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幻城娱乐网址 > 疾病 > 若是一个男孩儿,致我亲爱的哥哥

若是一个男孩儿,致我亲爱的哥哥

文章作者:疾病 上传时间:2019-09-30

       傍晚和室友闹了点别扭,气的晚饭都没吃给姐姐打电话求安慰,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哥哥。姐姐说,哥哥现在身体很不好,去看场电影都浑身冒虚汗,还闻不得烟味,喝不得凉水,坐在餐厅里吃饭都怕冷。姐姐还说,他们连最喜欢的爆打柠檬都不能同杯喝了,在家哥哥用一次性杯子喝水,碗筷也单独摆放。听完后,心脏闷闷的,好像心脏被塑料袋裹在了里面,有人用针,轻轻浅浅的刺。啊,原来这个就叫心疼啊。

                                          我没钱

捐款的故事

图片 1

       哥哥大我四岁,姐姐大我两岁,我是家里最小的。哥哥小的时候很乖很帅,但也仅限于初中以前,跟所有的小毛孩一样,哥哥初中的时候上游戏厅打游戏,被妈妈从游戏厅里拽出来狠狠地打,被爸爸狠狠地教育。哥哥没考上好高中,上了私立高中,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哥哥的性格开始变得乖戾无常,沉默寡言。那一阵子我常常不敢跟他说话,怕他打我。但他曾很认真对我说,要是在学校谁欺负你,告诉我,打不死他。那时候妈妈生了一场病,很严重,要做手术,爸爸和姐姐整夜守着妈妈,哥哥和我在家。那一天哥哥去网吧前叮嘱我,爸爸要是打家里的电话找他,就说他在上厕所。果不其然,爸爸打来了电话。我很焦急,因为爸爸让哥哥上完厕所给他回个电话,坏了,肯定是爸爸起疑心了。我慌忙的穿上鞋去了这辈子第一次去的网吧,在漆黑的网吧里,我找到了哥哥,跟他一起回了家。不记得爸爸是怎么知道哥哥去网吧的了,但我记得那是爸爸和哥哥第一次爆发这么激烈的吵架。“你还算是当儿子的么?你妈妈在医院做手术差点下不来床,你在外面上网!”姐姐说当妈妈从手术台下来时,爸爸哭了。哥哥很叛逆,因为爸爸的责难,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连租金都付了,却被妈妈劝回了家。

      春节的前半个月,我把工作给辞了,然后傻乎乎的一个人跑到婺源去玩了一个多礼拜。总之,这次回家过年的时间比往年提前了几天。

那年我还小,学校总是让捐书

图片来自网络

      时间过得很快,哥哥变得懂事了,开朗了,还考上了大学,虽然是大专,但爸妈还是很高兴,是离家很近的大学,也是好大学,家里的独子终于熬出了头,爸妈很欣慰。哥哥学的是计算机,家里也因此买了电脑,哥哥终于不要天天泡网吧了,在家的时间也多了。哥哥在学校的人缘很好,也交了一个女朋友。

      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大年三十的前一天才到家,听妈妈说对于我提前回家这件事,他感到很惊讶。因为年纪大了家里催结婚的事情催的比较紧,特别是过年的时候就更不得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虽然没有串通过可也达成了一个心灵上的共识,能不回家就尽量不回家。

小小的我有自尊心

丁丁是个恬静温柔爱笑的女孩儿,同学和老师都很喜欢她,亲戚邻居也总夸她,夸她懂事,夸她漂亮,夸她学习好,她总笑笑,不说话。谁也不知道,她心里一直藏着一个秘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她希望自己是个男孩儿!

       哥哥的女朋友叫小丫头,是一个很漂亮很活泼很善良的姑娘。我曾一度质疑她是怎么看上我哥哥的,因为哥哥是个大男子主义,且霸道的男生。我真的问了小丫头,她说哥哥在学校电脑技术很好,在班里是一等一的,还说他乐于助人,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爱情真让人盲目,我当时是这样想的。哥哥的感情受到重创的一次是哥哥和小丫头暂时分手了。因为哥哥在高中时喜欢的回族女孩儿联系了他,理所当然的,哥哥和她在一起了,那一段时间哥哥是快乐的,他们一起去吃疯狂烤翅,去游湖,去逛校园;那一段时间哥哥是痛苦的,他们每晚都通电话,哥哥配合着她,那样的爱真的很卑微。后来,他们分手了,过了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们的分手原因。女孩儿的妈妈嫌我哥哥家穷,孩子多,后来女孩儿又傍上了一个富有的男人,在后来就没有她的消息了。庆幸的是哥哥没有太过伤心,就像是圆了当时没有在一起的梦,梦醒了,就算了。庆幸的是小丫头还在等哥哥,他们又和好了。从那以后他们的感情真的很好,我们一家人都接受了小丫头,我和姐姐非常喜欢这个漂亮善良的嫂子。后来哥哥和小丫头毕业了,毕业前夕他们就签约了另一个城市的公司,哥哥发展的很好,渐渐的升到了项目经理的位置,月工资也达到了五千,他和小丫头共同买了车,爸妈添钱又买了房,哥哥的前途真的是一帆风顺,顺顺当当。除了他那越来越肥的身躯和越来越走样的英俊,一切都很美满。

       辞职的事我跟谁也没说,毕竟年纪大了,不能老是让家人因这种事为你担心。我觉得成年以后的人生就得我自己来安排,只要不做违法乱纪的事就可以,也正是因为此,家人从没为我担心过什么。倒是哥哥,让爸妈操碎了心。

转了好多家亲戚,拾掇了好几本作文选

丁丁自懂事起,爸爸妈妈就告诉她,要努力,要争气。因为她是女孩子,爸妈受了多少委屈;因为她是女孩子,爸妈被谁谁谁看不起;因为她是女孩子,刚出生第二天爷爷便给她爸做思想工作,要求把她送走,原因很简单,因为是女孩子,早晚都是给别人养的;因为她是女孩子,怎么怎么了......

      我没有姐姐懂事,也没有她学习好,还总爱闯祸,哥哥总是喜欢以此来打击我。可能因为哥哥长我四岁,我和他之间不是很亲,面对打击,我总是跟他吵,甚至觉得他就是瞧不起我。他说,等你考上重点高中再来跟我这个私立高中的第一比吧;他说,等你进了重点班在和你姐姐比吧;他说,等你考上大学再来让我瞧得起你吧。他给我的永远不是鼓励。可就是这样,我一步步考上大学,成了家里第一个在外面上大学的孩子,我曾很害怕和哥哥姐姐考同一个大学,虽然离家近,但总觉得受约束,但哥哥知道我考到外面之后只是看了我一眼,说到时候你就知道家里有多好了。看,他总是这样打击我。

       哥哥每次回家的火车都要到晚上十点到,而我们家在乡下,离市区有将近二十多公里路程,往年他要么就是在市区住一晚,要么就自己打车回家。哥哥人老实,每次回家也好出远门也好,爸妈总是会为他担心,那怕现在都快三十岁了,还是害怕他在外面会受人欺负。他在外面上学那会儿回家的时候妈妈还经常晚上在家包辆车去接他。现在好了,年前姐夫买了辆车,接哥哥回家的任务就交给了姐夫。

都是偷偷摸摸的,不敢告诉爸妈

丁丁不明白,却也知道要努力,要争气。

       在大一下学期我就拥有了第一个笔记本电脑,这并不是一个稀罕玩意儿,但却是哥哥担心我在学校无法正常完成课业从新疆千里迢迢寄来的,配置是他亲自挑的,世上独此一台。

       农村不比城市,到了晚上家家户户都在自己家里凑一桌麻将,外面没有车子的嘈杂声就显得特别的安静,一安静就很容易犯困。哥哥回家那天,吃完晚饭我就跑到楼上房间准备睡觉,睡不着又起来用平板看美剧。可爸妈没有回房间睡觉,连电视都没开,就那样干坐在客厅的破沙发上开始焦急的等待。

有时候,老师也通知捐钱

丁丁确实很争气,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六七岁开始给爷爷奶奶洗衣服,给爷爷奶奶收拾屋子,会因爷爷奖励的一毛钱冰棍开心许久;小小年纪的她学会了做饭,个子太矮踩着小板凳给家人烙饼,小学二年级的她自学了和面,擀饼,烙饼,只想着要证明自己比男孩子强;一到周末,她会把家里收拾的干净利落,只为得到父母的夸奖,只为让父母觉得,女儿也挺好。

        今年表哥结婚,爸妈都来了老家,让我们都回老家过年,我不用坐三四十个小时的火车回疆,自然很高兴。可是在表哥结婚的前两天,哥哥传来消息说来不了了,因为小丫头生病了,在住院。我有些埋怨,但又没办法。噩耗就是不久传来的。小丫头在这次生病中查出了很严重的传染性疾病,真的很严重。知道这个消息时,爸妈和姐姐都一阵沉默,后来恍然间听到爸妈要回疆处理这件事时,我哭了,于是妈妈留下来陪我,爸爸回疆处理。事情很糟糕,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哥哥必须和小丫头分手,这是妈妈给哥哥下的最后通碟。哥哥解释了很多,说现在的医学多发达多发达,一定能治好。但妈妈还是不退步。我很矛盾,我不知道该劝哪一方,可我知道,哥哥一定很痛苦。七年啊,哥哥真的是一个重感情有责任心的人。他跟妈妈说,做人不能这样,七年的感情,不是说抛弃就抛弃的,她跟着我吃了这么些苦这才刚过上好日子,怎么能就这么结束了呢。“这个坏人让我来做,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真的很喜欢她,可这是一辈子啊,儿子,你跟她七年,可妈养了你二十几年啊!”。我知道妈妈也是崩溃的,哪个母亲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儿子结婚生子,可现在真的是被现实给打败了!

      到了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听到外面有车子的声音,过了一会就听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声,接着哥哥打开我的房门走了进来,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倒是很反常的对着我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一困钱丢在了我被子上,一句话也没说就回他自己的房间去了。原来是来还钱的,我拿着钱数数刚好五千,不对呀!虽然我已经不记得借过他多少钱,大概算了一下前前后后加起来怎么也有一万,可他怎么只还了我五千。

回家不敢跟爸妈说

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似乎依旧摆脱不了女孩不如男孩的封建思想。

       爸爸在大年三十那天回了疆,这个年,过的真不是滋味,一家人天南海北,四处分散。爸爸回疆后把哥哥带回家给哥哥做了全面体检,带他去看了电影,让哥哥放松。在这件事后,我曾给哥哥和小丫头各自发了拜年短信,哥哥说小丫头收到短信后,很开心,我却觉得很心酸。这件事仿佛成了家里的一颗定时炸弹,小丫头的传染性疾病让我们难过,可哥哥承受的压力更让我们心疼。小丫头说对了,哥哥真的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正是因为他觉得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考虑,才使得哥哥纠结痛苦,终日活在压力之下,爸妈给的半年期限也成了他的催命符。  也许是哥哥这二十多年过的太顺利了,于是这个挫折足够巨大,压的他喘不过气,可是他又做错了什么呢,一对有情人共苦过却不能同甘何其悲哀!

      这钱是他前年夏天盘店面卖卤菜时向我借的,生意没做起来,只维持了一个月就经营不下去关了门。虽然是小本买卖,可他本来就没有什么积蓄,算下来也欠了两万多块钱。原本也没打算要他还的,能还五千也不错。

就哭着不去上学

爷爷奶奶依旧不喜欢她,叔叔家的哥哥即使再混,再不争气,也是爷爷奶奶的心头肉。奶奶摆在炕上的吃的,看到丁丁从外面来了,立马藏起来,在奶奶家做客的邻居看不惯,告诉丁丁妈。丁丁妈很气,却也无奈,只告诉丁丁,要争气。

       总说跟哥哥不亲,哥哥对我的影响力却是巨大的。他喜欢的歌我句句会哼,走路姿势也总是有他的影子,跟朋友聊天总是会自豪的谈起他,口味也是一样,甚至有同样的肠炎和胃病。我们,真的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啊!

      第二天起来吃过早饭,没什么事拿出手机玩游戏。

挨骂

丁丁上小学,中午放学去找爷爷吃饭,丁丁先到,爷爷给买了馒头;哥哥后到,爷爷给买了包子,爷爷告诉丁丁,食堂没有馒头了,只能给哥哥买包子。丁丁看着哥哥吃包子,觉得包子一定很香。自己也好想尝尝,可是自己手里的是馒头。

        和姐姐通完电话,给哥哥发了很长的一个短信,仿佛把我所有积压的情感都诉说了,兄妹一辈子,总是难得感性一回,所以,不犹豫,不后悔。有这个哥哥我真的很幸运,也很幸福。

     “又换手机了,什么手机啊?”这时哥哥向我凑过来。

结果是妈妈借来一块钱,满足我的虚荣心

奶奶生日,分姑姑买回的小蛋糕,分了一圈,所有人都有,只有丁丁没有,丁丁看着大家吃,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

       亲爱的哥哥,希望你一直坚强的走下去。

     “5S啊,”我心里正纳闷呢,5s也不认识吗?

那时候,一毛钱能买两根冰棍

渐渐地,丁丁长大了,住校了。宿舍卧谈会大家都会说起自己的家人。丁丁听着大家说自己的爷爷奶奶如何如何疼爱自己,好生羡慕。因为她也想感受一下爷爷奶奶的爱。如果她是个男孩儿,应该就会得到爷爷奶奶的疼爱了吧。

     “你以前那个什么手机,怎么不用了?”他又来一句。

爸妈一天挣几块钱

丁丁每次放假回家,都会跑去看爷爷奶奶,虽然每次总是拿热脸贴冷屁股。

     “4s,坏了。”我更是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藏着,掖着

丁丁高中的时候,奶奶去世了。临终前,奶奶把她孙子辈的孩子挨个叫了个遍,却唯独没有喊丁丁,丁丁好难过,不明白为什么。丁丁坐在奶奶灵前,一个劲地掉眼泪,她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

     天啊!他每天到底在忙什么,难道他周围就没人用苹果手机吗?

妈妈抱着我哭。

慢慢,慢慢,丁丁死心了,不再期望什么爷爷奶奶的爱,因为她开始明白,不管她再怎么好,她依旧是个女孩儿。

     然后他又来一句,“真有钱!”我彻底无语了!

爸爸一个人茫然地吸三毛钱的烟

丁丁很认真的学习,也很勤快的帮父母分担家务。但不再是为了得到夸奖。她只是想,自己可以考上大学,离开这个地方。她想帮爸妈分担一些家务,因为农田里的体力活,她帮不了爸爸太多,她想让妈妈轻松一些,因为爸妈太辛苦,太委屈。

      二伯家是开小卖部的,过年的时候特别忙,我和哥哥没事就去帮忙,他看到二伯的女儿手里拿着的iphone6 Plus时又问:“这是什么手机?”

哥哥从舅舅家带回一个大寿桃

丁丁给爸妈争了一口气,她考上了重点大学,后来又读了研究生,成了家族里学历最高的孩子,哪怕是那些男孩子,学历也没有她高。后来,也找到了不错的工作,父母也很骄傲。可是丁丁心里依然很苦,她知道,尽管这样,她依然是个女孩儿,爷爷依旧不喜欢她。爸妈心里依旧有种痛。如果她是个男孩儿,该有多好。

      当二伯女儿告诉他多少钱的时候,他又说:“真有钱!”

我哭着要吃,他就挨打

尽管爸妈给了丁丁很多爱,爸爸对他的疼爱远近闻名,没人不知道丁丁爸爱孩子。丁丁姐姐也对丁丁百般疼爱,胜似妈妈,丁丁很满足,很感谢爸妈和姐姐给予她浓浓的爱。可是心里某个角落依旧有个伤口。

      闲下来我们三个人坐下来聊天,他就问起我和二伯女儿每个月的工资有多少,当我们说完他还是说:“真有钱!”

挨打好像是哥哥的家常便饭

丁丁每次放假回家,爸妈有时会吵架,有时家族里会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每次,都会归到男孩女孩身上。丁丁打电话跟男友哭诉,要是我是个男孩儿多好。男友说,那我们不是断背了么?你告诉爸爸,我是他半个儿子。丁丁很安慰,也很感谢男友,可是她知道,这些无济于事。因为她始终还是个女孩儿。

       年初二姐姐带着外甥女来家里拜年,当姐姐无意中说到年前帮外甥女买衣服花了多少多少钱的时候,他仍然是哪三个字——“真有钱!”

他不哭

丁丁在长大,在懂事,在成熟,可至今,她依旧不懂,自己错在哪里了,为什么呢?

      都说过年是个相亲的好季节,我就在家人的逼迫下去相了两个。叫哥哥去,他就一句话——“我没钱啊!”不管谁来说他,他都是用这一句把所有人逼退的,简直无敌了!早知道我也用这招,搞得现在大家到了我家都不找他直接就冲我来了。

我不敢哭

丁丁不懂,女孩儿怎么了,到底怎么不如男孩了?男孩儿到底哪好呢?如果自己是个男孩,是不是就会有爷爷疼,奶奶爱了呢?

       哦!忘了说,我和我哥是双胞胎,听大人们说他只比我早出生五分钟。不管怎样大五分钟就是大五分钟,为此我叫他哥叫了快三十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往后漫长的岁月长河里我还得叫他哥,得叫一辈子!我们还有个姐姐,三个小孩,但是算两胎哦,按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不属于超生游击队的一员。

哥哥经常逮蝎子,摘野果子,

      有趣的是我现在身份证上用的是他的名字,而他的身份证上自然就是我的名字。十七岁那年,他去上了高中,我去外地上了中专,我要迁户口到学校。大伯在镇上的教育办公室工作,所以爸爸就让大伯去镇派出所帮我办理户口的手续,可大伯分不清谁是谁,在他抱着各占百分之五十概率的希望下结果还是弄错了,又不想再麻烦,从那时候起我们被叫了十七年的名字就互换了。开始听同学叫的时候还不习惯,总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他也给我来过信说我的名字不好听,可现在的我们早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名字。男孩子双胞胎本就不像女孩子双胞胎那样亲密,现在又相隔两地读书,一开始还会有书信上的来往,可越到后面我们也就渐渐开始彼此疏远了。现在,每年他只回一次家,我们每年也只能见一次面,平时也没电话微信上的联系,这让我们俩变得越来越陌生。

换干脆面给我吃

      上初中那会儿在学校寄宿,我们俩的成绩都不好,但我要比他好一些。初三选择了复读。我的成绩开始比他上升的快很多,到了初三临近中考的时候,他说我们家穷被人看不起,我们俩一定要有个人能考上高中上大学,然后一定要混出个模样来。他为了我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复习,平时洗完澡我换下来的衣服他就帮我拿去洗,还帮我打饭到寝室吃。我原本以为他已经放弃了自己,但他在帮我洗完衣服后还是会陪我努力复习,那时候我以为他只是做做样子给我看。

妈妈经常说那几年

      当我踏进考场的那一刻,我知道这次中考对我和哥哥的意义非常重大,而我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除了承载了哥哥的梦想还是整个家能够摆脱平困的希望。

他说有要饭的来,家里有馍馍就给他一个

      可考试的结局谁也没料到,我被哥哥逆袭了。成绩单上显示我比哥哥少考二十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上小学开始我的成绩就比他好一点,为什么偏偏这次没他好,我甚至怀疑过他是不是考试作弊了,可仔细想想借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更残酷的是,我们都没达到高中的分数线。我上初中那会儿我们学校没有高中,要上高中必需干掉其它四所只有初中部的学校的初三学生才能挤进去。与那一年的分数线相比,哥哥差十分,我差三十分。如果想进那所高中要么再复读一年、要么就花钱买,我们家那来的钱去买,复读的话万一还是没考上怎么办?

也总会没东西给他

       那个暑假我想我和哥哥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怪自己不争气,眼泪不知流了多少回。我看到爸爸戒了好多年的烟又开始抽了起来,我们每天拼了命的在地里干活,恨不得把自己累死。

这几年没人要饭了

       在地里干活的时候时常会想起爸爸说的一句话,复读初三那年,我的眼睛开始有近视,爸爸带着我去配眼镜,回到家里就嘲笑我说:“可不要到时候带着眼睛回家种地,让人看见会被笑死。”

妈妈说,那些要饭的现在来的话

       此时的我想,难道这句话真的要应验了吗?

肯定给他做饭吃

      最终我们还是没有像其他同龄人一样选择出去打工或者干脆在家种地,爸爸是个农民想不出什么好法子。还是大伯帮我们找了个出路,他对爸爸说:“你还是再辛苦几年吧,他们两个人一个去上私立高中,一个去中专学校学中医,让他们自己想好,想好了再来我家商量学费的事情。”爸爸同意了,但是在谁去读私立高中、谁去读中专这个问题上卡住了。哥哥没说话,我知道那时候,他和我一样都很向往大学的生活,谁也不想去什么中专学校学中医。可不管怎么说,我比他少考二十分,气势上就输给了他,所以我选择了去中专学校。在去大伯家的路上他还问我,“你真的想好了吗?”

可是,她知道,现在没人要白馍馍了

        “我想好了,我不想再过那种整天都看书做习题的日子,每天弄跟打仗似的,上高中太累!”

妈妈很少去学校看我,

       “如果是你上了高中,你想考哪所大学?”

爸爸也是

      “复旦吧!”

哥哥让我去找他,给我做肉炒面

       其实,我只是随便说说的,也许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吧!他真的把复旦作为了他的目标,既然他认真了那我也认真好了,考不上复旦我不会放过他。

还给我带牛肉吃

      上中专那会儿,家里每次就在开学前拿一次钱给我,别的同学每个月家里都会把生活费打在他们的卡上,有的同学的家长怕孩子乱花钱甚至是一个星期打一次钱。而我交完学费就所剩无几,庆幸的是我在学校拿到了奖学金,可中专学校的奖学金少的可怜,这些就是我所有的生活费。那时候,我和哥哥还有书信上的往来,知道他也过的很苦,加上学业上的压力,肯定比我过的还惨。

有一次爸爸去给我送了一大堆苹果

       大伯的女儿也在那所私立高中上学,但不在一个班级,听她说哥哥学习很用功,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一个朋友也没有,平时很难见到他,可能在教室学习吧!也只有是在他一个人走在去学校、食堂或宿舍的路上的时候才能看到他,连他喜欢的周杰伦都没再听了!

我每天晚上吃三个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他参加高考那年我已经回家里的市中医院开始了我的实习生活,即将面临毕业就失业的困境。暑假的时候高考成绩出来,他到好连个二本都没考上,说好的复旦呢?只来了几张专科学校的通知书,家里竟然还给他办了考上大学的酒席,爸妈还叫我回家吃哥哥考上大学的酒席,我以实习忙为由没有回去,其实我一点也不忙,何况那天还是星期天呢!后来回家为此事我还说了爸妈一顿,考个这样的学校还办酒席,丢不丢人?要是当初让我上高中,现在绝对不是这个结果。爸妈被我一闹不知道说什么好,尽管去读中专是我自己的选择,也许爸妈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丝愧疚的吧!姐姐可不管那么多,把我恨恨骂了一顿。

不管在哪儿上学

       “你哥哥那天大哭了一场,他有多伤心你知道吗?他说他觉得自己对不起你,心里很愧疚!”

都能碰上捐款的事

      “那他还有脸办酒席?”

有时候要捐三块,有时候要捐五块

      我继续为自己争辩着!

有些同学每次都捐十块

      “你以为这是他自愿的吗?他也不想,开始死活不让办。农村办酒席算下来是可以赚点钱的你知道吗?不然他学费不够啊!是因为跟他说了这些他才答应的。”听完姐姐的话,我想起复读初三那年他帮我洗衣服、帮我打饭的画面。还有小时吃饭有肉吃、他总是吃肥肉让我吃瘦肉,别人家里不要的衣服拿来给我们穿,他也总是让我在这些旧衣服里先挑自己喜欢的,剩下的他才自己穿。

有时候我就晚上不吃饭

      然后,这些画面随着自己的眼泪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看三国演义,绕着操场跑圈

     年初五他就又出门去工作了,爸妈又要从他出家门到他到了工作的地方回个电话给家里报平安的这段时间,爸妈又要担心了。而我连他现在的工作具体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在家这几天我们的对话除了他问我手机的事,压根就再也没有一句像样的对话,更别说那种交心的谈话了。

偷偷的跟别人要半根烟

      他走的那天,晚上吃完晚饭休息了一下回房间准备睡觉,掀开被子看到一沓钱在床上,拿起来数数正好两千,加上之前的五千一共是七千,跟一万差不了多少了。这肯定是哥哥放在这里的,便立刻给他发了条询问的短信,他也很快回了我。短信内容我到现在还留着。

或者跟人打架,当然经常打不过

      “是,那还是我还你的钱,我怕回家买东西要用钱就先留着,回家那天晚上就没给你。”

回家的时候妈妈总说我瘦了

      看着这条短信,我想起了他这次回家身上穿的那条已经洗的惨白的牛仔裤和那个白色的联想手机,这些东西估计最少都用了三年没换过吧!还有他这次在家里说的最多的那六个字——“真有钱”,“我没钱!”

给我做好吃的

      我开始哭了起来!

给我带炒辣子鸡蛋

她说不喜欢吃

我心想我就可以捐十块钱了

有些同学会给报纸或者什么地方投稿

还有稿费呢

我就一个人看水浒传

看还珠格格

去哥哥那儿吃肉

我考试成绩不好就不敢告诉爸妈

妈妈希望我每次都能进步

可是我只有每次捐款的时候进步

这些都不敢跟她说

后来我离家就越来越远了

这次妈妈专程去找老师让他严格一点

城市很大,妈妈走着找我

她总是急匆匆的就来,又赶着回家

其实我知道她不着急

这个学校居然不用经常捐款

我就开始看郁达夫,老舍

莎士比亚,雪莱,还有雪国

居然有时候也看余秋雨

那个时候盗版书都是十块钱三本

文化苦旅十六

有个小朋友得了骨癌,

我就有一段时间没看书

也从理科转了文科

老师给妈妈打电话,

他们都不同意

我说我百分之百没问题

很多同学都疏远了,

背很多诗,很多政治书

很快就忘了跟他们一起躲在厕所抽烟,

在宿舍喝三块五的白酒

喝酒就凭着天天踢球身体好

当然不顺利,总是也考上了大学

妈妈很高兴,

这次真的很遥远

半年之后,闺女都会走路了,

张着双臂要我抱

那里捐款的时候老师不让到讲台上叫给他

也不在黑班上写名字了

我有时候就偷偷不捐,少捐

那些挂着大条幅募捐的,我都绕路

宿舍有人也参加募捐

这时我就得捐二十

要不不仗义

大学不用买盗版书了

图书馆太庄严,有时候也有谈恋爱的

也有嗑瓜子的,

也有穿着高跟鞋走来走去的女的

也有打电话的同学和老师

我就带着书在湖边,在草坪,在不知道叫什么的地方

这还有个好处就是有可能躲掉募捐

后来地震了,

好几天家里电话都打不通,

有一天,打通了,

妈妈问我你给捐款了没

我说捐了十块钱,其实捐了一个月的饭钱

妈妈说,你咋不多捐点!

看着新闻里四川那边真可怜

妈妈天天看新闻,

她不懂国家大事

她只想看看我上学的事

她以为上学肯定能让我不再当农民

我不跟她说我的想法

她相信我,也担心我

后来我就考上了研究生

其实我后来就不看书的

爸妈非常自豪

我知道他们也很愁

可是我不能告诉他们

我一直在说谎

他们觉得我不看新闻联播不好

他们想让我知道国家大事

他们有时也会羡慕领导人去慰问的那些地方

他们也想让领导人去慰问

他们有时候会跟我谈谈国家大事回忆一下毛主席

他们不知道我跟他们说谎

他们信我

他们看新闻联播

他们爱我

献给爸爸妈妈,献给哥哥嫂子,献给陪了我很多年的小闺女和刚满六个月的侄子。还有我爱过的女孩儿以及喜欢过我的女孩儿。还有被我骗过的女孩儿。

你们在我心里都是唯一,有些是永远,有些是一阵子。请相信,我很用心。一直或者有时。

此诗名为故事。他不是故事。

本文由奇幻城娱乐网址发布于疾病,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是一个男孩儿,致我亲爱的哥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