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幻城娱乐网址 > 疾病 > 且谈善良,当残缺遇到残缺

且谈善良,当残缺遇到残缺

文章作者:疾病 上传时间:2019-11-26

图片 1

“一个始终不被人善待的人,最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

        “一个从未被善待的人,最能发现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这是电影《芳华》里我印象很深的一句台词。电影以文工团女兵萧穗子的口吻和视角,叙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起的一段故事,故事的主角是刘峰和何小萍,两个善良却命运坎坷的人。

《芳华》是最近几年来我看过的最打动我的电影之一。

图片 2

《芳华》海报

当片尾曲《绒花》响起的时候,我还沉浸在情绪里,不愿起身。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

         刘峰是文工团的“活雷锋”,去北京出差要帮战友带大包小包的东西,吃饺子时破了的饺子都是他的,炊事班的猪跑了要他帮忙追,唯一的大学进修名额让给了他人,战友结婚还要帮忙打沙发······脏活累活都是他的,好事还愿意拱手相让,时代铸就了这样的     “活雷锋”,在文工团他就像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儿搬。也许是他太好,太善良了,以至于大家都习惯了这样的存在,把刘峰的善良当做理所当然,在内心甚至将他符号化了,觉得刘峰这样的人就该为大家服务,就不该有私心。所以,当刘峰在听了邓丽君的歌,终于鼓起勇气向林丁丁表白,并强行拥抱她后,被看到的战友认为是林丁丁“腐蚀”活雷锋。而在林丁丁心中,“活雷锋”的形象也轰然倒塌,就像她跟郝淑雯说的,“别人都能摸,就他不行,不为什么,就因为他是活雷锋”。可见,当一个人的善良成为标签,成为符号,带来的不见得一定是好处,可能更是负担,更是枷锁。当对你的道德要求加高,你再想做普通人的事也不那么容易了,因为你是“活雷锋”,是楷模,所以你的一举一动都要符合榜样的要求,都要有高度,也就是说,要维持你“活雷锋”的 形象,远比建立它更难

这部片子记录了一代人的青春,时间横跨30年。导演冯小刚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文工团情结”,以他的话来说,“我讴歌他们的青春,用这个电影再爱他们一次。”

我国西南某部队文工团。

         更何况,刘峰的善良更少了些锋芒,少了些原则,一般人在不触及自己利益的前提下的善良已为人称道,而刘峰更是损及自己利益成全他人,在抗洪救灾扭伤腰后把上级给的进修名额让给别人,自己甘做“万金油”,在文工团继续打杂,放弃了大好的前途。虽然有不舍林丁丁,不想离开文工团的因素,但这份牺牲也算大了。

他做到了。把“老炮儿”演绎得惟妙惟肖的他,捧出了一部真诚的电影。“老炮儿”最终,还是回归于内心,忠诚于自己。他拍出了属于那个红色年代的真实的青春,爱情和人生。

他叫刘峰

“触摸”事件

我一直对反应大时代背景下小人物的命运的小说或电影相当感兴趣。作者严歌苓的作品大多都属于这样的类型。而这部由她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带着一点自传的性质。

他是一个好人,人人都说他就是“活雷锋”。

       再说何小萍,从苦难的家庭来到文工团,本希望命运能被改写,却还是免不了被欺负被忽视被嘲笑。先是报到第一天因为体味重被郝淑雯嘲笑,又是“军装照”事件,“假胸罩”事件,因为体味大男兵不愿意和她合舞······她就是一个生活在文工团底层的人,承受了不解和嘲笑,却一直默默隐忍。而刘峰的关怀,就像一束光,照进她黑暗的生活。刘峰像对其他人一样地对她好,却因为这个姑娘从小少被善待,而被她格外珍视。也许正是“一个从未被善待的人,最能发现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刘峰即将被下放,只有她去送他,那个漫长的军礼,有感激,有不舍,也有爱情吧?这种难得的善待在何小萍心中被酝酿成淡淡的喜欢,却一直埋在心底,未曾说出。

它是以一位叫“穗子”的女文艺兵的视角而讲述的。故事主要围绕着男一号“刘峰”(黄轩饰)和女一号“何小萍”(苗苗饰)的命运而展开,同时也刻画了文工团里的一群人的青春、爱情和随着时代变迁的命运。

在文工团,东西坏了找他,猪跑了找他,连在食堂吃饭他也挑着破了皮的饺子吃。去一趟北京回来,他就会帮同事捎来大包小包的物品。就连去院校进修,这可是改变命运的机会,他也要让给同事。

        越战来临,刘峰和何小萍都上了前线,从此,影片画风陡转,从浪漫抒情到残酷现实。刘峰在战争中失去了一条胳膊;何小萍为了救人成为英雄,却因见多了战争残酷加上坎坷生活,经不住突来的赞美而精神失常。在文工团最后的慰问演出中,何小萍听到熟悉的《沂蒙颂》,那是刘峰与她合作过的舞蹈,她独自来到屋外的空地,翩翩起舞中恢复了正常。

故事里充斥着大量的时代因素——红色歌曲、文革的结束、中越战争、改革开放、文工团的解散等等。前半段,影片的长镜头细致地刻画了这样的场景:女兵练舞时婀娜曼妙的身姿;男女兵们在一个泳池游泳,女兵们游泳后裹着一条毛毯,恣意地展现着自己年轻的让人想犯罪的窈窕身材;暗恋的男生递过来两个西红柿便一脸娇羞的笑;一群人头顶上盖着红布偷偷地听邓丽君歌曲时的陶醉......

刘峰善良,还超乎常人地心灵手巧。同事要结婚,可是买沙发太贵,他就亲手打了一套沙发出来,送给同事。

独舞

图片 3

图片 4

       善良的刘峰在战争结束后继续生活,却屡遭挫折,纵然这样,在很多年后文工团成员再聚会时,岁月在每个人身上都留下了痕迹,唯有刘峰和何小萍神情温和,对他人依旧温和以待。也许善良不能让你收获什么物质回报,不能保证你大富大贵,但内心的富足,安宁是替代不了的。

这些片段都充满了荷尔蒙的味道,在革命歌曲的映衬下,一群人的青春就这样上演着。看到其中的一些画面,尤其是游泳的那一段,年轻人们的欢笑声和阳光、水波混杂在一起,让我联想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

她叫何小萍

迟来的拥抱

但从“活雷锋”男主刘峰被荷尔蒙熏昏了头,在邓丽君的歌曲的刺激下,去向他的女神“丁丁”告白,一冲动拥抱了她,结果反而被她举报“猥亵”而被上级发配到野战部队参军之后,电影的画风彻底变了。人物在时代的洪流下,难以决定自己的命运,这时,时代和命运的残酷性显现出来。

在她6岁时,父亲就被抓起来了。跟着母亲改嫁的她,感受不到善意,没有受到过善待。

       关于人性本善或本恶的争论,自古就未停息,善良也许不是本能,也许是后天习得,但在善良不被珍视的情况下还能否坚持善良,在善良被忽视的情况下能否保持本心,就是一个值得权衡的问题。同时,也该反思自己,自己是否善良的过了头,是否失了原则,让了底线,你的善良,必须带有锋芒!坚持善良,不是因为我们要获取什么,在这个利己的时代我们也许更应该有些不为什么的追求,内心的淡定从容是汲汲然于小利所换不来的。善良,自足,温和,从容。人生在世,也许“立德、立功、立言”,是很高的追求,但我们也可以做平凡的小事温暖周围的人,给处于困境的人力所能及的帮助,给淡漠的人情带来一些温暖,也许对自己只是小事,但对他人可能就是莫大的安慰。做一个善良的人,在寒冷的冬天,犹如掌心化雪,滴滴晶莹

一直不受队友们待见,从小在家庭中得不到爱的女主何小萍只有在刘峰那里感受到温暖和接纳。在刘峰走后,一直无法释然。在一次文工团在慰问演出时,教练让她临时出演舞蹈女一号,她竟然拒绝了这梦寐以求的机会,借口自己高原反应身体不适。腹黑的政委发现她的谎言之后,不动声色地让她出演完“女一号”,突然宣布让她离开文工团,奔赴前线做一个战地医护人员。

她唯一一次被母亲抱着的机会是她自己争取来的——她狠心冻了自己三天,发着三十九度的高烧,让母亲抱着睡了一晚。

这样,男主和女主都奔赴了“中越战场”。电影毫无保留地展现了战争的残酷:身后的手榴弹被引燃活活烧死;被炸成肉酱的士兵;掉进湿地沼泽瞬间被吞没的士兵;满满一卡车的尸体;战地医院接连不断被抬进来的只留下残缺肢体的伤员们;年仅16岁谎报年龄当兵但全身被烧得体无完肤奄奄一息的小兵......

因为舞蹈,她逃出了以前那个环境。她以为到了部队文工团,在崭新的环境里,她会受到善待。

男女主的命运也彻底被战争扭转。

然而,生活并不如她所想象。

被枪炮击中胳膊动脉的男主拒绝立即被送去处理伤口,而是选择留在枪林弹雨的战场守护战友们的尸体....这时画外音响起:刘峰如果在这场战争中死去,将会成为一名英雄。而“女神”丁丁将会在文工团唱响歌颂他的歌曲。如果就这样死去,刘峰应该是感到心满意足的吧?

为了让爸爸在未来归来的那一天还能认出自己,林小萍决定给在边疆劳改的爸爸寄去一张军装照。可是她的军装迟迟不发,她就偷偷地拿了舍友林丁丁的军装去照相馆拍照。照片被照相馆挂在了玻璃上,舍友们发现了。于是一群人冲过来让她交出照片。她撕碎那张充满了梦想的军装照,塞进宿舍地板的缝隙里。

而女主也在敌军突袭医院的炸弹声中挡住了砸向体无完肤的伤员的屋顶碎片。之后前途未卜。

接着,又出了一个“假胸事件”。晒衣服的栏杆上挂着一个塞着垫子的胸罩,所有人在都一致认为,那个掺假的胸罩是何小萍的。一群人在走廊里拦住何小萍,逼着她承认,侮辱她,还动手扒她的衣服。

穗子作为被派往前线的战地记者忠实地记录了这一切。电影里她与女主何小萍见的最后一面,听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请你转告丁丁,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她。”

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何小萍才意识到,自己只是被这个集体排斥了而已。而什么原因,并不重要。

画面转到战争结束后。断了一只胳膊的刘峰见到了穿着病服的何小萍,她目光呆滞,已经不认识他了。

在文工团,唯一肯对她好的,不嫌弃她的,只有好人刘峰。

若干年后,过着艰难生活的刘峰与面容憔悴的何小萍再次相遇,刘峰给何小萍带来了拼接好的她多年前的军装照——照片上的她面若桃花,一脸青春洋溢。两人坐在长椅上,              相互依偎,背景音乐“绒花”响起,而我,再也止不住眼泪。

图片 5

“符号化”的男主

残酷青春物语

男主刘峰在影片里面是一个“活雷锋”似的好人,他热心地帮身边的人做一切的事。大家也习惯了他的热心,大事小事都不忘记找他帮忙,甚至连猪跑了也让他去捉。他也因此获得了部队多次的表彰奖励,所有的奖品奖状上都写着“好”字。他习惯了对别人好,别人也将他的“好”当作习以为常,习惯了享用他的好。在他的脸上,写着大大的“好人”两字,连英俊帅气的脸也给人毫无欲念的感觉。那清澈的眼神,温暖的笑,只融化了一个人:何小萍。在其他的人眼里,刘峰就是雷锋精神的代表,是没有喜怒哀乐的,正如他的脸上,永远呈现的是那副无公害的微笑,他的所有好事善举,都是天经地义的,是先进人物应该做的事情。他们将他的好视作理所当然,却唯独忘了他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刘峰喜欢林丁丁,他选择了勇敢的表白。他一时情动,拥抱了林丁丁几秒钟,却正巧被另外两个同事撞见了。

刘峰就这样被“符号化”了。他的存在,就如同那印在奖状上的“好人先进”几个大字,是和青春、爱情、冲动这些词无关的。

电影中画外音说:“那是个混账的年龄,你心里身体里都是爱,爱浑身满心乱窜,给谁是不重要的。”

这样的他,在邓丽君歌曲的激发下,终于压抑不住青春荷尔蒙的冲动,向“女神”林丁丁告白,并冲动地抱了她。林丁丁一脸惊恐,推开了他。

最终,林丁丁回了寝室编造了许多刘峰“腐蚀”自己的谎言。刘峰被调查了。所有人都觉得他是“流氓”,那些曾经事事找他帮忙,称赞他“活雷锋”的人,此时没有一个站在他这边。

图片 6

刘峰被文工团下放到偏远地区伐木连当兵。南疆战事爆发后,他又被调到了野战军的工兵营当副排长。

这件事成为了他命运的转折点。他被林丁丁告发成“流氓”,在被审问的时候,他彻底爆发了,撕破了“好人”形象,不顾一切地呐喊着:“我不是流氓!”

在战争中,他为了救陷于沼泽中的战友,胳膊动脉被子弹射中。他选择独自留下来看着战友的遗体,他试图去死亡,这样他就能成为一个“英雄”,而他的英雄事迹也许会被那个会唱歌的女兵林丁丁唱起来。他对“好人”和朦胧的爱情都有执着的念想。

影片里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丁丁对刘峰的拥抱如此恐惧?

经过残酷的战争,他活了下来,丢了一只胳膊。

有人对林丁丁的举动感到不解,面对一个事事优秀,长得也不差的男子的追求,看起来单纯的林丁丁为什么表现如此之过激?甚至先发制人,告发他为“流氓”?

图片 7

影片里有句话大概意思是:“因为他是雷锋,如果他们说我勾引雷锋,我还怎么有脸活下去?”

你触摸了我

活雷锋是不能有七情六欲的,因为他是时代精神的象征,如果背负上“勾引活雷锋”的罪名,那便是与整个时代作对,这可是非同小可的大罪啊!

电影《芳华》的小说版,英文名就叫做:《You touched me》。(《你触摸了我》)

林丁丁在强烈的心理冲突下,做出了诽谤式的“告状”之举,直接造成了刘峰“活雷锋”形象的倒塌和他被放逐的悲剧。

刘峰对林丁丁的后背触摸导致“好人”刘峰结束了他的英雄时代。

如果来分析林丁丁的心理机制的话,那她便是将雷锋的形象“投射”给了刘峰,因此,刘峰便是雷锋,雷锋便是刘峰,不分彼此。其他人对刘峰的态度,也是如此。因为他是雷锋,是时代精神的象征,所以无数的荣誉可以给他,可以理所当然地让他帮忙,但唯独不能接受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七情六欲的人,因为如果他是跟其他人一样的普通人的话,那“雷锋”就被亵渎了。他们无法容忍这样的亵渎。

刘峰为林小萍解围,做她的舞蹈搭档,将双手放在她腰间托举起她时,同样的触碰,却成了一束光,照亮了林小萍的心底,成了这个残酷世界给她的唯一温暖。

那刘峰对自己的“活雷锋”形象的态度如何呢?

“触摸事件”让刘峰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但他依然善良地面对这个世界,对所有人,至始至终都是这样。

在影片的前半段,我看到他是乐于呈现这种“好人形象”的。他心甘情愿地付出着,甚至在将自己上大学的机会都拱手相让的时候,他的脸上仍然只有那憨憨的笑。很多人说刘峰这样做是因为自己的善良,当然,我不否认他是善良的,但当这善良看起来有点过分的时候,尤其是原著里说到刘峰其实是被其他人“嘲弄”可是他却依然对人那么好时,我更愿意相信他那“好人形象”是他的“人格面具”,在面具之下,他将自我深深压抑着。如果说他被别人“符号化”了,而他有没有将自己“符号化”了呢?我们只看到,他对自己“活雷锋”的形象,是安之若素的。

一个好人,到最后,也是一个好人。

如果说在那个特殊的时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模式的话,那刘峰的模式便是无限制地对人好。不过在那个特殊年代,“压抑自我”是一件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图片 8

他一直暗恋着林丁丁。但他只能将他的欲望深深埋藏在心底。更深的压抑意味着更大的爆发。当他终于抵御不住荷尔蒙的冲动,拥抱了林丁丁时,所引发的恐慌如此之大是可想而知的。

谁最能识得善良?

但不可否认的是,刘峰是善良的。在所有人都欺负何小萍时,他对她伸出了温暖的接纳的手,这个时候的刘峰,虽然仍带着“雷锋式”的面具,但那发自心底的善,却是闪闪发光的。

谁最能珍视善良?

他没想到,他对大多数人的好,却被辜负,可是,他那由善所推动的不经意的善意,却温暖了一个更孤独的心灵,并同样被温暖地回馈。

后来,随着历史的变化,战友们的父亲都陆续得到了平反,而何小萍的爸爸却死在了牢里。

刘峰对自己的“雷锋形象”态度的转变开始于他被林丁丁“诽谤”,被“发配”到野战部队去之前,他将自己一大箱刻有“好人”、“模范”这些字的奖章奖品扔掉了。这个时候,他开始抛弃自己的“好人形象”,可是,这时候,过去的自我崩塌,他感觉自己被抛弃了,突然迷失了自我,这时,他的内心是碎片化的。

如果说自己被孤立她还可以忍,可大家对刘峰的态度真真切切的让她心寒了。所以在刘峰走后,她已经决意要离开文工团。

他被放逐到了边境,参加了“对越反击战”。他目睹了战争的惨烈和残酷,胳膊受了重伤,可他却坚持要留守战场,守着那些在战争中献出生命的战友们,哪怕下一刻是死亡。他为何要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不赶快撤离而要坚守?我认为一方面是出自于他的善良,他不愿抛下战友们,另一方面,是他对自我的否定——他还是接受不了被放逐的自己。他愿意用死亡换回自己的名誉。

她装病拒绝演出被戳穿,被上级发配到了边境去做医疗兵。

图片 9

在这里,何小萍目睹了战争的残酷,目睹了一个个被抬进来的浑身是血的伤员,她日夜不休的救治着伤员,在炸弹炸到战地医院时,她用身体挡住了病人。

这时候画外音响起:“如果就这样死去,刘峰成为了战斗英雄,林丁丁应该会为他唱一首赞歌,那这样的死,他也心无遗憾了。”

她成了“英雄”。可是她暂时性疯了。

刘峰面对死亡时微笑的脸让人唏嘘。他宁愿失去生命,也想换回别人的认同,尤其是“诽谤”他的林丁丁的认同,而且是以“英雄”名义的认同。

直到那一刻,她作为伤员,坐在在精神病人组,观看原文工团同事的慰问演出。熟悉的音乐和场景唤醒了她。她走出观众席,在院子里跳起了舞。那舞蹈就是她的所长,表达着她的灵魂。

看到这时,我有点明白刘峰的不顾一切地奉献了,他的内心对“认同”的渴望,超过了一般人。为此,他甘愿牺牲一切,包括生命。

图片 10

他带着深深的时代烙印,他渴望成为时代的“英雄”,可是,悲哀的是,他却被众人抛弃。

命运

十年后的刘峰成为了一个落魄的退伍军人。更大的问题是他失去了一条胳膊,成为了一名残疾人。为了生计他四处漂泊,可用来维持生计的车被“执法大队”收缴,并遭遇了敲诈。这时的他,开始与社会上的阴暗面抗争,他为了自己的权益,与“执法大队”打了起来。

战争结束,丢了一只胳膊的刘峰转业回家,做点小买卖车却被联防办扣押了。他被索要高昂的罚金,甚至直接被扔出了联防办外。老婆也跟别人跑了。他说,“我是残疾人,我不怪她。”

我看到了一个被时光和命运重塑的他,在他身上,少了“处处忍让”,多了一些反叛和抗争。

刘峰和何小萍一起去墓地,看望了长眠于地下的战友。

好人被辜负会怎样?

在云南蒙自的小车站里,何小萍坐在刘峰身边,说出了十年前没有开口的话。她说:“你可以抱抱我么?”

如果一直被辜负,可能有两种结局。

刘峰用唯一的那一只手,把她揽到身边,坐近了些。何小萍笑了,又向刘峰胸前靠近了些。他们像一对甜蜜的恋人。

如果见识了社会的众多阴暗面,一直受挫,可能会走向反面,对外界充满了愤恨。“由善变恶”是一种可能的结局。

两人分开后,又是几年,刘峰大病,何小萍把他接到身边,日日照料。

另一种是内心压抑的愤恨转向自身,产生一些身心疾病,严重的如抑郁症或癌症等。

影片中,萧穗子的画外音说:“再见面,是孩子的婚礼,别人都是一脸沧桑抱怨着生活,而刘峰和何小萍,却显得平静温和,看起来比别人更幸福。”

可幸运的是,在影片里,刘峰没有走向这两种结局。我揣测一是因为他坚韧善良的性格,二是他遇到了女主。

图片 11

“边缘化”的女主

严歌苓

女主何小萍和刘峰不同,从刚开始时,她就被“边缘化”。她为了给被打倒的流放远方的父亲寄一张军装照,“偷”了同宿舍一位战友的军装。被室友发现后,她被无情地攻击,压在床底的军装照也被室友们翻了出来,被她们撕得粉碎。

这个女作家,她怎么能把一个故事写得这样好?她怎么能这么残酷无情?去触碰人性最黑暗的部分,毫不退缩!她的笔下尽情展示命运的荒谬和无情,毫不慈悲!她又怎么能这么温情,那人性的光华,在她的笔下那样明亮,温暖。

从此,何小萍被文工团的战友们各种排挤。甚至伴舞的男兵都嫌弃她“身上有味”。舍友们都认为她是“撒谎精”,甚至要扒开她的衣服看她胸罩下有没有藏什么东西。

《芳华》电影中的萧穗子很早就出现在严歌苓作品《穗子物语》中。那是一本讲述了少女穗子在“文革”中的成长经历的小说。少男少女的无知,懵懂的性启蒙,人性的黑暗,夹杂在时代的动荡之中。这所有的一切,都被严歌苓的一支妙笔展现得动人心魄。

在百般的羞辱下,她唯一的慰藉是刘峰那始终温暖如春的笑容。在别人眼里,刘峰是“活雷锋”,可在她眼里,刘峰是一盏黑暗中的灯,散发着温暖的光,驱散寒冷。只有她,接受到了刘峰的善,感念着他对她的好,这种在所有人都抛弃她,唾弃她的时候递过来的温暖,对于她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此时,刘峰对于她来说,与她远在他乡的父亲一样,成为了她的精神支柱。她在刘峰的身上,看到了父亲对她的关爱。

刘峰是一个好人。然而,他似乎就是一个好人没好报的例子。他爱着林丁丁,却被林丁丁诬陷,在他被诬陷时,往日得到他这个“活雷锋”无数帮助的战友们,没有一个人为他说一句。在战争中他丢了胳膊,却得不到战斗英雄的任何尊重......

在父亲突然客死他乡之后,刘峰对她的意义便更重大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好,似乎都只集中在了刘峰身上,如果他不在了,美好也就崩塌了。

然而,正如影片中说:那个不被善待的人,比任何人都更容易识别和感知善良,也比任何人更懂得珍惜善良。

与刘峰“被认可”的渴求相似的是,何小萍对“被接纳”有着深深的渴求,可是除了刘峰和她父亲之外,无人能接纳她。自从她六岁时父亲被“打倒”后,从小她的母亲和继父便不接纳她,她只能在黑暗中点着电筒给父亲写信来聊以慰藉。

影片中,林小萍独舞那个场景,让人落泪。她舒展优美的动作,如梦如幻。每一个节奏,每一束灯光,随着波涛般温柔起伏的音乐,将何小萍的自我展露。从小缺少父爱,处处被人欺负的她,依然那样善良,那样倔强,那样高傲!

当刘峰被污蔑被流放之后,她彻底对这个世界灰心了。所以,当她终于有机会得到主角的机会时,她却借口高原反应拒绝了这个机会。这个时候的她,可能觉得外界的接纳,都是虚假的,因为她最珍视的那份温暖都被打碎了,她感到一种深深的冷,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她信任了,这时候的她,对于周围的人和事,是带着怨恨和敌意的。

图片 12

因为她的谎言被击穿,她也被发配到了远方战场做了一名战地护士,目睹了命如草芥的战争现场,每日面对着鲜血淋漓和残肢断臂,又惦记着刘峰的生命安危,她的身心承受着烈火般的煎熬。

本片CC姐推荐指数:金色五星

在被战火摧毁的屋顶坍塌,即将压在血肉模糊的小战士身上的时候,她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塌落下来的屋顶碎片。

我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我猜测也许她被抢救回来后,身心都受到巨大创伤的她被当成战争中的先进模范被表彰。这时候,她内心对于“被接纳”的渴求已经被严重挫伤,世界在她眼里都是黑暗冰冷的,她已经认同自己是“不被接纳的”。而讽刺的是,在她对世界绝望的时候,却被突然给予了那么多的荣誉。这些荣誉压在她脆弱的神经上,如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垮了她。

她已经分不清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虚假的,她的内心世界彻底分裂了,于是,她精神失常了。

断了一只手臂的刘峰来看望她的时候,她的眼里,满是惊恐。

可穿着病服的她在草地上的那段舞蹈,却那么优美,在音乐里,她的眼中仿若又充满了那对于“被接纳”的渴望和对美好的向往。

当残缺遇上残缺

图片 13

十几年过去,物是人非。断了胳膊的刘峰与精神终于恢复正常却满脸憔悴的何小萍相遇了。刘峰送给了何小萍一张被他拼接好的军装照,何小萍向刘峰说出了埋藏在心中多年的话。两个被辜负的人终于走在了一起,当刘峰揽过何小萍的肩头,何小萍轻靠在刘峰的肩上时,我潸然泪下。此时的两人,虽历经种种磨难芳华已逝,却似乎都得到了某种完满。两颗孤独残缺的心相撞在一起,彼此懂得,彼此接纳,便足以相互取暖,相互慰藉,在彼此面前卸下面具,在彼此眼中看到最真实的自己,然后相互疗愈,重新整合成完整的自己。

所以,当战友们都纷纷老去,沾染上世俗的尘埃时,唯独他们俩,还保留了那颗赤子之心。

虽然人生诸多苦难,时代诸多变迁,但始终保留在心底的善良和面对苦难时的坚韧,却足以让平凡的生命散发出伟大的光。

本文由奇幻城娱乐网址发布于疾病,转载请注明出处:且谈善良,当残缺遇到残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