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幻城娱乐网址 > 疾病 > 病区剪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病区剪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文章作者:疾病 上传时间:2019-09-30

过了好多年的三月三,这个三月三是在医院过的。雨。

在同一间病房内,安置着两个病得很重的人。其中一个被允许每天下午从床上坐起一个钟头,来帮助排出肺里的浊液。而他的病床恰好在病房内唯一的窗户边。

文/阿唐胞苷

我们病区位于我院新建住院大楼的D区5楼,这里有一群热心的服务者,他们的服务常会给病人一种住院如在家的感觉。

我不知道怎么准确形容自己的感受,有些伤感,又有些无奈,有点唏嘘,还有点愤懑。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人性展现得格外露骨。直面的就是生死病痛问题,人脆弱如蝼蚁,敏感的神经一碰就火花四溅。

另一位病人则只能一整天都老老实实地躺在病床上。为了打发时间,两人不停地交谈着。他们谈自己的太太、家庭、房子、工作,他们在曾经去度假的地方服的兵役。

图片来自网络

宾”至如归

狭小的病房里,“病友们”互相“嘘寒问暖”,多安慰些病重者,自己也就舒坦多了,其实不过就是暗自告诉自己,“我还挺幸运,我比那个人情况好多了。”有比较就有高低。虽然都是病人,可每个病人的社会身份并不会被病人这个身份所掩盖。家庭幸福,事业也不错的人往往在这种地方,更会彰显这种优势,一来是自己心里会有点优越感,稍稍弱化疾病带来的不幸感。二来,病友们也不会非常“嫉妒”,想着你这么好的条件也病了,跟我受着一样的苦,即使说些恭维的话,也少了些做作的味道。

而每天下午,当窗边的病人可以坐起时,他们的聊天也迎来了高潮。窗边病人会事无巨细地将窗外他能看见的一切告诉自己的病友。外面世界里的种种活动和色彩拓展并活跃了另一边的人,甚至可以说,这些鲜活的东西是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今年6月底,我参加完学校举行的“2017届博士研究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后,写了一封长长的感谢信——“这些年的那些人”(这些年的那些人)。

走进D区电梯,老病友们通常都不需要报楼层,电梯员早已熟识他们了,“5楼到了,下梯请走好。”在电梯员亲切的告别声中,想到又可见到那群可亲可敬的医生护士,病人脸上不觉泛起了微笑。

护士这个职业,一言难尽。如果我以后生的女儿,大抵不会让她当护士。正如我不会去当律师是一样的道理。律师代理的案件,有的会是犯罪嫌疑人,有的会是处心积虑离婚析产的人,有的会是难缠的“老赖”,虽然不全是,但面对的多了,总归对身心不太好。护士更甚,面对的都是或敏感或暴躁或伤心或悲痛的人,如果自己不是随时可以主动发光的小太阳,长期下去,怎么都无法清除掉自己内心中悄然冒出的苔藓。

从这扇窗户看出去,能看到一个有湖水的公园:鸭子和天鹅在湖水里尽情地嬉戏,孩子们在旁边玩着自己的船模;年轻的恋人们手挽着手,从挂着彩虹色的花朵中穿过;古老的参天大树恰如其分地装饰着这片景色;远处,城市的光景若隐若现。

信中,我感谢了学校的老师和同学,还有一直关心我的朋友们,我深知,正是他们的关心和鼓励,我才能走到今天。

“早上好,李老!您来了,过早了吧?”办公室护士连忙迎接着,将李老送进病房,“今天天气有点凉,空调就不开了,帮您把被子铺好,您把肚子盖着点,小心受凉了,好吗?”

在病房的时间,过得很慢很慢,输液管里一滴一滴的流下都是难熬的空白。床上的病人在安睡,打着呼;窗外的天空灰蒙蒙一片,打湿着春天。

窗边的病友动情地讲述着这一切。这时,另一边的病友多半闭着眼睛,用想像构筑起这幅美得如画的场景。

今天,我还想说说和我一起战斗的另一些人

“开水瓶里是刚打的开水,您是否想喝点?您需要开电视吗?床头是不是需要摇起来?”

一个温暖的下午,窗边的病人说着经过的一个乐队。虽然另一边的病友并没有听见乐声,他仍旧觉得在病友绘声绘色的描述中自己已经在脑中看见了这一场盛况。

1.

“主任和医生过会来看您,我马上来为您输液,您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好,那我去准备。”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一月月地过去了。

病房中的病友,就是一起战斗的“战友”。

一针见血

一天早上,当白班护士为他们端来洗澡水时,她发现窗边的病人已经在睡眠中静静离开了。她伤心地通知医院服务人员移走了他。默默地等到恰当的时候,另一边的病友提出能否搬到窗边的床位去。护士欣然同意了。在完成了迁移并确保他一切舒适后,护士离开了病房。

病友之间的鼓励和关心在很多时候,会比其他人管用,因为“过来人”的经验更具有说服力。

“李老,我来给您打针。”仔细查对了病人床号、姓名之后,护士轻柔地抬起病人的左手:“昨天打的右手,今天就打这边吧,您这根血管弹性还好,就打这根好吗?”

昔日另一边的病人缓慢地、痛苦地撑起自己的一只手肘,想探视这一直存在在自己脑中的外面的世界。终于,他可以亲眼一看了!

记得有一次,病房中的一个初发病友,因为没有经历过这里的“严酷刑法”,细胞低时引起高烧,高烧又引起浑身发抖,家属见状,紧张的不得了,病友也有点慌了。

“请握拳,您现在打针比以前放松多了,嗯,好了!”

他慢慢地移动着、移动着,他要看看这扇在他床边的窗子。但,他看见的是什么呀?一面大白墙!他不解地问护士,他已去世的病友曾经那么绘声绘色描述着通过这扇窗子看见的世界,但这扇窗子怎么会没有呢?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时,一个“资历老”的病友过来,安慰她说“不要怕,这是正常的,我也经常高烧,也会浑身发抖,没事,一会儿就会好了,这是必经阶段”。听到这样的话,发烧的病友心定了很多,家属也没那么着急了,这句看似简单的话却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

“不痛就好,谢谢您的鼓励!呼叫器放在您的枕边,您需要帮助的时候,请随时按呼叫器。我们也会随时来看您的。”

护士告诉他,那个昔日的病人其实是盲人,他甚至连这面墙都看不到!

其实,病友的一句“我也是这样的”“我也经常……”这样话,会给病友很大的安慰是因为她知道,“有人和我一样,我不是特例,她现在很好,我也会没事”,这样的积极心理暗示会使病友放松很多。

“您感觉怎么样?您年纪大,心脏也有点不好,我帮您调回到40滴,请您不要再把滴数调得太快了。现在是9点钟,还有大约半小时,这瓶就输完了,您今天一共打2瓶,11点,您的针就可以全部打完了,不会耽误您吃午饭的。”

“也许,他只是想要鼓励你呀!”

有时,我们病友之间还会相互“传授经验”,比如,哪个医生做骨穿和腰穿不疼,哪个医生的手法不好;哪种药会让人恶心,哪种药人会舒服些;哪种情况不用担心,是正常的,哪种症状需要注意。

“您的液体已经输完了,您看,滴管里都没有滴了,我帮您取下来。……我帮您按一会,您要自己按?好的,请按好,这样竖着按,可以把输液针进皮肤和进血管的地方都按到,多按会,打过针的手暂时不要用力,也不要马上垂下去,别揉。对,就这样。”

我们这些“久病成医”的病友,都会把自己认为有用的信息分享给那些初发的病人和家属,因此,病房中的我们就像一家人,互相照顾和帮助都是常事儿,这也是无情疾病过后,带给我们这些人的温暖

“您要回家吃饭了,好,您慢点起身……我来关电视……我来摇(床),我来叠(被)……不麻烦,没什么的,您不要客气,您年纪大,我这也是举手之劳。”

2.

无微不至

病房中除了病友,医护人员也在和我们并肩作战

“根据您的病情和医生的医嘱,您今天可以出院了。这是您的出院证和出院小结,您的押金条带过来了吗?您儿子过来办啊,那好,让他把这些拿着一起坐电梯到一楼您原来办理住院的地方办出院就成了。”

医护人员虽说是职责所在,但他们的心对于我们病人来说,是带着温度和爱意的。因为我们所在的病房比较特殊,整个病房都是癌症病人,所以,医护人员,特别是护士,她们给予我们更多的是关心和鼓励,不像其他科室的很多护士那样,冷面相对(可能有些绝对化)。

“您住院一个月了,在住院期间,对我们的工作,您有什么意见和建议?这里有一张出院意见征询表,请您帮忙填一下,您眼睛不太好,我来帮您念,帮您打勾,好吗?……谢谢您对我们的高度评价,我们会再接再厉,争取把工作做得更好。请您在这儿签字。谢谢您的合作。”

她们对我们就像朋友一样。

“您的东西都整理好了吗?需要我帮忙吗?贵重东西请不要遗漏了。这张卡片上写有我们科室的外线电话号码,有什么事情您随时和我们联系,您的药知道怎么吃吧?这么多药,我还是帮您把用法都写在卡片上吧.请您收好.出院后,您一定要遵医嘱服药,不要随意停药或增减药量,定期测量血压——路程不太远的话,就到我们病房来,我们帮您量也可以,按医生的嘱咐调整用药剂量,饮食方面要注意,不要吃油腻食物、动物内脏,饮食清淡些,盐要少放点。平时啊,不要生气,凡事都想开些、看开些,健康最重要,别的,能马虎就马虎了,难得糊涂。……不谢,不谢,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您一年起码有几个月都住在我们这里,这里不也相当于您的家吗?”

有一次,我们的一个病友做腰穿,因为需要半个小时的侧身躺着,还要用双手抱着膝盖蜷缩,人会很累,如果不顺利,还要这个姿势更久一些。我们这个病友,本身因为疾病原因腿部已经疼痛难耐,这样的姿势久躺,她更是难受至极。

相处时间长了,分别的时候,病人经常含笑说:“你们这里这么好,我都舍不得回家了。”其实我们也有不舍。但这里是医院,我们的职责,正是让每个病人带病而来,康复而去;在住院期间,为病人营造一个临时的温馨的家呀。

家属又不能在里面陪同(无菌操作),我们病房的一个护士就说,“我等会儿会一直陪着你的,你就放心哈”。

清泉写于2010-10-10 08:39:25

后来,这个护士一直陪着我们这个病友做好腰穿,期间一直安慰她,帮她扣紧双腿。结束后,病友说谢谢那个护士,护士说“你们对我们也很好啊,不要客气,我们是朋友嘛”。

一句“我们是朋友”让我非常感动,因为对于护士,我们只是病人,整理被辱、挂好盐水等工作是她们的工作范围,这样的辅助工作,不是她们的职责。

因此,我们病房里的病友都说,血液科的医生和护士人真好。

3.

有一次,我在住院化疗,当时用药后,血小板已经跌倒1了(正常人的指标是101-320),急需输血小板,但预约的血小板都过去了近一周,还没到。

那天,正好是院长查房,查到我时,她说,“我们帮你想想办法吧,这血小板太低了”,然后,马上让下面的小医生去打电话联系血库,看看我的预约血小板情况。结果,第二天,我就输上了。

其实,医生对我们这样的病人都很照顾,能帮忙的都愿意去帮,一方面是因为我们都是老病人,会“日久生情”;另一方面因为职责使然,看到我们都能健康,医生也很有成就感。

因此,血液科的医生,在我们病友看来,都是非常优秀的。有时,我们私低下也会询问有没有哪个病人送过红包——这个公开的秘密行为,这4年多,我没听说过。

还记得有一次,当时我一个人在住院,白天阿廉上班,因为肺部感染我需要做个肺部CT,又因为我血小板低不宜走路去,最好坐轮椅,但我身边有没人帮我推,那个查房医生就说,“你等下,我帮你找个实习医生,推你过去”。这些看似“举手之劳”的帮助,给了我们病人很多温暖,因为这些,不是医生职责,可以选择不做。

如今的医患矛盾非常普遍,但这4年多的治疗过程,我对医生有了不同的理解,亦或可以说是更深的了解,我看到了医护人员的另一面:充满关爱和善意的一面,更看到了他们不容易,因为更多的医生在全力治病救人

而这也让我们病人感受到,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4.

“另一些人”除了病友和医护人员外,还有一些我们很少见到的人——家属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们。

一个病友的老公因要照顾老婆,只能请假,但单位领导听说这种情况后,告诉他,“如果你老婆住院,你就不要来上班了,一心照顾她就好,工资照发”。

还有一位病友的女儿,妈妈住院期间,领导特批,可以搞“特殊”:提前下班到医院照看妈妈、和医生商量治疗的相关事宜、办理住院和出院手续等工作。

还有阿廉,他也是公司的“特例”,可以提前下班,正是这样的特例,阿廉可以在我住院期间早点到医院陪我吃晚饭,可以在我出院回家的前几天帮我买菜烧饭,也可以把更多的时间用在我身上。

有工作的病人家属,正是有了领导和同事们的帮助,他们才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照顾家里的病人,这样的支持正是人间“大爱”的展现。

因为这样的“爱”是站在你的角度,真心为你着想;这样的好,是没有任何利益要求,不图回报的好,贴心的好

5.

其实,那些和我们一起战斗的人,还可以有更多。

你有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人。

比如,坐地铁时,你可以给我们一个善意的微笑,请不要像躲瘟疫一样躲我们,我们不传染,不可怕。

有一次,我出院乘地铁回家,刚好有个位子,我就坐下了。旁边一乘客上下打量我一番,见我戴个帽子(头发没了)和口罩,估计猜出我是病人,在我坐下时,立刻起身离开,

理发时,你可以给我们行个方便,请不要拒绝我们的理发要求,我们给钱,不要怕。

一病友和我说,快过年了,想理理头发,因为化疗后的头发会参差不齐,有的掉,有的没掉,稀稀拉拉长出来,看着很不舒服,她想干脆都剃掉算了。没想到,到了理发店,直接被拒绝,人家说不做她的生意,估计是忌讳她是病人,可能觉得这样的人到店里倒霉。

在路上,你可以对我们“视而不见”,请不要一直盯着我们看,我们不是怪物。

我的一个病友,夏天不喜欢戴帽子,不像我们其他病人,要么戴个假发,要么戴顶帽子,她喜欢光头,说凉快。在大街上,她就光头带着女儿到处逛,见到她的人大多会盯着看,回头率倒很高,但是长时间地看着,总会让人不舒服。

其实,你们的一个微笑会给予我们温暖,你们的尊重会让我们感受到被认可;你们的一个善意举动会带给我们莫大的鼓励

“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你,有他,还有大家。

这是《一个“白血”公主的真实故事》系列之二十二:“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相关链接:

22.为了活下去,她放弃了读大学

21.“我们”活着的意义

20.我失去了孩子,却得到了……

19.“迷信”的慰藉

18.我抱着一颗“炸弹”走了4年

本节完

感谢您的阅读

欢迎关注!

本文由奇幻城娱乐网址发布于疾病,转载请注明出处:病区剪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