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幻城娱乐网址 > 疾病 > 悬疑小说,椤湮神咒

悬疑小说,椤湮神咒

文章作者:疾病 上传时间:2019-11-06

文/夏午君

文/夏午君

这是一个发生在农村的故事,在田间地头总是会有一些这么离奇古怪的事情。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想说:人,并不是见庙就拜便是好事,有时反而会给自己惹上不应该的麻烦。诸位看官,戒之!甚之! 日渐落暮,秋风徐徐。山间沟野的树木、草色都显出一片凄婉之色。让人看了不觉动情。 李二叔那时候还很年轻,大概也就20岁左右吧!此时,他正从县城的集上往家里赶,县城离自己住的村子足足有二十多里地。他抬头望一望这天色,脚下不觉加快了脚步,此时正值深秋,说冷不冷,说热不热,他深着一件红色的薄毛衣,外面套着一件罩杉。他走着走着便感觉热了起来,于是便也把罩杉脱了拿在手里。很快他来到了汉庄王山上,这里离他家已经很近了,只要下了山,再过一个村便可以到了。这山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有了一座庙,周围的老人们也都说不清这庙建于何年何月,何人所建。这庙的名字便叫五龙庙。听这名字像是给龙王爷建的吧!可能是老百姓们为了祈求老天风调雨顺吧!他走到这时,远远的便看到山顶上的庙门大开着,里面的情形因为离的太远根本看不清楚。他在心里想,反正也快要到家了,索性上去看看吧!他一直都有一个习惯便是见庙便拜。 待他走到山顶庙门口的时候,在山顶上看来,太阳还有红彤彤的半个。他把头伸进庙门看了看里面的情形,那供台上空空如也,连个点蜡烛的烛台和上香的炉灶也没有。他想着来也来了,便别磨蹭,进去拜一拜吧!就当他踏进庙门时,天色聚变,天上顿时暗了很多,远处的云彩都像是被人用手捏到了一块,黑压压的朝着山顶上扑了过来。狂风也在在山下夹带着黄土,卷起了一个超大的龙卷风。 可是这些他并没有能够发现,此时他已经完全进入了庙殿里面。 这庙的规模很小,只有一个小房子,孤孤的立在山头上。二叔抬头望望庙里的情形,在殿里的正中间,端坐着一个身披道衣,跣足散发的道人。他又在庙里依左往右转了一圈的看,,白、黄、蓝、紫、黑有着五种颜色五条龙张牙舞爪的盘在几根柱子上。在最后看那只黑龙时确是是吓了一大跳,全身都出了一身冷汗,那只黑龙的爪里面提着一个鲜红的泥塑人头,黑头发都披散着,那人的双眼瞪的大大的,里面还流着血,只不过日久年长,这些颜色只能依稀的可以辩的出来。那原本的鲜红现在已变的淡了很多。 他站好平复了一下心情可是如何也难也平复,开始有点后悔来这个鬼地方,肚中那颗火红的心脏跳的咚咚响。他强让自己镇定一点,然后他把那件罩衣扔在地上,跪下朝着那道人拜了三拜。就当他的头磕完之后抬头之际,身后的门去突然自已关了起来,啪嗒一声,震的屋顶上的灰直往下掉。吓的他又连忙爬下连着磕了几个响头。可是那门也并没有开。他正爬在地上动也不敢动,却感觉背后有人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背。他回过头去什么也没有看到,正当他张望之时,又感到背后有人在拍他的背。他又回过头去看,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这下他真的慌了,站起来连罩杉也没来的急拿便拉开门跑了出去。 这时天已大黑,他在这山上跌跌撞撞的下山,一路小跑只想快点赶回家去。 他沿着大路一直跑一直跑,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可是他去不敢回头。越跑越用力,他跑的满头大汗,用眼睛看看四周,却还在原地。心想这是遇上鬼打墙了。听说是吐唾沫管用,可是现在那里来的吐沫,口干舌藻的,跑了这么一会。他从喉咙里使劲的挤出一点唾沫朝着脚下吐口,然而继续跑。好像还是管点用的,很快他便看到了临村家的灯火。 他回到家时正当子时,他推门进了屋,婶子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却并不答话,径直的走到床边,倒头便睡了。婶子心想许是累了吧!所以也并未多问。 第二天早上,婶子心想,夫家行了一天的路,就让他多睡会吧!也没在意,便下了厨房做好饭菜一个人下地去了。可是直到正午时分,婶子回到家,看做好的饭菜些许未动,跑到房里想喊自己男人快快起来,却不想揭了被子发现男人脸色煞白、浑身冒汗颤抖。她又连忙跑出门,感来了村里的土郎中前来医治。 那郎中来是来了,他用手捂了捂二叔的脑门,又捏了眼皮翻开来看,又捉住手碗号了号脉。无奈的摇摇头,说,准备后事吧!这病来的突然,一时我也没法子。依这情形来看,多半是没得救了哇! 婶子当时便哭天喊地的倒在了上,抓着老郎中的手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救救自己的男人。可是郎中却说,我别无他法。不过 不过什么?婶子连忙问道。 这病来的这么突然,而且根据你说他昨日半夜里回来,依我看还是找个婆婆来看看吧!说不定说不定还救的活 婶子好像看到了一线生机,忙问那哪里去找这样的能人哩?我这妇道人家,连村也没出过几回,那里能晓得嘛啊嘿嘿嘿嘿嘿嘿说着便又大嚎了起来。 嗯!这个郎中沉思片刻才说道:我记得离咱十里地的笔架山上便有这样一个人只不过那是好长时间的时候知道的也不知道这人还在也不在! 婶子听了,也不说话连忙便跑出门去那那笔架山上的人去了。 同时,邻居们听到婶子们的嚎哭声便都赶了过来。二叔便由他们中几个热心肠的照看着了。 婶子一路打听着寻那笔架山,走了足足有两个多时辰才打到那地方。说来这地方倒真是个宝地,那山看着气势磅礴,上面长满了翠郁的松柏,在那林子里还隐着一座座的庙宇。婶子上山便问,谁可以驱鬼画符。在多方打听一下才打到那位先生的院门。他推门便进了,里面一个戴着眼花镜的老人正坐在石头上编着箩筐。 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妇人,知是有要事。便问,怎么回事?边说边走进了房子里。婶子当然也是跟了进去,之后便扑通一声跪倒在了那先生的面前,哭道请你救救我男人吧!他就快要死了呀!请你救救他吧!那先生又问,到底怎么回事?于是,婶子便把事情的详细与这先生叙了一遍,那先生想了一下,便说,我拿点东西,你等下便跟你回去。 只见那先生从里间里拿出了一把桃木剑,身上背了一个黄色画着八卦图的袋子,又给婶子一个包袱让他拿着,便随着婶子一块下了山朝着村里赶来。说来也怪,别看这先生看着足有70多岁,但脚力非凡,健步如飞。很快便到了村里,他到了之后,也不跟旁人答话,在婶子的带领下径直进了房间,他把二叔的被子揭开,把他身上穿的红色毛衣脱和裤子一并脱了下来。脱完之后先是一惊,大家这才发现二叔的两边肩膀上有着两个非常明显的黑印。先生惊倒是惊了一下,但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人把二叔抬到了外面的水缸旁边,用清水把身子整整的洗了一遍,然后又把他抬的放到外面的石板上晒了起来。那老先生便坐拿了一个小板瞪坐到了一旁边把烟锅里的烟丝点了起来,幽幽的抽着,整个过程都没有说一句话。 此时围着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些什么。等老先生把烟抽完了,他说,可以了,然后让婶子把他交给她的包袱拿过来从中取出一件画了太极图的道袍穿上,然后又从随身的包袱里面取出了朱砂之类的物什儿。正当要下笔之际,他说,众人都散了吧!这里不方便外人看着。于是婶子便把众人都推出了院门,这时老先生才说,把你男人的底裤也脱了吧!婶子就默默的照做了。 老先生看都差不多了,便手执朱砂笔,抬头闭眼,对着天空念念有词道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显神灵,六丁六甲神兵助我行!之后大喊一声破!!!,那笔上便溢出了红色的汁液了。 老先生便用笔在二叔的身上画起了符,从额头开始一直到脚上,连那活也让他巧妙的画成了红色。脚底板上也都画上了两道小小的符咒。说来也奇怪!在老先生刚刚把符画完之际,二叔便有了反映,先是口吐白沫,一会后眼睛也睁开了。然后便问:我这是怎么了啊? 婶子看到二叔醒了过来,破涕为笑,上去便要去搂他的头。先生大喊:慢着!二婶被吓了跳,站住了脚。那先生又道:现在谁也不能碰他!一碰我的法便让破了!然后回过头去,说:后生!你昨天晚上去了什么地方?听你媳子说半夜子时才回到家的! 二叔便对先生讲了他昨晚的始末。老先生听了,大惊道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知道好坏!什么地方都敢去?然后又道:你躺在这里别动!等什么时候我让你起来你再起来!我今晚便去那五龙庙去看一看究竟!多半那庙是让恶鬼给点了去!想来那恶鬼可以占据庙宇,也不是什么等闲的小鬼!说完之后,老先生也随着二叔盘腿坐到了地上,调息了起来。 是夜,老先生吃过婶子做的晚饭后,穿着道袍、挎着百宝袋、手持桃木剑出发了。二叔还是躺在那块石板上,瞪着两只眼睛看着那深邃的夜空;蛐蛐儿在那石头逢里叫的正欢。他嘴里狠狠的骂了一句日***妈的!,婶子从收拾完饭碗从屋里出来,手里提着小板凳儿静静的做到了他的身边。

解咒之法和黑色脓水


五龙真君显圣

《椤湮神咒》前言&目录

第二天天刚亮,二婶便又进城去了,她这次再也不敢贪那小便宜,凡是要买的都一定是挑好的、贵的来买。买的那店家个个的眉开眼笑。


文|梁野

话说这老先生离开后,便径直驱着那鬼轿来到了百里之外的穆家庄的一户人家院中,还没下轿,便听到屋内人说话了,那声音显得有些惊奇。“师兄!你怎么来了?”说着便拉开了门,此时正值夜半丑时,天黑的只能看到个影子。

话说二叔和二婶正一个躺着一个坐着看天上的星星,说话。突然看到远处飞来一顶轿子,黑幔白帐,上面还挂着一盏白灯笼。极像了给死人烧去的那轿子。当下二人便慌的没了主见,二叔说,你快跑!我身上有先生画的符不怕!你快进屋去!我在这里档着这狗日的东西!二婶听了二叔的话刚想跑,却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他回过头去时,那顶轿子已不见了踪影,而院里明明站了的是那位白天请了的先生。

*前情提要:我叫陆福生,是个富家少爷,民国十五年十月初一我在家中发现了一张古怪的皮,不明不白就中了一个咒,这是来自远古神灵最阴邪蚀骨的椤湮神咒,可当时我还蒙在鼓里,危难之际一块名为“璇玑”的墨玉助我驱邪,却也带来了无尽苦恼……*

老先生在门外答道:来看望看望师弟么!说着便进了屋。

她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问“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现在:我陷入昏迷之时,阿兰道出了我在山中中邪的实情,众人一筹莫展之际,法济出来解围,说起了三更噬魂咒的前世今生……*

只见一裸着上身,下边穿着白色底裤,大约50多岁的老汉端坐在床上,身边桌上的烛台早已点上了,正噗噗的燃烧。老先生走进去坐到椅子上,说,师弟近来可好?

老先生用手捂着胸口,嘴角还留着一丝血迹,他说“我刚刚到,坐的五鬼抬轿!”

解咒之法

“好!好!肯定好!嘿嘿嘿…”说完便露出了淳朴的笑脸。

“五鬼抬轿!……”二婶当时便说不出话来了,“那…那我怎么没有看见…?”

法济踱了几步,目光愈发深邃。

“呵呵呵!”

“嗯!走了!”

“贫僧曾听先师说过,咒术乃是灵界的规矩,三更噬魂咒既然称为‘三更’,便是在中咒者昏迷的当日夜里的三更时分生效,若是熬过三更,咒术便会失效。”

“想必师兄前来,必定是有什么要事吧?我看你神色慌然,精力大不如前哇!”

“哦!那…那…也不进去喝口水啊?”二婶说了这话,当下却又后悔了。

我爹听到法济说有救,顿时神色舒缓了不少,但是李小花在旁边插了一句,令他片刻又紧张了起来。

“实不相瞒,前两日碰到个硬茬子!差点要了我老头子的命!中了他一掌!又接二连三的做法…唉…”

“哈哈哈…你这婆姨倒有趣…还想见着鬼哩!…咳咳…”说着便进了屋里,临进去时说“把你男人也叫起来吧!”

李小花跟法济问的是:“师父,若是这妖物不依规矩,宁可肆意妄为,就算过了三更也要取我兄弟的性命,我们又能如何?”

“到底是什么邪东西还能伤得了师兄?快快说来与我听!”

二叔和二婶进了屋之后,那老先生便问道“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法济点了点头说:“既然是规矩,便有令行禁止。若是妖物肆意妄为,必会遭受咒术反噬,一个不小心便会形神俱灭!”

于是,老先生便把这两天的始末对自己的师弟述了一遍。老汉听了大惊失色,道:我等在此处足有30多年,居然生了这等厉害的东西,还以为你下太平呢?真是惭愧惭愧!

二叔答道:“现在还没有…”

疾病,“就算这妖物不肯善罢甘休,破咒之后还能侥幸活下来,但修为也已大为削弱,”法济似乎颇有信心:“届时凭借我与你师叔的法术,也能找着机会给这妖物致命一击。”

“我看这孽障修炼了快有五百年了,肯定是近日才到我们这里!这东西现在已经到了鬼仙的地步,不是你我能够除掉的!所以…”

“哦!”老先生抬起头来,抚着颔下那几根白胡子说“那就好!看来我当初做的是对的!我给你身上画的这全身符只能保你三天的寿命,如果三天之内不能重新点上你肩上的那两盏灯,那神仙也没了办法!”

众人听完法济所言,纷纷点头赞成。

“所以你想请祖师爷前来…”

二婶在旁边问道:“那老先生今天去怎么样?”

见在场众人再无异议,法济才说:“既然大伙再无异议,那么从此时此刻起,咱们便要同心协力一同抵御妖邪了。”

“唉…本来我已请了五龙真君前来降了此孽障。不想,那人家的婆姨贪小便宜,弄了些下等的供品,那五龙真君大怒之下掀了供桌,抚袖而去!由此,我想请祖师爷前去说个情,必竟是点了他的庙宇为非作歹!”

“唉!这妖孽神通广大,看来老头子我拿他没办法!”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哦!原来如此!那师兄此次前来定是要我助你烦请祖师!”

“什么?”二婶一听这话,一失手把刚给老先生倒的水连杯子掉到了地上。双哭开了“那可怎么办呀?”

法济随即吩咐道:“除了陆小施主的床榻,将房中的所有家具摆设全部清空,另取丹砂、黄纸、火烛、米浆来,多多益善!”

“是呀!我也是没办法,现在法力锐准,连起坛都快起不动了!所以特来请师弟助我!”

二叔在旁边吼道,死就死了!哭甚求了!二婶听了二叔的训斥不但没有止住反而哭的更伤心了。

我爹立刻吩咐管家蓝友全按法济的要求进行后续准备。

“师兄客气!…诶…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如何?”

老先生坐在地上,思虑了半天,说“总是会有办法的!你们两口子先不要着急!快去睡觉吧!”

法济转头又跟法行说道:“师弟,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看来今夜我们两人要重拾旧行头了。”

“那日受伤后,我自己调养了一下,但这胸口还是有些疼痛!”说着,老先生便脱了他的罩衣,毛衣光了上身。只见那伤处有一个深红色的掌印,好像随时都会从那地方有血渗透出来。老汉让他坐到床上,下地取了银针、符纸等东西来。他先把针针扎到伤处,然后烧了符纸水给老先生喝下,最后采用祝由之术施以治疗。

说着便端身直坐,闭目调息起来。二叔和二婶便也不再说话,纷纷上床睡觉去了。

法行点头道:“师兄所言甚是,我们出家人理当如此。”

所谓祝由之术,是一项崇高的职业,它曾经是轩辕黄帝所赐的一个官名。当时能施行祝由之术的都是一些文化层次较高的人,他们都十分的受人尊敬。祝由术包括中草药在内的,借符咒禁禳来治疗疾病的一种方法。“祝”者咒也,“由”者病的原由也。本法在中国广为流传.多由师傅带徒弟的方法,口传心授。

话说,第二天,老先生的精神好了很多。在吃饭的时候,二婶又问“先生今天可有办法?”

法济见法行毫无异议,叹了气道:“佛祖若要怪罪,便由我一人承担就是。”

此时再看那二叔二婶,二婶正买了东西急匆匆的往回赶。此时的二叔在家里却躺倒到了地上,脸色发青,口吐白沫,眼睑上翻,全身僵直,如死了一般。等二婶回家看到这一幕,惊得丢了东西,跑回屋里寻那老先生,可此时那能寻得。出来后,抱着二叔嚎哭了起来。四邻们听到后,又纷纷赶了过来,帮着把二叔抬进了屋里。心软的也哭哭啼啼,多嘴的便说看来是活不成了,小胆小的便缩了脖子躲到一旁,胆大的劝二婶快快准备后事吧!

“没有!”二婶听了,心中不觉懊恼。端了饭碗到一边去,走的时候念念道:“这什么破庙!干脆拆了去!让鬼占了去这神仙们也不生气!”说完便到一边吃饭去了!

“师兄言重了,此番应敌,你我共同进退!”

在当这边哭的热闹,说的慌乱时。两个老人进了院门,看到这种情况,赶紧上去施法救治,好在二叔的身子慢慢软了下来,也不再翻白眼,口里也不吐白沫了,只不过来是昏迷着醒不过来。他们二人做完这些后,驱散了众人,重新开坛施起法来。他们一人咬破中指书符,这符可不是一般的符,而是给天上太上老君的信。写了好一会才算完成,之后便是摇铃舞剑,焚符念咒,折腾了大半天。待歇下来后,二婶问:现在做什么?

二叔正待动筷,老先生一拍桌子哈哈大笑着说“有了!”

法济点了点头,随即与法行低声商议了几句,二人将身上佛具一应取下,妥善收好,法行随即带着佛具离开了。

老先生回道:“等…”

二叔赶忙问“什么有了?”

法济又唤了蓝友全前来,安排了诸多后续事宜。

“那…那等到什么时候?”二婶又问。

“有办法救你了啊!幸好你婆姨提醒!”

蓝友全旋即吩咐陆府上下做好准备,将丫鬟女眷一应安置于我娘所在的后宅,然后是家丁护院们派发棍棒,分派哨岗,原本早上还是喜庆的陆氏宅院,如今如临大敌一般,一家老少心里都是忐忑不安。

“我们也不知道!”

二婶听了也赶快跑了过来问什么办法?

李小花见师父将众人一一安排,唯独漏了自己,急忙抢了一个空隙上前问道:“师父,我做什么呢?你可不能把我拉下了呀!”

之后,他们二人便跪到了坛前,口中碎碎念叨。二婶则在屋里陪着二叔坐着。

老先生说,即然是这庙是那五龙真君的,那就请他们来收了这妖孽。

法济说:“怎么可能呢?印智啊,你此番另有重任。”

天色已慢慢的暗了下来,如果亥时一过二叔这条命可就要完了。二婶坐在房里,哭一会出来看一会,只见那旗幡纹丝不动,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可是自己却没有半点的法子。最后哭的越来越伤心嚎了起来。

二叔和二婶也大叫着是呀?那有别人占了自己家不管的。不过,只怕那五龙真君的庙多了,那能会理这么小的一个破地方。

说罢法济将李小花拉到一个角落里,窃窃私语了起来。

大概在酉时吧!突然东南风大作,那旗幡都被吹的直直立了起来。天上龙吟阵阵。那师兄弟二人在坛前抬起头来看着这景色,心中高兴了起来。看来是五龙真君要来了。

老先生听了,说:“那到不怕!如果他们不来,那我就让祖师爷说个情!”

李小花听完后,突然嚷道:“不会吧?师父,你就让我去吃些东西,我又不是窝囊废!”

正说话间,哗的一道白光,那五龙真君还是昨日那装扮,紫金冠、金甲袍、宝石剑、皂面靴。他立道法坛前面,道:即然是老君说情,那我便助你们一助!谁随我一块去?与大罗金仙一块战斗的机会可不多哦!

当日吃罢饭,老先生便指派二婶去了城里,让他买些水果香烛回来,都要最好最贵的。并让他快去快回。

法济道:“叫你去你就去!莫要再多言!”

老先生没想到这五龙真君还会让人随他一块去,便道:我去吧!

二婶收拾了一下,当下便跑着赶去了城里,话说他到了集市上后,心想,买什么最好最贵的,只要看着好没有毛病的就好了,也不用花太多的钱了。于是她便瞒着买回来的东西只有香烛是最好的,因为他怕那老先生鼻子叼闻了出来。

所谓师命难违,李小花推脱不掉,便先去后厨伙房找东西吃。

听到这话,那老汉师弟那肯,对师兄说:还是我去吧!你有伤在身。再者这小兄弟还需要你急时救治!我去比较合适一点。

是夜,老先生立于供坛前,朝着东南方向,上面摆着各类供品,焚首香点着烛。他口中念念有词,左手摇动招魂铃,右手舞动桃木剑,脚踏七星步,轻挑黄纸符。那符无火自燃,瞬间化成了灰烬。不一会,只见立在一旁的旗幡飘动,东南风起,二叔和二婶立于一旁,身子一颤,明显感到一股湿冷。

这时候阿兰也回到伙房里帮着蒸了些馒头面点,大伙一起把晚饭草草吃过,待到夜幕降临之时,这小丫头似乎愈发不安了起来。

老先生听了这话,也在理,便说:那好吧!师弟小心!

这时,在那天空中有一个声音问道:“道长何人?招我何事?”

李小花见她神色不定出了后门,便跟着去看,一眼便看见外边树荫之下的墙头上,正蹲着那只夜猫子。

话刚说完,那五龙真君和老汉师弟就不见了踪影。二婶在门口看的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老先生抬头道:贫道乃老君门生,逢着这个小兄弟被鬼灵所欺,本想助他一助,不曾敌不过那孽障!特烦仙师前来为民除害!

他就听阿兰跟这只夜猫子说:“长梧,我真的好担心福生少爷!少爷今夜怕是凶多吉少,你听我的话,你去保护少爷好不好?”

话说那五龙真君和老汉师弟要赶去那五龙庙,那妖孽已好像知晓了情况,化作一团青烟正要遁去。五龙真君法眼一张,施下一道巨雷闪电顿时把那妖孽击落到了五龙庙前。老汉师弟也咬破中指,在右掌中画了一道雷霆符,默默念动咒语,一伸掌落下一道雷去。只惜被那妖物一闪身躲了过去。五龙真君在一旁看了,道“你不行!看我的!”然后又连着施了几道雷电,把那妖物团团困住。大声骂道:大胆妖孽,竟敢点我庙宇,毁我名声。该死该死!又看到那妖女只穿着罗织汗杉,又骂道:光天化日之下,居然穿着如此风骚妩媚!有伤风化!十足该死!十足该死!

“那恶灵欺扰凡间,世间自有定数。我岂能逆天而行之!再者,那恶灵与我何干,凭何助你?为何不请你仙师老君前来助你?”

长梧“咕咕噜”的回应了一声,浑身的羽毛抖了一抖,一副很不情愿的模样。

此时的那妖孽,早已跪在了早上讨饶,她那银铃般的声音在天际响起,道:民女乃大宋元丰年间人氏,本名陈绣莲,一日与独自己上山前来拜祭真君,却不曾想遇到歹人,在这庙里被人强暴而后被杀。因此而不得投胎转世!只能在这庙里修炼,曾经两度出去流浪他乡,今日回来,只不过想与那小孩玩上一玩罢了!却不想闹出这等祸端,还望真君恕罪!而今我已修到鬼仙地步。前两日那道士前来,我也不并曾取他性命。还望真君饶命!小女子只求有朝之日遇上那得道仙人,渡我成仙!还望真君饶命呀!说完,便俯到地上嘤嘤哭泣开来。

“素闻五龙真君圣德,本此小事亦不敢烦扰于真君!可这恶灵是占着你的五龙神庙而为凶做歹!所以才烦请仙师!”

阿兰眉头皱了皱,低声哀求起来:“你听话嘛!你就守在少爷房门边上,我给你找你最喜欢吃的螺蛳,好不好?”

老汉师弟听了这话,心中不免动了侧隐之心。可是一旁的五龙真君却不以为然,他厉声吼道:小小鬼魅也想妄图仙径!休想!不知廉耻!说完便又施了一道炸天雷下去。

老先生说了这话,天空安静了少许,又听闻道:吾世之庙宇不下千座,吾怎么能一一顾烦的来。吾还有要事在身,急走急走!

长梧一听这个眼睛顿时亮了,“咕噜”回应了一声。

那妖孽看到五龙真君并未因已一席话而有饶恕自己之心,当下便迎着那天雷飞了起来,口中念念咒骂道:

“仙师行路渴乏,待坐于此歇歇片刻,我这已备了酒食点心,水果甘露。吃喝一番岂不很好?”

阿兰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来,只见她将手臂轻轻一扬,长梧顿时飞了起来,在空中打了个转,往我房顶方向飞了过去。

老天老天,汝是贼公。

“嗯!那倒也好!且叫这两生人回避!”

阿兰望着长梧远去的身影,喃喃道:“少爷,你可要快些好起来啊。”

天道无常,难容奴身。

老先生回过头来对二叔二婶道:“你们快快进屋去,我不叫你们你们不许出来!”于是他两人便慌慌忙忙的跑了进去。

天边的夕阳渐渐落下,陆宅的灯笼陆续点亮,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今日寂灭,万万不从。

只见门外白光一闪,便又听到刚才那个声音说起话来“有劳道长费心!”

到了二更时分,厢房内的法济和法行二人均已换上了一身道袍。

老天老天,汝是刍狗。

二叔和二婶那里见过这阵仗,偷偷的趴到门缝里朝着外面看,只见那五龙真君头戴紫金冠,身着金甲袍,腰配宝石剑,脚着皂面靴。坐相端端正正,威仪出众。

法行将香案摆好,燃香祷告了片刻,再将香案前的金水丹砂注入一大碗内,待搅匀后,法济已取了一叠黄纸踏上法坛。

高高在上,不睁狗眼。

他伸手取了供案上的东西,拿到鼻子边闻了闻。突然大怒起来,大声骂道:小小道士,居敢欺我!说罢,伸手推翻供桌,抚袖而去。二叔和二婶在屋里只看到一道白光闪过,屋外便没了动静。他们赶出房门,只见那老先生呆呆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待他们走过去,老先生突然回过头来怒声大骂道:让你们准备最好的!你们怎么……这下好了!就等死吧!

只见他右手持笔,左手持纸,奋笔疾书了起来,一边写一边念念有词,似乎念着:“玉清大将,六甲宣行,真符速召,往赴坛场。”

奴今去也,你母长存。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的二婶直接跪到了地上,他战战兢兢的哭着说道:都是我的错,我一时贪了便宜,就买了些中看又便宜的。本想着可以少花点钱,可是没想到…说着泣不成声了。

他转口又念:“九天召命,六丁奉行,玉女神化,速降神光。”

老天老天,汝为娄蛆。

老先生站在一边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人在做,天在看呐!”

只见金水丹砂在黄色的符纸上迅速的勾画出一个个奇异的文字和图像,法济一时间笔走龙蛇,挥斥方遒。

浮游蚍蜉,寄身臭坑。

然后回过头来道:本来这五龙真君只要吃过了咱的东西,他就得替咱们办事!可现在…唉…说着他又深深的叹了口气。

法济写完一张,法行就接过来以浆糊黏于窗格上,如此周而复始,一个时辰过后,整个书房都已经贴满了这种符箓。

说是主宰,其实长虫。

“那…那…现在我们怎么办?”站在一旁的二叔说道。

这些符可以祛散妖邪!也可以起到示警的作用!

今母去也,儿孙长留。

“现在…等明天吧!明天让你婆姨再到城里去上一趟,挑最好、最贵的吃喝买回来!只有只祖师爷出面了!”说完便落寞的回到了屋里。

法行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然后才回报法济道:“师兄,符已经妥当了。”

此时,天间风云异常,听到这段话老汉师弟和这五龙真君皆是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个畜牲居然会以身骂天。如果让他成功,那他便可以真的荣登仙班,如果不成,则会形神俱灭。

他们夫妇二人收拾完了外面之后,二婶死活也不肯进屋里去,她觉得自己动不住老先生的一片苦心,无脸见他。可他们并不知,老先生此刻并不在屋里,早已使那六丁六甲遁术乘着那五鬼轿离开了。于是他们二人便在门外过了一夜。

法济点头道:“师弟,你我同心协力,待三更一到,熬过今夜子时,那‘三更噬魂咒’就会失效了。”

就在这时,天上连连降下了几道天雷,炸的那五龙庙前草木皆飞。其中一道天雷顺着五龙真君施下的雷电顺势而下,两道雷电汇聚到一起,足足有两米多粗,照的整个山顶上亮如白昼。那妖物现在仰着头,脸色煞白,衣袂飘飘,口中还在不停的咒骂着老天,迎着那雷柱直冲而上。只听得“轰隆”一声,也看不见那妖物了,也看不见那雷柱了。只有那隆隆的声响震耳欲聋…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望君自重)

法行皱了皱眉头,低声问道:“师兄,咱们尽力是尽力,可待会若是形势不对,你可还有退路?”

五龙真君站在那去层上,身边有着黑、白、蓝、紫、黄五条龙也在去层里剧烈的翻腾着。慢慢的一切都好像静了下来。老汉师弟站在五龙真君的旁边,默默不语。只听到五龙真君说道:该死!孽障!便转身走了,也不管老汉师弟,他那里懂得腾云驾雾之术,赶忙施起那六丁六甲遁术稳住身形,缓缓落到了五龙庙的门口。

法济听了摇头道:“此番背水一战,怎么会有什么退路呢?”

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五龙庙的庙门也飞了进去,山顶上一片狼藉。他拾了地上一根还燃着的木头,走进五龙庙。从那个泥塑的五龙真君身后找到了那个姑娘残缺不齐的尸骨,把他抱了着,立定身形施了五鬼抬轿之法朝着二叔家赶去。

“你我皆是修行之人,即便他人遇到妖邪作祟,也要尽力而为。更何况我等受了陆老施主的大恩,岂有不尽心竭力之理!”

那女鬼一灭,这边的二叔当即便清醒了许多,可还是无力动弹。老先生看到这情况,高兴的说,有救了!有救了!

法济说完此话,眉目之间俱是肃穆之色。

那五鬼抬轿夜行千里,此时,老汉师弟已经到了院里。老先生把二叔抬出院子,让他跪到早已备好的神坛前,老汉师弟从怀里掏出一截尸骨握在手中,口中暗暗念动咒语,那尸骨的一头噗嗤一声着起了火。老先生也在一边结了手印,附和着老汉师弟。只见老汉师弟把那尸骨着火的那端朝着二叔肩膀的两边分别击打了两下。然后又结了手印,念着咒语祷告了一会才算完毕。

法行见了紧忙低头道:“师兄所言甚是,咱们尽力就是。”

说来也奇,二叔的身子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他站起来高兴的感谢着两位师傅。当然,喝酒吃肉,热情款待那是后话。

说罢,法行双手捧起香案上的桃木剑,恭恭敬敬的递给了法济,法济接过桃木剑时愣了一愣,突然问道:“师弟,你听!是不是下雨了?”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望君自重)

法行贴近窗格一听,只听外面响起了淅淅沥沥的下雨之声,紧忙回到法济身边说道:“师兄,看起来有些不对头……”

这时候外边传来三声锣响!

两人互看了一眼,面色冷峻至极,几可滴水成冰。

他们心知肚明。

此时此刻,三更已到!

黑色脓水

法济突然双目睁圆!

他二话不说,握紧桃木剑,迅速取了几张符纸,挑在烛火上迅速燃起。

待符纸燃尽后,他以灰为墨,以剑为笔,迅速在自己的脚下写下“魁罡”二字,然后左脚踏一字,右脚踏一字,身形挺拔而起。

但他毫不停歇,暗自运了一口真气,接着左手握拳结出雷印,右手则持剑凌空画了一个鹤诀。

这时候就见外边窗格上一记电光闪过,随即是几声暴雷之声。

淅淅沥沥的雨迅速的开始转为暴雨,庭院里一时间狂风大作,只见那些雨水被狂风吹了起来,纷纷打在书房的窗纸之上,发出了“噼里啪啦”急促的响声。

法济一看,眉头皱了起来,脸色变得铁青。

法行急忙喊道:“师兄,符要烂了!快快施法!”

但见法济仍在犹豫不决,法行又喊道:“师兄,不能再等了!这妖邪能驾驭风雨自然之力,实在非同小可!快速速召六丁六甲神将相助!”

这时候,只见房外电光闪了一闪,将窗户外的庭院瞬间照得透亮!

只是瞬息之间,却令这师兄弟二人冒了一身冷汗!

只见忽明忽暗的电光里,隐隐约约冒出了一个黑影来了,这个黑影摇摇晃晃,形状变化不定,隐约可见到其上黑气乱窜,这时候就听窗户外面渐渐传来了“呜呜呜”诡异的呼啸之声。

这呼啸声猛然高涨,顷刻间如闷雷炸响!书房的窗纸顿时纷纷破裂开来!

法济一听,立即持剑结印,闭目念道:“吾呼六位神,元阳甲子君,急来急速应,愿君济吾身。魁魓魅魑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这是“神将现行咒”!

可以直接借来六丁六甲神将!

法济念完咒,剑指鹤诀而出,凌厉非常!

这时候,只见到坛前香案上的飞起十二个三寸高的草人来了,这些草人四肢俱全,个个手里拿着桃木剑腾空而起,纷纷落于窗前,二话不说便将手里的木剑狂舞而出。

窗格上冲出了一团一团的黑气,尽皆被这些草人手中的桃木剑斩断,发出了凄厉的哀嚎之声!

法行骂道:“你这该死的妖物!我师兄请来的六丁六甲神将厉害吧!还不速速退去,免得待会儿形神俱灭!”

那窗外的黑影呼啸声渐渐消减了下去,法行还以为妖物正要知难而退,没想到就在此时,异像发生了!

这黑影猛地涨大了起来,接着“砰”的一声,如同炮仗一般,突然爆裂了开来!

那些爆裂的碎片纷纷溅到窗格上!

法济法行只闻一阵腥气袭面而来!再定睛一看,二人惊出一身冷汗!

只见那些碎片一沾到窗格就化为黑色的脓水,顷刻便将红木窗格全部腐蚀。

黑色的脓水又黏又稠,其中隐约有蛇形的东西在钻进钻出,纷纷融合堆聚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堆了一堵墙出来,只是晃晃悠悠的跟冬天的猪油冻一般。

随即是一声诡异的尖啸!

法济心中一惊,暗道不好!

只见这些脓水堆成的墙,正往房内缓缓推了过来!

那些原本站在窗格前舞剑格挡的草人,被这黑色的脓水一沾,四肢渐渐变得沉重了起来。

法济定睛一看,只见这些脓水又浓又黏,草人们不到一会儿都被糊成一团,哪里还挥得动手里的木剑!

法济扭头冲法行急喊:“师弟,快快保护陆小施主退出房外!”

此时的我裹着被子在床上躺着,仍是昏迷不醒。

法行急忙退至床榻边,也没空多想,两手拖起裹着的被子,连人带被就给背了起来,二话不说往门口冲去,到了门口用力一拉,心里就凉透了!

原来这师兄弟二人早先便预备好了要将书房全部封闭,没想到如今却是作茧自缚!

为了防止黑气渗透,他们早已将门窗用六丁六甲符全部封死,就连书房外边都已反锁,而且不仅仅是反锁,更是以蜡封住了这房中所有的空隙,就连锁眼也不例外!

如今就算手里有钥匙,也开不了门了!

而之前预备的铁锤,全都放在靠窗的一角,如今早已被那些脓水淹没。

没想到这妖物实在是太过狡猾,居然没走正门,反而从靠近窗外的庭院攻了进来!

这妖物还裹挟着一场暴雨化了大半的符纸,使得房中贴满的六丁六甲符全都失了效用!

粘稠的黑色脓水趁此机会,一下就攻破了以草鬼作身借来的六丁六甲神将的封锁!

玄门崇尚水,道家崇尚大禹制水之力,没想到这回倒是碰上个硬茬!

一个妖物,更是把水使得出神入化!

这实在是令人气恼!

法济心中忿忿不平,虽然手持桃木剑且战且退,却一时间早已狼狈不堪!

待他退到门口回头一看,只见法行背着人,居然还楞在门口,法济顿时急得大骂:“快开门啊!愣着干啥!”

法行苦笑道:“师兄,锁眼被蜡封了……铁锤在窗角……”

法济一听急的干瞪眼。

此时此刻,黑色的脓水已将六丁六甲神将附身的草鬼尽皆吞噬,重新聚集成了一堵厚厚的墙,正步步紧逼了过来!

整个厢房都散发出浓烈的腥臭之味!

师兄弟二人挤在门边,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上一章:13三更噬魂咒

>>>下一章:15后招迭出

========返回目录========

本文由奇幻城娱乐网址发布于疾病,转载请注明出处:悬疑小说,椤湮神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