西服,手里拿着文件夹。

   他脸部扭曲了一下,似乎枪声让他的耳膜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后来华氏集团的吴优招聘了林森,吴优当时接近40岁,林森把自己创业失败的经历告诉吴优后,吴优对他说:“其实失败和纳税一样,都是必然会发生的事。只要你愿意承受工作压力,就不会被辞退,大多数人都是自己离职的,通过你的努力还会找到成就感。”

宽大的白玉茶几对面,站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穿着笔挺的西服,手里拿着文件夹。

年轻人似乎没有闻惯雪茄的香气,不由得呛了一口,接着咳嗽了一下,他赶紧用手捂住,生怕打扰眼前坐在沙发上这位看别墅的大老板。

   我接下来的一枪打在了他的大腿上,鲜血汩汩地冒了出来,顺着他的腿部流在下方的土地里。

华氏集团是一个很大的公司,而且每年还在不断地发展壮大,它在很多地方都开设了子公司,它的经营范围包括了主营的通信系统设备、通信终端产品,以及在当地购置地皮、建造高楼以及工业园区,做不动产交易。

年轻人似乎没有闻惯雪茄的香气,不由得呛了一口,接着咳嗽了一下,他赶紧用手捂住,生怕打扰眼前坐在沙发上这位看别墅的大老板。

黄大牛似乎在这里,找到了一种叫“家”的感觉。

   这确实比猎杀非洲狮有趣多了。

吴优现在是虹湾地区的办事处主任,林森是办事处骨干,吴优教给林森很多项目技巧。办事处不仅处理营销项目方案的策划,还要执行用户体验在营销端的流程,和设计部门一起评定设计优化结果,所以他们不仅面对上级管理层的脸色,还要经常参加设计部门的项目评审会议。

黄大牛似乎在这里,找到了一种叫“家”的感觉。

“这才像个家嘛。年轻人,你说是不是?”

   去年在非洲的时候,我跟王德才花了大价钱去偷猎非洲狮,但直到后来才知道被那群黑人骗了。

林森在这里工作了九年后,似乎已经忘了那些创业失败的事情。虽然他在这里没有变得非常富有,但他每个月都有固定的收入,工作成就感也丰满振奋。每周四,他都会和吴优一起在下午茶时间出去喝咖啡,聊聊工作,商讨方案细节,有时他们还会一起去参加设计部门的项目会议。

“这才像个家嘛。年轻人,你说是不是?”

“是的,是的,黄总你说的对,这房子,风水又好,又大装修又豪华,还是知名开发商开发的,质量和物业更是没得说。”

   我们猎杀的根本不是野生的,而是人工饲养的。那群黑人把野性已经退化的狮子拉到野外给我们捕杀,价格还是按照野生的给,但那些狮子就只会跑。

就在一年前,这条产品线的高层管理团队换了总裁,新总裁王德才是从另一条产品线来的,据说他从前是个极其无情、风格严苛的领导。

“是的,是的,黄总你说的对,这房子,风水又好,又大装修又豪华,还是知名开发商开发的,质量和物业更是没得说。”

“嗯”。

   真他妈没劲。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林森没机会见到主管,只是知道了哪个主管调往HR,哪个主管被调往质量运营,基本上就是从业务主管转向内部管理职能,没实权了,没奖金了。

“嗯”。

黄大牛好像是认可的,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我的已经完了,你的还没好啊。”

林森也发现公司的项目在不断地增加。华氏集团需要靠新增值的项目能力来发展壮大,办事处新增了项目管理部,专门负责合作或者自研项目的资源管理。半个月来,林森和吴优都必须天天加班。

黄大牛好像是认可的,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然后继续抽着雪茄。

   王德才叼着一根雪茄对我说。

林森有时会向吴优抱怨,说:“我们的办事处好像很缺人手,我们已经两个周末都没有休息了。”

然后继续抽着雪茄。

连续抽了2口雪茄之后,黄大牛说了句,“买了”。

   “难道你直接就把你的杀了吗?这样多没意思,慢慢折磨才有趣呢!”

吴优耸耸肩,说:“我们完成片区营销任务就好了。”

连续抽了2口雪茄之后,黄大牛说了句,“买了”。

年轻人脸上露出十分兴奋的表情。

   我又开了一枪打在了他的右臂。

“别傻了,营销规划一个接着一个。据说华氏集团正在听从顾问意见,打算进行产品线组织结构调整,他们打算在这个营销职能领域建设标准化模块,我们这个部门要提升一级,真正关注这一块。这样我们的话语权更大,对吧?”

年轻人脸上露出十分兴奋的表情。

年轻人看着眼前坐在沙发上的人,年龄跟自己相仿,怎么就轻而易举的买上了这么一大套别墅呢?

   “快点结束呢,我给你看更有趣的东西去。”

吴优微笑着说:“华氏集团不可能真正重视这个片区,边缘领域,永远不会。”说完,他们离开了这个楼层的茶水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中继续投入工作。

年轻人看着眼前坐在沙发上的人,年龄跟自己相仿,怎么就轻而易举的买上了这么一大套别墅呢?

年轻人在兴奋自己能够拿到不少点的提成之余,心理变化也让他突然嫉妒了起来,嫉妒拿到的那么一点点提成,跟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人比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王德才催促道。

星期一的早晨,当他从繁忙的工作中暂时解脱出来时,才发现吴优正站在他身后,一脸的无奈,说:“刚才总裁王德才打电话来。”

年轻人在兴奋自己能够拿到不少点的提成之余,心理变化也让他突然嫉妒了起来,嫉妒拿到的那么一点点提成,跟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人比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黄大牛看着对面年轻人脸上轻微而过的表情变化,心里暗自冷笑,这不就是多年以前的自己?

   “还能有什么更有趣的东西?”我想。

“为什么?我们做错什么了吗?”

黄大牛看着对面年轻人脸上轻微而过的表情变化,心里暗自冷笑,这不就是多年以前的自己?

图片 5

   这年头世界上最刺激的东西已经都被我们这种人玩过了。

“我不清楚,他叫我马上去他在A区的办公室。”

5年前,黄大牛从老家,来到了这座大城市。

5年前,黄大牛从老家,来到了这座大城市。

   在别人看来,我们这样的人对外都有个响当当的名头,腰缠万贯,挥金如土,可是谁知道我们的心里有多么的空虚吗?

林森很担心,一直在办公室里等他回来。

那时候的他,完全可以用身无分文来表述。不但金钱上身无分文,小学没毕业的他,学历上更是拿不出手。

那时候的他,完全可以用身无分文来表述。不但金钱上身无分文,小学没毕业的他,学历上更是拿不出手。

   而这种空虚却是用多少钞票都填不满的。

过了很长时间,吴优终于回来了,当他问吴优情况的时候,吴优的回答显得很模糊,他只是说:“我的好运要到了,因为我好像马上就要升迁了,这几天就会知道结果,我......我......从明天一直到这个周末,都不会在办公室里,你可以负责处理这里的所有事情。我现在身体不太舒服,我们周一再见吧。”

来到大城市的头1年,他什么都干过。工地,贴小广告,搬运货物,服务员。

来到大城市的头1年,他什么都干过。工地,贴小广告,搬运货物,服务员。

   王德才是我生意上的伙伴,侨居泰国。

林森看着吴优离开的背影,能感觉到他的心事重重。不过,他现在想的是:如果吴优能升迁的话,那么接替他职位的人选就只有自己。

辗转工作的他,总是在寻找着赚大钱的出路。

辗转工作的他,总是在寻找着赚大钱的出路。

   我也在泰国有幢别墅,但几乎没有住过。

周日的时候,林森打电话给吴优,问他的身体状况,吴优说身体已经好些了。可是,星期一上班时,他们还没有机会开始说话,林森又接到了王德才的电话,电话里深沉的声音说:“我是王德才,请你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

直到有一天,他无意间闯入了一个行业。

直到有一天,他无意间闯入了一个行业。

   我来泰国说白了就是想找刺激,而王德才这个心肠狠毒人也确实给我介绍了几个刺激的玩法。

他放下电话,立刻去了吴优的办公室,但是他没有找到吴优,他想吴优一定是去开会了。于是,他赶紧奔向A区,心想:产品线总裁为什么要见我这个小职员呢?而且是这么急?

那是来到这座大城市的第1年冬天,黄大牛正准备买车票回老家,在大城市忙碌了1年,都没有回过家,他想家了。

那是来到这座大城市的第1年冬天,黄大牛正准备买车票回老家,在大城市忙碌了1年,都没有回过家,他想家了。

   比如说这个人肉标靶。

他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按照地址所示尽快到达A区的那间办公室。他找到后,秘书把他带进了四面都摆着书柜和保密柜的办公室。

到了买票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没有一张回家的车票了,哪怕是绿皮车的站票,都一张不剩。

到了买票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没有一张回家的车票了,哪怕是绿皮车的站票,都一张不剩。

   在泰国北部有很多穷人自愿当标靶,当然这不是无偿的,我们会给他们一大笔钱,这笔钱够他们用几辈子的。

总裁王德才正坐在一张办公台的后面,他的头发很黑,看起来很年轻,但实际上他已经50多岁了。当林森向他走去时,他机警地打量着他,客气地说:“请坐下吧。”说着,他向正在书桌边整理文件的秘书点点头,介绍说:“她是我的秘书,文思思。

黄大牛怀着失落的心情,从售票大厅慢慢的走出来。要知道,他为了买到一张回家的票,足足的排了4个小时的队。

黄大牛怀着失落的心情,从售票大厅慢慢的走出来。要知道,他为了买到一张回家的票,足足的排了4个小时的队。

   他们会把这笔钱留给自己的家人,然后用自己的生命做为代价,供我们射杀取乐。

他们互相点了点头,那位秘书整理好文件,把文件放进桌角,就离开了。

刚出售票大厅,就有一个中年人走了上来,套近乎,问他哪里的。

刚出售票大厅,就有一个中年人走了上来,套近乎,问他哪里的。

   最初这种游戏对我而言充满了刺激感,但是渐渐地,它已经不能满足我了。

当林森回过头看王德才时,发现他正把笔记本电脑推开,倚靠在老板椅上。两个人离得很近,他的嘴唇很厚实,眉毛有些稀疏。他说:“我知道:“你应该是一个办事处的骨干,是吗?”

黄大牛没心情回答。

黄大牛没心情回答。

   我举起枪来对准木柱上人的头颅正中间,“磅”的一声过后,我看到他的脑浆夹杂着鲜血在空中泼洒成一幅血腥的图画。

“是的。”林森小心地回答着。

那人又问了一句。耐不住他的打扰,黄大牛不耐烦的回复了一句,“老家小城市的。”

那人又问了一句。耐不住他的打扰,黄大牛不耐烦的回复了一句,“老家小城市的。”

   “走!带我去看看你说的东西去!”

他笑了一下,说:“九年来,你的工作绩效都不错,听说你以前创业过。”

那人听完就说,“我这里刚好还有一张去小城市的票,你要不要?”

那人听完就说,“我这里刚好还有一张去小城市的票,你要不要?”

   我们坐上了王德才的加长轿车,向他的别墅驶去。

林森对王德才了解他的事情感到很惊讶。王德才直截了当地对他说:“林森,你去看看刚刚文思思秘书留在桌上的那份结构调整的to-be方案。”

黄大牛一听就来劲,“问他能不能拿出来看看?”

黄大牛一听就来劲,“问他能不能拿出来看看?”

   一路上百无聊赖,我开始回想起我这几年的生活。

林森半起身够到那份文件,他看到那个是HR制作的一份有关产品线下2至4级部门的调整方案,但有一个部门的归属、规模、甚至调整原因都没有详列,主管也是没有写明,这个部门是林森曾经待过的信息开发部门。

那人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然后从大棉服的里层掏出了一张皱褶的车票。

那人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然后从大棉服的里层掏出了一张皱褶的车票。

   小时候被父母溺爱的我上了初中后就开始厌学,逃课。

王德才向林森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再翻翻其他页面,说:”华氏集团现在很需要用户体验的设计和营销领域有所创新,可是,大多数人对这块并不熟悉,信息开发行业线上的一个领导推荐了一个人来。如果你们现在这些办事处骨干能够自下而上地提出来,那任命审核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黄大牛一看,果真是。

黄大牛一看,果真是。

   他们拿我没办法,就任由我来。

林森点了点头:“好的,我懂了。”他知道,王德才是想通过他的操作掩盖关系人选。他现在开始怀疑王德才是否对吴优做过类似的事情。这种事情必须慎重,可不仅仅是一个人的问题。

他激动的拿着这张票,问那人多少钱,那人说,“便宜卖给你了,你按票面给我加200元就好了。”

他激动的拿着这张票,问那人多少钱,那人说,“便宜卖给你了,你按票面给我加200元就好了。”

   后来我打架打死了人,就逃到了南方。

十年前,他也曾做过类似的事情,但在那件事里他是受害者。在他那家小公司里,他正在各处筹集资金,他的一位股东和他妻子一起来公司找他,目的是要以妻子名义投资这笔钱。

黄大牛都没有考虑,就掏钱把那人的票买了过来。

黄大牛都没有考虑,就掏钱把那人的票买了过来。

   在南方我做服务生,卖盗版光碟,捡垃圾,总之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我全做了。

他从没见过那个人的妻子,但股东介绍她是自己的妻子,他就相信了,可惜她不是他的妻子。

回到出租屋,黄大牛很激动的跟工友说,“我买到回家的票了。”

回到出租屋,黄大牛很激动的跟工友说,“我买到回家的票了。”

   后来认识了一帮朋友开始做点小买卖,没想到买卖越做越大,再后来直接成立了跨国公司。

当那个同事真正的妻子听说这件事后,非常愤怒,而且还闹到他的公司,痛斥他见利忘义、包庇第三者,而且那个假妻子还是关联生意公司的除名人物。结果,一夜之间,他的资金、订单都没有了,他外加还有订单赔款要偿付。

工友说,“我昨天到排了一天的队,都没买到票,恭喜你啊。工友问黄大牛,那票是窗口买的?”

工友说,“我昨天到排了一天的队,都没买到票,恭喜你啊。工友问黄大牛,那票是窗口买的?”

   富贵后本该衣锦还乡的,无奈警察那里还有我的案底,于是我就一直用这个假身份生活到现在。


黄大牛说,“不是,门口刚好有人说有一张去老家的话,转给我了。”

黄大牛说,“不是,门口刚好有人说有一张去老家的话,转给我了。”

   我想着再等几年,在警察系统的高层里打通点人,把我的案底销了,名正言顺地回家,看看很久没见父母,尽尽孝道……

2、第一次出手

工友听完就笑了,“那不是黄牛?”

工友听完就笑了,“那不是黄牛?”

   王德才的别墅到了。

经历了上次的惨痛教训,林森坚定地说:“对不起,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的意见恐怕没那么重要。”

黄大牛第一次听说这个词,“黄牛是啥?”

黄大牛第一次听说这个词,“黄牛是啥?”

   “下车吧!”

王德才俨然已经心知肚明,并且有了自己的对策,他让林森自己做一套结构调整方案,把调整背景、意义、调整后细分结构都写清楚,再把决策人意见写上去,然后做成这个方案铁板钉钉的样子,唯独没有主管名字。

工友给他解释说,“黄牛就是倒票的,要是你遇到诚信点的黄牛还好,大不了就是多加一点钱,终归还是买得到票。要是你遇上假黄牛,那可要不得,不但赚你钱,连给你的票都是假的。”

工友给他解释说,“黄牛就是倒票的,要是你遇到诚信点的黄牛还好,大不了就是多加一点钱,终归还是买得到票。要是你遇上假黄牛,那可要不得,不但赚你钱,连给你的票都是假的。”

   他脸上难抑笑意。

的确,林森不得不去写这个材料,由于制作完毕后后,才能交给HR,请上面三层领导签字,有时一个方案要2、3个月才能签完。

黄大牛大吃一惊。

黄大牛大吃一惊。

   “怎么不开进去?”

王德才说:“只有合作才能达到双赢,不然,就......”说着,他摇摇头,微笑着盯着林森。

他连忙来到火车站,找到了工作人员,在工作人员确定这是假票,并把票没收之后,黄大牛才难受的离开了。

他连忙来到火车站,找到了工作人员,在工作人员确定这是假票,并把票没收之后,黄大牛才难受的离开了。

   我问。

王德才向林森声明,这件事必须要这么办。

那一年,他没有回老家。

图片 6

   “下车你就知道了!”

林森知道这里面的原因。王德才和那个行业线领导想要给这个人一个管理岗位,各自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一晚,他整整一晚没有睡。

那一年,他没有回老家。

   他直把我往车门外推。

行业线领导想要放一个熟悉的人到即将有巨大收益的手机产品线,以期望将来得到更多参与机会,而现在的这个信息开发部门主管对他们行业线的前后嘴脸深恶痛绝,所以对之嗤之以鼻。

第二天,他就带着铺盖,到了火车站,开始了他的职业黄牛生涯。

那一晚,他整整一晚没有睡。

   我们下了车,站在他别墅的大门口。

王德才则是想要搭建关系,一边在手机产品线结构调整中表现自己管理部门有举措,一方面搭上行业线。他的上层领导即将更换,对他并不满意,自己的出路恐怕要从业务主管改去没什么意思的质量运营部门,他想用人情换将来回公司集团的路子。

每每回想起这些往事,黄大牛都忍不住感慨万千,内心唏嘘。

第二天,他就带着铺盖,到了火车站,开始了他的职业黄牛生涯。

   这里离海边不远,温热的海风带来一股腥味。

而恰巧,在这次手机产品线结构调整中,他们都从这个信息开发部门的主管位置上找到了机会。

黄大牛看了看对面站着的年轻人,然后用手把把眼前缭绕的烟雾挥了挥。

每每回想起这些往事,黄大牛都忍不住感慨万千,内心唏嘘。

   王德才拍了拍我的肩膀,手向前指去:

王德才也明确表示,如果林森不答应,就只能先走人。林森这时已经38岁,差两岁就到40岁了。

他顿了顿,然后说了句,“年轻人,想知道我为什么能买的起这么大别墅么?”

黄大牛看了看对面站着的年轻人,然后用手把把眼前缭绕的烟雾挥了挥。

   “看!”

王德才平静地对他说:“林森,我喜欢明智的人,更喜欢与我合作的人,这个位子肯定就要给行业线领导推荐的那个人,你懂我的意思吗?当然,你发不发声在你的一念之间,但结果是大相径庭的,这一点不用我多说了吧!”

年轻人不思索的回答,“黄总,当然了。”

他顿了顿,然后说了句,“年轻人,想知道我为什么能买的起这么大别墅么?”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那是门口站着的两只奇怪的动物。

林森无奈地点点头,表示同意。他以为这件事情真的会没有问题,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只是他噩梦的开始。

然后笑嘻嘻的绕着茶几,过来给黄大牛敬了一根烟,黄大牛挥了挥手,“我不抽那个。”

年轻人不思索的回答,“黄总,当然了。”

   刚才我一直以为是沙皮狗就没有在意,现在仔细看来这是种不知名的动物。

后来,信息开发部门的原主管向HR和公司提出异议,不同意强行更换,自己也是曾经任命的主管,为什么一边说满意工作绩效,一边却悄悄安排人选。这个事情很轰动,因为它牵涉到任命主管的去留,办事处的骨干都被HR请去谈话。在会议室,林森学着行业线主管的话,说,这位主管的心态不够开放......等等。HR总监看了原主管一眼,最终决定部门更换主管这个事情可以进行。

黄大牛刚开始做黄牛那会,还是很原始的方法。每天都是自己一个人,这边花很长时间排队买到票,那边出来找买家。一天下来,有时候只能赚到1包香烟钱。做了半个月之后,黄大牛就改变了思路。

然后笑嘻嘻的绕着茶几,过来给黄大牛敬了一根烟,黄大牛挥了挥手,“我不抽那个。”

   我又向前走了几步,仔细观察了下。

原主管听到结果,气愤地想要打人。当林森离开会议室时,文思思秘书向他眨了眨眼睛,虽然此时王德才不在场,但林森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找到了工友,让工友一起跟他做。并跟工友说,亏了算他的,赚了一人一半。

黄大牛刚开始做黄牛那会,还是很原始的方法。每天都是自己一个人,这边花很长时间排队买到票,那边出来找买家。一天下来,有时候只能赚到1包香烟钱。做了半个月之后,黄大牛就改变了思路。

   突然我大叫了出来!

吴优被调到西南大片区的办事处,现在由林森担任原虹湾办事处的主管,薪水提高了两倍,他曾打电话找过吴优,但吴优拒绝和他见面。

然后又发动过年没有回去的老乡,工友的老乡,一共10几个人,那一个春运,算下来他赚了好几万。

他找到了工友,让工友一起跟他做。并跟工友说,亏了算他的,赚了一人一半。

   人脸!

四个月后,林森再次打电话给吴优时,说:“等一下,吴优!我们午饭时就在基地那个本真咖啡吧见一面吧。”

随着春运过去了,火车票的生意,也就没了。但是,这次,他没有迷茫,他有了更大的规划。

然后又发动过年没有回去的老乡,工友的老乡,一共10几个人,那一个春运,算下来他赚了好几万。

   我向后退了几步没站稳倒在了地上。

吴优很不想去,但他最后没有拗过林森的坚持,还是同意去了。林森先到的,当吴优来到时告诉服务生说:“来杯咖啡。”

在做车票黄牛的日子里,他认识了刘老大。

随着春运过去了,火车票的生意,也就没了。但是,这次,他没有迷茫,他有了更大的规划。

   王德才大笑了起来:“哈哈!老弟啊!我还以为你胆量多大呢!”

吴优的精神状态很不好,看起来很疲倦,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直接对林森说:“你真的不应该做那些事情。”

刘老大是一个黄牛群体的头,平时很少露面,只是在捞人的时候,才出面。

在做车票黄牛的日子里,他认识了刘老大。

   “那是什么?”我气喘吁吁地问。

“做什么?你怎么知道?”

在一次工友被抓进去之后,通过各种介绍他认识了刘老大,然后顺利的把工友捞了出来。

刘老大是一个黄牛群体的头,平时很少露面,只是在捞人的时候,才出面。

   王德才又点了一只雪茄,深深抽了一口,慢慢吐出了烟圈。

“不用别人告诉我,其实,我早就知道新主管到位的事情,而且是在王德才来手机产品线之前就知道:“林森,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事情多伤害那个原主管吗?他对我们算是很关照了,本人也很有能力,你何必为行业线那些当年瞧不起我们的烂人说话办事。”

在感谢刘老大的饭局上,刘老大给黄大牛说了一句话,老弟,车票只是整个行业里的九牛一毛,这个行业还有很多比车票更有利润的,等你哪天有兴趣了再来找我。

在一次工友被抓进去之后,通过各种介绍他认识了刘老大,然后顺利的把工友捞了出来。

   “这就是我要给你看的东西啊!”他说。

“难道说王德才也曾让你做过这件事吗?”

就这样,春运之后,黄大牛找到了刘老大,跟着刘老大一干就是2年,直到前年临近过年,刘老大被抓。

在感谢刘老大的饭局上,刘老大给黄大牛说了一句话,老弟,车票只是整个行业里的九牛一毛,这个行业还有很多比车票更有利润的,等你哪天有兴趣了再来找我。

   “正像你看到的一样,这是人!但是更确切地说他们以前是人!

吴优点了点头,说:“对,但我说自己和新主管不熟悉,也马上要申请退休了,所以,对这件事情我无能为力。”

跟着刘老大的2年,黄大牛迅速的进入了整个黄牛市场,对所有票务,以及市场的渠道,和人脉关系,都有了充分的积累。

就这样,春运之后,黄大牛找到了刘老大,跟着刘老大一干就是2年,直到前年临近过年,刘老大被抓。

   他们就像那些被我们射杀的人一样,因为出身、生意失败、疾病等等原因总之是个穷人。

“那你推荐我了吗?”

刘老大被抓之后,没有能够跟往常一样,很快就放了出来,被判了好几年。

跟着刘老大的2年,黄大牛迅速的进入了整个黄牛市场,对所有票务,以及市场的渠道,和人脉关系,都有了充分的积累。

   他们因为需要钱,或者干脆就是被人骗了,自愿或者不自愿地就这样被动了手术。

吴优点了点头。

黄大牛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接下了刘老大的所有盘子,1年之间,迅速的积累起了自己的资本。

刘老大被抓之后,没有能够跟往常一样,很快就放了出来,被判了好几年。

   仔细看他们的脸孔可以看出他们还是人。

林森指责吴优:“那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

说到这,黄大牛看了一眼手上抽的差不多雪茄,年轻人迅速的把茶几上的烟缸拿了过来。

黄大牛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接下了刘老大的所有盘子,1年之间,迅速的积累起了自己的资本。

   但是从外形体态上已经完全看不出了。

他说:“我是早该告诉你,但这没用,因为他们会找其他骨干。他们是为了堵住我的口,所以才升我做西南片区的的主任。我以为你能拒绝他。”

黄大牛看了看年轻人,笑了。

说到这,黄大牛看了一眼手上抽的差不多雪茄,年轻人迅速的把茶几上的烟缸拿了过来。

   他们的身体跟其他动物的缝合,关节被改造,又移植上皮毛等等,

林森叹了口气,说:“王德才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同意,他就会对付我。”

黄大牛把快抽完的雪茄摁在烟缸里。然后又从精致的西服口袋里,抽了一根出来。

黄大牛看了看年轻人,笑了。

   现在看上去就是个四条腿的动物!”

这时吴优的脸色更苍白了,他说:“林森,你太容易妥协了。你记得刘安这个人吗?就是那个分管测验部的人。”

这一次,他拒绝了年轻人的点火。

黄大牛把快抽完的雪茄摁在烟缸里。然后又从精致的西服口袋里,抽了一根出来。

   王德才讲完这些后笑着看着我,期待着我的反应。

“当然记得,听说他是在项目中收受贿赂被辞退了。”

2年前,网络上出了一个抢票软件。

这一次,他拒绝了年轻人的点火。

   我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不!是动物,突然有了阵反胃感。

“对,在他走之前,我和他吃过一顿饭,我看出他很惊慌不安。后来他告诉我说王德才让他去做一些违法的事情,他也是同意后,才被升迁到主管测验的工作。刘安又告诉我,他过去在无线产品线替王德才办事的时候,知道王德才经常用一套方法迫使别人给他做事,全是他想做又不出手的事......”

刚开始那短时间,我被打的措手不及,连我派出去的人都买不到票了。

2年前,网络上出了一个抢票软件。

   “他妈的,这东西真恶心!”我说。

林森激动地说:“他会关照他们吗?”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用了抢票软件。

刚开始那短时间,我被打的措手不及,连我派出去的人都买不到票了。

   王德才哈哈笑了几声后说:“我说老弟啊,咱要的不就是这种新鲜变态的东西吗!以前人们看门用警犬,后来用藏獒,现在流行这东西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要不要我帮你联系订做两只?不过有点贵是真的……”

吴优低声地说道:“不,他会利用他们去做更多坏事,达到目的后,还让他们无法抽身!你没想过刘安是被举报的吧?”

那一年,损失惨重。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用了抢票软件。

   我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钱不是问题……这东西会讲话吗?”

“举报?难道他被王德才举报的吗?你当时也在那个项目,假如刘安是被人举报的话,但那是在无线产品线的事......”

直到1年前,我才把这个损失,成好几倍的要了回来。

那一年,损失惨重。

   “不会的,声带改造过了,大脑里也被注射过药物。

“也许......我得离开了。林森,你要小心些!”

我花大钱,找人给我开发了一个软件,比网络上所有的抢票软件还牛叉。

直到1年前,我才把这个损失,成好几倍的要了回来。

   现在它们就是个动物,没有人类的思维了。”

从这以后,林森每天都心不在焉,他不愿意再做办事处的主管了,他发现自己总是疑神疑鬼,担心有人会抢走业绩,所以他会时常留心周围的人员在讨论什么人事的事情。

“你猜猜,有多牛叉?

我花大钱,找人给我开发了一个软件,比网络上所有的抢票软件还牛叉。

   “订两只!”我说。

三个星期后,林森又接到王德才的电话,让他马上到A区办公室去,当林森走进办公室,他正在发脾气,他吼道:“你是个笨蛋吗?你到底是怎么对别人说新主管的事情了,说!”

算了,不难为你了,你也猜不到。

“你猜猜,有多牛叉?

   “这东西真够劲!”

“我......我只是和设计部的几个朋友喝酒时候说漏了了嘴。”

这么跟你说吧,那段时间新闻报道的,一出手一个列车车票全没了的黄牛事件,出自我手。”

算了,不难为你了,你也猜不到。

   “OK!”

“你为什么搞不清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说到这里,黄大牛看了看刚刚点着的雪茄,这一次,他没有抽。

这么跟你说吧,那段时间新闻报道的,一出手一个列车车票全没了的黄牛事件,出自我手。”

   王德才说着走到那两个东西前面不远的木桶处,拿出了一块生肉,扔给了它们。

“没注意,真的,他们只是关心新主管是不是能够像以前一样支持他们的优化工作。”

那一战,我赚了这么一套别墅。

说到这里,黄大牛看了看刚刚点着的雪茄,这一次,他没有抽。

   那两个东西疯狂地撕咬了起来。

“你真是个笨蛋,甘伟要利用你了!”

黄大牛看了看年轻人。

那一战,我赚了这么一套别墅。

   “大约一个星期就能拿到货了。”他转过头来看着我说。“咱们进屋里聊吧!”

“甘伟是谁?”林森问,心中忐忑不安。

年轻人站在沙发旁,不知道是惊讶还是吃惊。

黄大牛看了看年轻人。

   我点了一下头,跟着他往大门里走。

“甘伟是设计部的项目总经理,他想要投诉我们有幕后操作。”王德才用手指了一下办公室的门,继续说:“那个神经病,本来就一直想找我的晦气,设计部管不够,还想要伸手和几个大领导勾搭,就想要搞点事情好上位!他知道我们在管理任命上动了手脚,他不仅有人证,而且还有原主管的申诉,他又想整我一次。

黄大牛问了一句,“你老家哪里的?”

年轻人站在沙发旁,不知道是惊讶还是吃惊。

   经过那两个东西后,我又回头看了它们一眼。

他暗中派设计部的人总是和你接触,你倒好,一喝酒全都说出去了,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年轻人回过神来,“我另一个小城市的。”

黄大牛问了一句,“你老家哪里的?”

   突然,我像被电击了一样,发疯似地跑到它们面前,愣愣地看着它们似曾相识的面孔。

“你之前没有提醒过我。”

“你去年是不是没有买到回家的车票?”

年轻人回过神来,“我另一个小城市的。”

   “怎么了老弟?”

王德才说:“你自己不动脑子,会让你卷铺盖走人!我会多费点事,做稳这个任命,但我绝对不会让甘伟来影响我的地盘。你诋毁你原来主管,谋求职位的升迁是事实,出了事我就说不知道真假,当做顺水推舟。”

年轻人瞠目结舌。

“你去年是不是没有买到回家的车票?”

   王德才诧异地喊道。

林森大怒,说:“我现在去见HR。”

黄大牛灭了雪茄。

年轻人瞠目结舌。

   我站立了许久,然后一下子跪倒在地。

王德才看见林森脸上的怒色,突然改变语气说:“事情还没那么糟糕,你还有个选择的余地,但是,那要看你有没有胆量,我建议你——整走他!”

他把年轻人手上的文件夹拿了过来,在认购协议的签名栏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放回年轻人手上。

黄大牛灭了雪茄。

   “爸!

“整走他?”

黄大牛起身,扣好了身上精致的西服扣子,然后走出别墅,门口司机已经恭候在那里。

他把年轻人手上的文件夹拿了过来,在认购协议的签名栏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放回年轻人手上。

   妈!”

“你想清楚,林森,如果甘伟走了,不但任命新主管这个事情没有后顾之忧,就连设计部的管理,可能我们还可以考虑利用一下。你可以去供应商那里打听一下,让甘伟的口袋意外的装点钱也没什么不可能啊。公司就这个事情查得最严。”

黄大牛上了车。

黄大牛起身,扣好了身上精致的西服扣子,然后走出别墅,门口司机已经恭候在那里。

===================================

林森说:“但这个好像行不通,即使我让供应商举报,但供应商未必能配合啊。”林森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掉入圈套中了。

车子拐了个小弯,然后稳稳的朝着市区方向驶去。

黄大牛上了车。

丨巫言乱语丨故事集


那是一辆B标志的车。

车子拐了个小弯,然后稳稳的朝着市区方向驶去。

这些天马行空,光怪陆离的故事,究竟是充斥着悲悯的沼泽?轻声耳语的恶魔?缠绕畸爱的荆棘?还是回响于末路的葬曲?

3、第二次出手

别墅大厅内,烟雾缭绕,香气弥漫。,

那是一辆B标志的车。

翻开它,你就能离答案更近一步。

王德才一脸邪恶的笑,说:“你一定能有机会的。他最近在一个和英国公司的合作项目中,这个公司也不是滴水不漏,到时候我会找到人选,当他在项目中选型后,就会在审核中和其他设计师协商,到时你找到那几个设计师的突破口,让他们接受这笔钱,来个集体贿赂。到时候不管他知道不知道,都举报,他不可能不承担一点责任,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茶几的烟灰缸里,一截抽完的雪茄,和一截没抽几口的雪茄。

别墅大厅内,烟雾缭绕,香气弥漫。,

但想转身离去,却已无门。

“用其他设计师的手?”林森怀疑地问道。

茶几对面,沙发旁边,站着一个直愣愣发呆的年轻人。

茶几的烟灰缸里,一截抽完的雪茄,和一截没抽几口的雪茄。

“当然啦,就是用一群不谙世事的设计师!我还得花一大笔钱投入这个事情,所以,你必须成功,知道吗?”

几天后,这个年轻人辞了职。只不过,让人惊讶的是,他并没有去干黄牛这个行业。

茶几对面,沙发旁边,站着一个直愣愣发呆的年轻人。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得来,我得考虑考虑。”

几年后,这个年轻人,在电脑前,写下了一篇文字,“一个黄牛的独白。”

几天后,这个年轻人辞了职。只不过,让人惊讶的是,他并没有去干黄牛这个行业。

“好,我给你三个小时考虑,我去开会了。最后提醒你一遍,当你被辞退的时候,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几年后,这个年轻人,在电脑前,写下了一篇文字,“一个黄牛的独白。”

林森心想:甘伟是个冷酷但很会走管理关系的人,他将来盯得就是设计部主管的位子。如果用手段逼走他,就会影响到吴优,他和我一样,神经已经敏感紧绷。不如向公司坦白吧,但如果向甘伟通风报信,那自己也没活路,甘伟并不会在意他什么结局。

他见过甘伟两次,是在设计部和营销部的联合项目上会议上,对于用户声音和最终的体验设计优化,甘伟总是很强硬地拒绝大部分修改意见。甘伟很愿意相信国外设计公司的方案,林森观察着合作项目进展,等待良机。

林森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自己说服了自己,害人的方法原来可以这样简洁。他收集了很多合作项目的信息,参与这个合作项目的低级别设计师的名单,以及他们的背景。他考虑着这几个人中谁会最先接受贿赂。

第三次会议后,英国人终于和一个叫秦建的设计师悄悄地谈了这个事情。秦建入职刚一年,对工作守则并没有那么深刻的理解。

英国人很热情地感谢他,希望他能够把这个红包分给其他几个一起参与的设计师,只是表达一点礼貌。秦建当然明白这个意思,不停地环顾四周,他用左手小心地接过红包。英国人说:“没有多少钱,项目总监甘伟当做不知道这个事情,你们几个人自己分了钱就好。”

秦建和几个设计师关系比较熟悉,有些人略微迟疑了一下,但想到熟悉的关系,不好意思拒绝,并且只有几个人知道,就放心分了钱。

几天后,英国人又悄悄联系秦建。秦建只快速地说:“分了,几个人都拿了”。英国人随后打电话给林森。林森放下电话,继续去参加项目会议。

一个月后项目合同签署完毕,内审部突然接到来自英国公司的贿赂投诉,举报设计师们拿了钱才在方案审核中才给与同意的意见。内审部立即和几个设计师谈话,设计师们当然知道此时只有坦白才能有最好的结果。他们都承认一起分了钱,而且项目总监知道这个事情,可能也拿了不少钱。

内审部也和甘伟谈了话,甘伟始终没有承认接受贿赂,并且说:“要不我来和几个设计师谈话,劝他们主动离职,以免公司出面发生意外。我会把事情安抚下来,但我个人不会辞职的。”

据后来的审计公告说,甘伟因在合作项目管理不当,发生集体贿赂,降级并且调整岗位。

林森反复看了几遍公告,沉默了几天,每天都默默地拼命处理工作邮件、开会,不去理会工作之外任何事情。当他静下来的时候,开始觉得良心不安,下班后他去喝酒,发现自己的手还在颤动。

他一脸茫然地看着酒杯,问自己:“我最近都做了什么?”

另一方的甘伟也曾喝着酒,问自己:“这仅仅是几个设计师的一时莽撞吗?”

这天上午有人来敲办公室的门,林森真希望来的是内审部的人,他很想去自首,但是来的人却是王德才。

他一看到林森那种慌乱萎靡的神色,就大笑一声,说:“不要这样,振作点!你干得很漂亮!”

林森点点头,说:“我觉得自己很卑鄙。”

他笑着说:“你现在希望那是一场梦吗?”

林森点了一下头。

他继续说:“没关系,我能理解,放心,我从不会让一位干事漂亮的人坐在办公室里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为第一次出手害怕。”

林森露出惊异的神情,说:“第一次?”

“冷静,放心,你以后绝不会再为办公室权利斗争的事情感到烦恼,相信我。”

林森吼道:“你疯了!”

他大笑一声,没再说话。当林森回过头的时候,他正在点烟,当他抽第一口烟时,脸上露出很得意的神情,甘伟会被害就是因为对他有威胁。

林森说:“我想问你,现在甘伟和我没关系了,对不对?”

王德才说:“对于这个问题,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但我现在必须告诉你,有一个人能把你送进监狱,他就是——吴优!”

林森大吃一惊,忙问:“怎么会是吴优?他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不仅有关系,而且有密切的关系,因为之前我让吴优整走甘伟,而且是用和你相同的方法,但是他想了两天,也没有敢去执行。”

“我不信!吴优是个忠厚老实的人!”

“你懂什么,甘伟和刘安在吴优的办公室里做了手脚,让他“盗用公款”,你们营销的市场投入资金很巨额啊。我的秘书都已经查到证据了,你还有什么不信的。”

林森沉思了一会儿,他还是摇摇头说:“不,我不相信,如果真的有人要盗用公款,只会是别人,但绝不会是吴优。”

王德才说:“也许你的分析有道理,但是我要告诉你,刘安把一切都赖在了吴优的身上,而且他把一切弄得就像是吴优做的一样。”

“可刘安已经被辞退了。”

“是的,你猜会是谁整走了他?”

林森感觉心在颤抖,说:“不......不会是吴优吧?”

他拍了一下手,说:“没错,你还是很聪明的嘛,那的确是一桩很漂亮的举报贿赂案。是我告诉吴优,刘安在背后整他,而且他会被刘安害得坐10年的牢,秘书文思思都已经查探过,10年。如果不想去坐牢,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刘安走人,消掉所有不利证据。所以吴优就找机会把他举报了,他当时也是走投无路。假如吴优能继续鼓足勇气继续对付甘伟,那他就不会有事了。”


4、合作的结果

“他没有做,因此才找到我,让我替你整垮甘伟。”

“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我只是要提醒你,如果你能对付吴优,我保证能让你进入高两级的职位,而且年薪超百万,怎么样?”

“可是我找不到伤害吴优的理由啊!”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理由的。你不去做,最后也会有别人去做!林森,你知道吗,吴优马上就退休了,他早晚有一天会拿着钱悄悄离开。到时你就倒霉了。你想想看,他会供出有关甘伟的事,这样你一定逃脱不了干系,我想你应该知道,他知道是你参与了甘伟那个项目贿赂。当然让你去害你的朋友很为难你,但我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这件事情和我无关,公司永远不会知道我做了什么,但是你......”

“那我应该怎么做?”

他大笑了一声,说:“这就对了,算你明智,你这次可以用业绩说事,谁也没有办法讲清对错。马上就要年终考评,你可以找几个糊涂蛋一起,尤其是瞧不上西南片区的人,然后用上西南片区的黑料。业绩再好,也有可能是有漏洞的,有些事情放大了,他也是撑不住的。”

“但,我们是朋友,事情闹大了,吴优会怀疑到我这边片区的人的。”

“事情闹起来后,你就马上去出差,不要出声。我就会给你宣扬,说你这段时间都在投入别的大项目,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怎么样?一切都替你安排好了,不要忧虑,快行动吧。”

“那用什么黑料?”

他说:“我手上有一桩事情,用户投诉,产品问题和服务态度问题。你明天来拿资料,还有视频呢。”

林森送王德才离开办公室,他从秘书手里取过一个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支雪茄递给他,同时警告林森说,这烟已经点上了。林森对他说,他会整理一下工作,然后立刻就出差。

当王德才身影看不见了,林森也离开了办公室,向本真咖啡馆走去。

林森喊道:“吴优。”他知道吴优在咖啡馆里。因为他之前就打电话给吴优,让他到这里来,他每次来都会在后边角落位置,以便没什么人遇到。

当林森坐下的时候,吴优低着头搅拌咖啡,脸色惨白。林森拍拍他的肩膀,问:“知道我找你的原因了?”

“是的,听你说王德才让你做事,我就已经想到状况了,你现在知道我最近反常的原因了吧!林森,我曾经试着提醒过你的,让你千万不要趟这滩浑水。”

林森按住吴优的手臂,问他:“刘安真的是你举报的吗?”

他缓缓地点了点头,用颤抖的声音说:“是的,刘安在背后捣鬼陷害我,我知道后太气愤了,于是我......我就先举报了他。”

“吴优,现在还有一点机会,我们要自救。你知道吗,你要振作,我们一起去跟踪他,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自救?跟踪?”吴优瞪大了眼睛,问道。

“是的。你知道王德才要怎么对付你吗?要用你们片区的黑料,而且应该手上已经握有证据。不管是不是真的,都有办法让公司老板对你们厌烦。临近年终评定,这种时候出事,想都不要想,你就完蛋了。”

“他太善于搜集这样东西了。哪个片区没有点猫腻,就算没有猫腻,也不可能没有投诉,用户什么人都有。做用户端工作的谁不知道。可是,王德才没有把柄在我们手上。”

“我们一起去查查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现在,我想到了从王德才和文思思秘书两人的关系上下手的办法。”

“你想简单了,就算两人关系亲密,也不是什么大事。公司也不会把私事拿上来谈。”吴优摇摇头。

“那得看什么时候。现在公司构建的品牌建设方案中,品牌形象有几点你记得吗,其中有一点是:贵族气质,书香门第,家族和睦。”

“而且王德才是这条线的总裁,他要到处去宣扬这个的。如果他出点私事,就算公司不出面做什么惩罚,但是大事上肯定也会悄悄地丢掉机会。他们应该经常在一起,总会有个好机会。”

吴优想了想,点了点头,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可下手了。于是,他们准备好一切,每人轮流着悄悄关注着他和秘书的行踪。这太容易了。他们信心满满,因为是并肩作战。

吴优说:“我现在觉得,王德才输就输在他没有友情。”

“你说得对,他能用他的那套卑劣的方法威逼一个人替他做任何事情,但是他永远得不到真心的支持。”

周三凌晨三点钟,他们按响了酒店房间的门铃,王德才来打开门。林森没有多说话,他们越开他的推挡,直接走进套房。但是,他们发现文思思秘书没在这里。

林森愤怒地问:“快说,文思思现在在哪?”

王德才说:“去你的。”他的表情非常镇定,这令人很不能理解。

林森向吴优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上楼去找,果然,秘书正在卧室的床上。当吴优打开卧室的电灯时,文思思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突然大叫:“啊......”吴优面无表情,拍下照片。随后楼下也传来了扭打声。

吴优立刻跑下楼,帮着林森踹倒了王德才,拉着林森快速离开了。他们立即上车,把车开到了公司附近的本真咖啡馆,深夜人少,两人喝着咖啡,翻看之前跟踪拍摄的所有照片。

吴优把相机还给林森,说:“你现在每周四还来喝咖啡吗?”

林森看了他一眼,几秒后,突然大笑起来,说:“当然,你这个老朋友终于愿意陪我一起享受下午茶时间了!”

吴优笑着回答:“当然,明天周四,下午3点钟我去你办公室,等你。”

周一,同事们陆续来上班,公司邮件公布了两件工作调整,和惯例没什么两样:总裁因工作调整,不再担任本产品线总裁,新总裁待定。某办事处主任因盗用巨额公款,已除名,望员工们警醒。

-END-


【短篇小说集】总目录   文集链接连载阅读

该文集目录已被加入专题《连载小说优秀作品(追读)》,感谢喜欢。

图片 7

本文由奇幻城娱乐网址发布于疾病,转载请注明出处:同事友情,这就是你为何买不到火车票的原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