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幻城娱乐网址 > 疾病 > 伤肝肾的草药,一大类可怕的草药

伤肝肾的草药,一大类可怕的草药

文章作者:疾病 上传时间:2019-10-06

一大类可怕的草药

一提到中药是,很多人都认为是纯天然的,无毒副作用。其实不然,很简单一个现象大家都容易理解,人工养殖的蘑菇是人类餐桌上的美味,但天然的很多蘑菇却能毒死人。今天就说说一个耳聋治疗中相关中药的毒副作用。

草药名称:请大家记住这些草药的名字,也许你不吃,但是你的家人朋友吃的时候可以提醒!(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马兜铃、细辛、天仙藤、寻骨风、汉中防己、淮通、朱砂莲、三筒管)。

马兜铃酸,躲藏在国粹中的恶魔

方舟子

我们都知道,一个人有了耳聋耳鸣的症状后,会去医院诊断,确诊为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听力损失程度固定超过一个月,现代医学认为没有有效治疗办法。对于找不出原因耳鸣,目前正规医学的治疗方法为咨询及行为认知,可以辅助选择声治疗,对于听力损失影响到交流,建议选配助听器或者植入人工耳蜗来解决交流问题。

广东省人民医院肾内科章斌教授向新快报记者指出,中草药导致的肾病,常见的有马兜铃酸肾病,这占了一半。他表示,马兜铃酸肾病在上世纪80年代首先在比利时发现,就是含马兜铃酸的药物所造成的急性或慢性肾小管上皮细胞损伤、坏死,并进而发生肾间质纤维化,导致肾衰竭。

 

图片 1

过量摄入马兜铃酸是马兜铃酸肾病的主要病因。“泻火中药很多含有马兜铃酸,如关木通、广防己等,中成药则有龙胆泻肝丸、甘露解毒丸等。”他指出,肾小管受马兜铃酸损伤后,浓缩作用丧失,大量不经浓缩的原尿排出,因此服用初始有快速消肿、泻火排毒作用,但服用到一定程度就会让肾功能丧失。由于马兜铃酸与肾小管上皮的DNA结合,一旦损伤就再也恢复不了,还可引起DNA突变,引发输尿管管路的肿瘤。

烧伤超人阿宝

  1956年,保加利亚医生报告说,他们在保加利亚多瑙河流域的一些小村庄发现了一种奇怪的慢性肾病,与普通慢性肾病很不一样。后来在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波黑、罗马尼亚的多瑙河流域的一些村庄也发现了这种慢性肾病,所以就被称为巴尔干地方性肾病。患病的人通常在40~60岁时出现严重的贫血和尿毒症,其特征是肾脏纤维化、萎缩,肾脏最终缩小到只有正常肾脏的三分之一。除了肾移植,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治愈。在上个世纪60年代时,患者的平均寿命只有45岁。70年代这些地区开始有了做血液透析的诊所,患者可以通过定期做血液透析避免尿毒症,寿命得以延长到平均69岁。但是随着寿命的延长,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大约一半的患者的肾盂和尿道会长出恶性肿瘤。

但从我国传统医学从辨症施治角度来说,不区分是感音神经性还是传导性,传统医学理论可以根据你描述的症状(听力下降、耳鸣等症状)进行治疗,对于听力下降和耳鸣症状,传统医学通常会用针灸或施药的方法进行治疗,施药方法中常用的一种中成药叫“耳聋丸”,耳聋丸由多家制药厂生产,不同厂家配方不同,多数配方如下:龙胆、黄芩、栀子、地黄、九节菖蒲、当归、羚羊角、泽泻、甘草、木通。功能主治:耳聋耳鸣,耳内流脓。

除了马兜铃酸肾病外,还有其他未发现的中草药所致肾病。“前面那位汕头男孩小邦的肾穿刺检验发现,他的肾病不像马兜铃酸肾病,但很相似,说明还有我们未知的中草药也会导致肾病。”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地方性疾病呢?因为发病地区都在多瑙河流域,医生们首先想到的是,会不会是饮水里含有某种特殊的毒素?这个设想后来被排除了。之后又有新的假说被提出来,例如有人认为当地人吃的粮食储存时被某种霉菌污染,霉菌能分泌损害肾脏的毒素。但这些假说都没有确证。

上段所述的配方中有一味药为木通,在2003年以前,耳聋丸中的木通指的是关木通,在2003年前,这种关木通应用了很长时间,从2003年4月起,国家药监部门取消了这味药的用药标准,为何会突然取消这味药?因为它是导致数以万计的人肾功能衰竭的罪魁祸首。

提防服用

  1991年,在比利时也发现了一种奇怪的肾病。布鲁塞尔一家医院的医生范赫维根在治疗两个患了急性肾衰竭的年轻女患者时了解到,她们都服用了一家减肥诊所提供的减肥药。他怀疑这种减肥药就是病因,随即展开了调查,发现共有70个急性肾衰竭患者都服用过同一个减肥诊所提供的同一种减肥药。这些患者的症状都类似,肾脏纤维化、萎缩,出现尿毒症,必须换肾或终身做血液透析。因为担心肾脏会出现癌变,医生建议这些患者把肾脏和尿道都切除。有39个人同意做切除手术,其中有18人已长了尿路上皮癌,还有19人的尿路已有癌变前兆。

图片 2

含马兜铃酸的中草药

 

  此前该减肥诊所已营业15年,未出现过问题。1990年该诊所改变减肥药配方,用了两种中草药,其消费者中才突然出现肾衰竭患者。其中一种中草药是马兜铃属的防己。比利时研究人员怀疑防己就是祸首。实验证明了他们的猜测,防己中的马兜铃酸能对肾脏造成不可逆的损伤。消息传出后,在世界医学界引起了极大的震撼。法国、日本、台湾等地也都报告发现因吃马兜铃科中药导致肾衰竭的病例,这种肾病因此被称为中草药肾病。各国纷纷禁售或警告不要服用含马兜铃酸的中药。中国大陆药监部门、医疗机构、药厂对此都置若罔闻,坚持中药有自己的用药标准,把国外发现的问题归咎于他们不会正确使用中药。直到2003年2月,新华社以系列报道方式首度向国内公众披露,北京同仁堂制药集团生产的“清火良药”龙胆泻肝丸的主要成分关木通含马兜铃酸,导致很多人得了尿毒症,这才引起药监部门的重视,取消了关木通的用药标准。

我们从2003年新华社记者朱玉写的《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一篇报道说起,报道向全社会披露了同仁堂“龙胆泻肝丸”导致肾功能衰竭的问题,有人会说龙胆泻肝丸和耳聋丸有什么联系?龙胆泻肝丸配方中除了比耳聋丸多车前子和柴胡两味药,其它药物一模一样,龙胆泻肝丸功能主治中也包含耳聋耳鸣、耳内流脓,龙胆泻肝丸和耳聋丸中都含有关木通这味草药。

不论急性或慢性马兜铃酸肾病,目前均无有效的治疗方法。因此,马兜铃酸肾病重在预防。

2003年,新华社记者朱玉的一篇报道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她撰写的《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一文,在两三天内被500多家报刊采用,向全社会披露了龙胆泻肝丸导致肾功能衰竭的问题,引发了震动全国的龙胆泻肝丸事件。所谓中药无毒副作用或毒副作用小的社会迷信,受到巨大冲击。根据媒体报道,因龙胆泻肝丸致病者约10万例,罪魁祸首就是中药关木通中含有的马兜铃酸,而关木通,是龙胆泻肝丸的配方药物之一。

  比利时医生的报告出来后,一些肾病专家很快就想到,中草药肾病与巴尔干地方性肾病的症状非常相似,会不会都是马兜铃酸引起的?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药理学教授格罗曼到克罗地亚访问巴尔干地方性肾病的患者,拿着马兜铃的图片询问他们是否服用过这种草药。让他失望的是,这些患者并没有服用过,但是他们告诉他这种草在当地很常见。于是格罗曼到乡下实地考察,发现在当地麦田的田间生长有很多马兜铃,在收割麦子时,马兜铃会混在小麦里一起被收割,会不会就是因为当地食用的面粉被马兜铃种子污染了呢?

关木通真的会导致肾衰,我们再来看看另一个真实故事,1991年在比利时发现一种奇怪的肾病,布鲁塞尔一家医院的医生 范赫维根 在治疗两个患了急性肾衰竭的年轻女患者时了解到,她们都服用了一家减肥诊所提供的减肥药。他怀怀疑这种减肥药可能就是病因,随即展开调查,发现共有70个急性肾功能衰竭患者都服用过同一个诊所的同一种减肥药。这些患者的症状都类似,肾脏纤维化、萎缩,出现尿毒症,必须换肾或者终身做血液透析(国内目前几乎所有二级及以上医院都有专门为肾病病人做血液透析的血透室,甚至有些发达地区的一级医院都有血透室,尿毒症病人每个月血透10-15次,用国产耗材情况下每月费用约在4000-6000元之间),因为担心癌变,医生建议这些患者把肾和输尿管都切除,39人同意手术,18人已经长了尿路上皮癌,还有19人尿路已有癌变前兆。

早在2000年,WHO就发出了马兜铃酸草药致肾病警告,大多数国家都跟进禁用马兜铃酸草药,我国2004年禁止关木通、青木香、广防已三种药材。章斌表示,含马兜铃酸的中草药不止这些,我们能做到的是识别含马兜铃酸的处方药材及中成药,不要服用:

 

  回到美国后,格罗曼和同事们研究中草药肾病患者的肾脏标本,发现马兜铃酸和肾脏细胞中的DNA反应形成了加合物,而在普通肾病患者中则没有这种加合物。随后,在克罗地亚的巴尔干地方性肾病患者肾脏标本中也发现了马兜铃酸-DNA加合物,这就有力地证明了马兜铃酸是巴尔干地方性肾病的病因,巴尔干地方性肾病和中草药肾病是同一种病,应该被叫做马兜铃酸肾病。格罗曼和同事们进一步发现,在马兜铃酸肾病患者的肿瘤细胞中,一个与癌变有关的基因出现了特殊的基因突变,这可以解释为什么约一半的马兜铃酸肾病患者会长恶性肿瘤。如果在某个患者体内发现马兜铃酸-DNA加合物或特殊的基因突变,就可以认定他曾经服用过含马兜铃酸的草药。

该诊所已经营业15年,从未出现问题,1990年该诊所改变了减肥药配方,用了两种草药,一种是马兜铃属的防己,研究人员怀疑防己就是祸首,实验证明了他们猜测,防己中的马兜铃酸对肾脏造成了不可逆损伤。消息传出后,世界医学界引起了极大震撼。法国、日本、台湾等地也都报告吃马兜铃科中药导致肾衰竭病例,这种肾病因此称为中草药肾病。各国纷纷禁售或警告不要服用含马兜铃酸的中药。我国药监部门、医疗机构、药厂却认为国外人不会正确使用中药。对此没有任何行动,直到2003年2月新华社记者朱玉报道同仁堂的龙胆泄肝丸导致数以万计病人肾功能衰竭,相当一部分病人到了尿毒症需要持续透析或者换肾的程度。其中导致肾衰就是和防己同属马兜铃属的关木通(在耳聋丸和龙胆泻肝丸中都有应用)。

马兜铃属的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朱砂莲、马兜铃、天仙藤、寻骨风、淮通、南木香、管南香、青香藤、通城虎、鼻血雷、假大薯、白金古榄、汉中防己、蝴蝶暗消、萝卜防己、金狮藤、白金果榄、大叶青木香、管兰香、背蛇生、海南马兜铃、凹脉马兜铃、川西马兜铃、变色马兜铃。

作为一个医生,每次我翻看关于马兜铃酸的资料时,都会有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既恐惧它可怕的毒力,又不得不欣赏它的完美——是的,我只能用完美这个词来形容马兜铃酸,它简直就是撒旦创造出来的完美毒药,它阴险、狡诈、善于隐蔽而且破坏力巨大。它隐藏在多种中草药内,几千年来,它被愚蠢的原始蒙昧土医当作良药来膜拜,夺去了无数人的健康和生命,直到被现代医学揭露出它的真面目,我们才知道它有多么可怕。

  马兜铃科的植物有几百种,它们普遍含有马兜铃酸,其中有几十种被用于做中药。吃含马兜铃酸草药的人群最大的当然是在中国大陆和台湾。1995年台湾建立了医保系统,几乎所有的台湾人都可以报销医药费,包括中药费。通过分析台湾医保报销数据库,就可以知道有多少台湾人曾经吃过含马兜铃酸的中药。结果十分惊人:在1997~2003年间,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台湾人曾经吃过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只要曾经服用过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哪怕只服用过一次,肾脏就会有不可逆转的永久损伤,患肾病和上尿路上皮癌的概率就比一般人高。服用的次数越多,对肾脏的损伤就越大,最终导致尿毒症和癌症。台湾有12%的人患有慢性肾病,发病率居世界首位,台湾医学界认为其主要因素就是服用含马兜铃酸的草药。

图片 3

细辛属的土细辛、大细辛、杂细辛、杜衡、细辛、金耳环、土金耳环、乌金草、花脸细辛、台东细辛。

 

  中国大陆的情形未必比台湾好多少。据格罗曼说,他在中国的同行向他透露,他们怀疑中国大陆大部分的肾衰竭病例都是因吃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导致。目前国家药监局只取消了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三种马兜铃属草药的用药标准,但实际上还有马兜铃、细辛、天仙藤、寻骨风、汉中防己、淮通、朱砂莲、三筒管等十几种常用中药药材已知含有马兜铃酸,涉及几百种中药处方(中成药),例如国家批准的中药处方中含细辛的就有一百多种。其中还包括很多儿科中药。小孩一有感冒、咳嗽,国内医生就喜欢开中成药猴枣散,号称是名贵化痰药。猴枣散的成分之一就是马兜铃科的细辛,已知含有马兜铃酸。且不说猴枣散的疗效未经验证,即使它真对咳嗽什么的有效,也犯不着为这点小毛病冒着让儿童慢性中毒的危险去用它。马兜铃酸非常稳定,也没有东西可以抵消其毒性,不要相信通过药材炮制或“复方配伍”就可去掉马兜铃酸的毒性。不要以为现在吃了没事就可放心,小剂量服用马兜铃酸的危害有20~40年的潜伏期。

这种情况下,国家药监部门在2003年4月取消了防己、青木香、关木通三种含马兜铃酸的马兜铃属的草药用药标准,但事实还有很多种(目前已知的约有20余种)药物中含有马兜铃酸或马兜铃内酰胺未被取缔,比如我国贵州一带喜欢食用的野菜鱼腥草就含有马兜铃内酰胺。

中草药马兜铃含量 中草药 马兜铃含量 中草药 马兜铃含量

马兜铃酸,赫赫有名的肾脏杀手,它创造了一个医学名词“中草药肾病”。它引起的肾脏损伤无法恢复,敏感患者极小剂量就可导致肾功能衰竭。大剂量马兜铃酸直接引起急性肾小管上皮细胞坏死导致导致肾衰竭。而低剂量摄入也可能引起肾脏不可逆损伤。

  2013.1.2.

其实在这件事件后,国际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协会就将马兜铃酸列为一类致癌物。

关木通4.0106    寻骨风 0.03007    广防己 0.0068

 

(《新华每日电讯》2013.1.4.)

如果一个老人有了听力损失,大多为身体老化的一种自然现象,用现代医学方法诊断为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目前医学认为没有有效治疗办法。该配助听器就配助听器,该植入人工耳蜗就植入人工耳蜗,要相信现代医学,不能以为通过一些神药神丸能够逆转或延缓这种自然老化现象。药不治病倒不可怕,可怕的是穿着纯天然无毒副作用华丽外衣的药物有可能对身体可能带来的伤害。

厚朴  0.0018    马兜铃 0.063     细辛   0.0014

它的损伤是DNA级别的,它会在肾内形成马兜铃内酰胺-DNA加合物,这种加合物物质性质稳定、难以降解,会在肾内长期存在,持续损害病人肾小管导致肾功能损伤并诱发癌变。

耳聋丸0.0437    天仙藤 0.0026    青木香 0.00087

 

冠心苏合丸0.0323 龙胆泻肝丸0.0219 管南香 0.25

马兜铃酸,根本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马兜铃酸不管摄入多少,都会对肾脏造成不可逆损伤,并有极长的潜伏期,使得病人患肾病和上尿路上皮癌的概率大大增高。

背蛇生0.011 分清五淋丸0.0337 妇科分清丸0.0219

 

乱吃中药小心伤肾!中医学者从病例和典籍归纳出至少有六十四种中药对肾脏有程度不一的伤害,风湿关节常用到的雷公藤还传出致死案例.

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魔鬼造物,文明世界的反应毫不意外,自1991年发现马兜铃酸中草药引起肾衰竭,比利时、英、法、日、美……陆续禁止含马兜铃酸中草药。2000年,WHO甚至专门发出了马兜铃酸草药致肾病警告。至2004年,全世界除中国大陆外,包括香港台湾地区均已经全面禁用含马兜铃酸中药材。

中药制剂导致肾损害的报案呈逐年增加,以斑螯,雷公藤,鱼胆,苍耳子,木通,山豆根,山慈姑,泽泻,蜈蚣,及含汞的安宫牛黄丸,朱砂安神丸最多.

 

生活护理:斑螯的毒性极毒,内服零点六克以上就会中毒,雷公藤的生物硷具有累积性,有人长期服用含有雷公藤中药结果导致急性肾损害死亡,至於马兜铃科植物的防己尚常用於降血压及减肥药方里,长期使用也会造成肾病.

 

每年治疗的几百位尿毒症患者,其中近三分之一是由于不良用药引起的。特别是应用中药引起尿毒症的人越来越多。长期以来,人们认为西药的毒副作用大,中药大多是天然的、无毒副作用的,所以长期、大量、盲目地服用中药的现象非常普遍。

 

例如上世纪90年代初,中草药减肥在国外一时较为流行,一些长期服用含中草药成分的减肥药的年轻女性,虽然减肥效果较好,但有人发生进行性肾功能衰竭,导致尿毒症。国外学者最先提出中草药肾病这个概念,从此引起人们对中药肾毒性的注意。

除中国大陆外,世界各国全面禁用马兜铃酸中药材

一、中草药本身有肾毒性。中草药所含毒素成分直接或间接使肾小管损伤、坏死。如木通所含的马兜铃酸,可使部分肾小管上皮细胞肿胀、脱落,肾间质大量炎细胞浸润,肾小血管壁缺血。

 

二、中草药引起的过敏反应。机体特殊反应状态下,某些中草药可作为过敏物质,进入人体内导致全身过敏,从而引起局部急性过敏性间质性肾炎。

然而,在中国大陆,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件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三、药物服用过量或长期应用使药物蓄积致肾损害。部分中草药超量服用,会导致严重的肾损害。

 

四、煎制方法不当。部分中草药有特殊的煎煮时间要求,一定要严格执行。如附子、雷公藤需要久煎,随煎煮时间延长而副作用减少,山豆根则随煎煮时间加长而毒副作用增强;用铝锅、铁锅等煎药,因为器具不当,也可增加毒性。

1998年起,中国陆续出现大量马兜铃酸肾病患者,俗称“龙胆泻肝丸”事件。国内医学界专家多次向卫生部门反映龙胆泻肝丸导致尿毒症的问题,并不断呼吁健全中药的检验手段。

具有肾毒性的中草药 木通、雷公藤、斑蝥、鱼胆、草乌、蜈蚣、猪胆、棉酚、益母草、防己、厚朴、苍耳子、相思子、黑豆、望江南子、土贝母、千年健、苦楝皮、北豆根、天花粉、牵牛子、胖大海、朱砂、蛇胆、马兜铃、土荆芥、巴豆、芦荟、使君子、生蜂蜜、铁脚威灵仙、大枫子、金樱根、泽泻、钩吻、绿矾、番泻叶、虎杖、侧柏叶、补骨脂、大蒜、槟榔、荜澄茄、肉桂、丁香、柴胡、萱草根、大青叶、臭梧桐、松节、海马、鸦胆子、丢了棒、山道年、洋金花、密陀僧、白花丹、黄独、红娘子、六轴子、芫花、八角枫、铅丹、乌柏、山慈菇、雄黄、昆明山海棠、轻粉、油酮子、砒霜、红升丹等。

 

何大夫提示:中草药虽然有肾毒性,但在合剂中(比如中药方中)或煎煮后,由于各药的相互作用,大多可以减轻或消除其肾毒性,尤其是像益母草、防己、厚朴、黑豆、生蜂蜜、泽泻、虎杖、补骨脂、大蒜、大蒜、大青叶、海马等常用中药,更是不必太过担心。一般肾毒性多在长期、单一服用某药的时候容易发生,注意避免就行。

2001年,SFDA多次讨论马兜铃酸问题,内部通报,未向公众通报。

 

2003年2月,新华社朱玉发表尿毒症病人调查通讯,龙胆泻肝丸事件大白于天下,举国瞩目,舆论哗然。

 

2003年2月,迫于舆论压力,SFDA将龙胆泻肝丸转处方药,称“要引导广大群众正确对待药品不良反应”。

 

2003年4月,SFDA终于发出通告禁用关木通,由木通(木通科川木通或白木通)替换关木通;原流通含关木通的龙胆泻肝丸不召回,按处方药管理,建议患者定期复查肾功能。

 

2004年8月5日,SFDA取消广防己、青木香药用标准;另有四种含马兜铃酸的药物马兜铃、寻骨风、天仙藤和朱砂莲的中药加强管理,含四种药物的中药制剂按处方药管理,36种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方标注“含马兜铃酸,可引起肾脏损害”后放行。

 

从头至尾,作为药品生产企业的同仁堂,没有主动向消费者发出过任何的警告更没有采取过任何的召回措施。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这句同仁堂的古训,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你觉得这一切已经荒唐无耻到极点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将超出你的想象力。

 

禁用关木通等含马兜铃酸中药的努力,遭到了中医界的强烈抵制和反对。中国的中医界,以令人发指的坚韧和顽强,为保护马兜铃酸继续毒害中国人民肾脏的权利,战斗到了最后一刻,能和他们所媲美的,大概只有东京大审判的日方辩护律师团。

 

2003年4月,关木通被禁用前夜,由中国中药协会、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主办的“第四届中医药战略地位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对2月份媒体爆炒的龙胆泻肝丸事件进行回应。各中药专家慷慨陈述中药的光荣历史与文化传承,并指出:“中西药分属两类不同体系,不能用西医标准要求中医”。

 

到会专家一致认为:无论是关木通还是含马兜铃酸的其它中药,如果按照中医药理论使用,就是良药,不按中医药理论使用,就很可能成为毒药。

 

而身为中医领军人物的陆广莘,更是大放厥词:马兜铃酸不等于关木通,关木通也不等于龙胆泻肝丸。龙胆泻肝丸是按照中医药学复方的“君臣佐使”理论配伍药味,龙胆泻肝丸中的其它药味,会降低方中具体单味药的毒害作用。陆院士公然声称:马兜铃酸作为宣判龙胆泻肝丸有毒依据,“片面,缺乏科学依据”,“十分牵强”。

 

即使现在已经是十年以后,当我再读到这些无耻的语言,我依然难以遏制自己内心的愤怒和悲伤。

 

我们已经说过,马兜铃酸根本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即使极小量的摄入,也会在肾内形成无法排出长期存在的DNA加合物,对肾脏造成持续的且不可逆的损伤。

 

如果没有现代医学的介入,包括陆院士在内的中医们,根本不知道马兜铃酸为何物,根本不知道关木通含有马兜铃酸,他们连龙胆泻肝丸已经造成了无数的肾衰竭都不知道,甚至现代医学告诉他们的时候他们还不肯相信。

 

 

 

中医根本不知马兜铃酸分子式为何物,谈何消除其毒性?

 

就这样的一群人,竟然厚颜无耻的宣称:他们有办法通过中医的方式把魔鬼变成天使,他们有办法通过药物配伍来消除马兜铃酸的毒性!

 

我相信,中医们都是唯物主义者,因为他们真的无所畏惧,他们不畏惧万千冤魂,不畏惧千夫所指,不畏惧九天雷霆,不畏惧十八层地狱!在他们眼中,患者的健康与生死,远比不上中药行业的兴旺繁荣。

 

而在关木通终于被禁用后,中医又华丽丽的转身,由拼命的为关木通辩护,转为竭力撇清自己和关木通的关系。他们声称:古方里面用的是木通,中医是没有错的,错的是我们擅改了中医的古方。实际上,中医古籍中根本没有现代植物分类方法,关木通、川木通、白木通各种称谓乱作一团,所谓的考据,更像是一种敷衍塞责的闹剧。

 

就算龙胆泻肝丸悲剧的发生是因为1983年以含马兜铃酸的关木通替换古方中的木通。那么,为什么这样的调整能通过呢?因为愚昧的中医根本不知道关木通有毒而且认为关木通药效和木通相近!请问那些曾经相信两者功效相似的中医们,如果没有现代医学发现肾衰竭和龙胆泻肝丸有关,你们会发现这是错误吗?没有现代医学证实关木通毒性,中医会发现这是错误吗?没有现代医学的干预,博大精深了五千年的中医注定继续错下去,无怨无悔。所谓中医五千年经验科学,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十年过去了,曾经毒害了无数中国人的关木通早已经被彻底禁用。而龙胆泻肝丸事件,也被很多人淡忘。

 

但我们真的不应该忘记。

 

根据媒体说法,因为龙胆泻肝丸致病的患者,约有十万,鉴于该病的诊断困难和漫长的潜伏期,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很多很多。

 

十万,是一个什么概念?汶川地震,死亡九万人,举国震惊,亿万同悲,国家降半旗,民众同举哀。

 

而龙胆泻肝丸的受害者,是十万,这是一场何等规模的灾难!

 

欧洲的反应停事件,受害者数量不足龙胆泻肝丸事件十分之一,至今依然是药品监管的经典案例被反复的提起和研究。而龙胆泻肝丸的十万例马兜铃酸肾病,就这样悄无声息。

 

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目前国家药监局只取消了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三种马兜铃属草药的用药标准,但实际上还有马兜铃、细辛、天仙藤、寻骨风、汉中防己、淮通、朱砂莲、三筒管等十几种常用中药药材已知含有马兜铃酸,涉及几百种中药处方(中成药),例如国家批准的中药处方中含细辛的就有一百多种。

 

 

 

含马兜铃酸的植物

 

2013年,龙胆泻肝丸事件十年后,阿宝无意间发出的一个关于马兜铃酸危害的微博再次引起了媒体的注意。面对媒体的询问,中医专家们再次搬出了当年他们前辈为关木通辩护的毫无依据的陈词滥调:“炮制过程可以使其毒性减弱或者消失”,“有其它成分制约它的毒性,使用这种药物是安全的”。

 

天日昭昭,欺人乎?欺天乎?

 

如果说,这些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对癌症、艾滋病、或者其它的疑难病症有确切的疗效,那么也许我们可以对其毒性进行一定程度的容忍。但问题是,目前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所治疗的疾病都无非是“上火”、咳嗽、胃疼之类的无关痛痒的疾病。中药对于这些疾病的疗效并没有确切的统计学证据,反倒是现代医学都有安全可靠的治疗手段。

 

在这种情况下,从科学的角度,从人民安全的角度,应该如何抉择,难道不是一目了然吗?对马兜铃酸实行全面禁用和零容忍,是全世界通用的选择,何以单单中国大陆就能例外?仅仅因为那句扯淡的“不能用西医标准要求中医”,我们就要让我们的孩子和亲人继续承受这个魔鬼的毒害?

 

曾有人告诉我,写科普文章的时候,尽量不要掺杂个人的感情,以免影响客观公正。但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实在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和悲伤。到底要什么时候,马兜铃酸这个恶魔才能彻底的远离我们的朋友和亲人?到底要什么时候,那些打着国粹名义散发着腐臭的玄学垃圾,才能被现代医学彻底清算?到底要什么时候,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才能学会科学的思考和理性的行为方式?

 

隔壁,儿子做完繁重的功课已经甜甜睡去,在他的枕边,摆着一本科普书籍《可怕的疾病》,那是儿子的最爱,他已经读过好几遍依然爱不释手。

 

窗外,一片漆黑。但我知道,当深夜过去,阳光终究会驱散黑暗和雾霾,照亮这片古老的土地,和这个伟大的民族!

 

烧伤超人阿宝,写于2013-4-23深夜。

本文由奇幻城娱乐网址发布于疾病,转载请注明出处:伤肝肾的草药,一大类可怕的草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