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幻城娱乐网址 > 疾病 > 我只需要一个爱的抱抱,黑狗向我走来的岁月

我只需要一个爱的抱抱,黑狗向我走来的岁月

文章作者:疾病 上传时间:2019-11-26

目录:

  又一年清明时分,在这个本来就很压抑的节日伴着北京肆虐的大风席卷而来,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是整整7个月来最不好的一次。我拨通了杨老师的电话,诉说着我的处境,他说,去外面走走吧.......

图片 1

序章 那段疯狂奔跑的岁月:初入社会 那段疯狂奔跑的岁月:技术的探索 那段疯狂奔跑的岁月:锋芒初露 那段疯狂奔跑的岁月:迷茫初现 那段疯狂奔跑的岁月:漫长岁月 那段疯狂奔跑的岁月:春节之前 曲终人散:何大哥的离职 曲终人散:心累岁月 曲终人散:岁月的调味品 曲终人散:我的撤离 黑夜前夕:那段奇妙的国外经历 黑夜前夕:三个选择?N个选择? 黑夜前夕:再见,朋友 迷失在自己的世界 终章:得道

图片 2

  让我变得不好的原因在思考中只有一个,对于《抑郁症的世界不是地狱是深蓝色的海洋》的共鸣,眼泪不住的留,莫名的,整整21个小时,我就在眼泪的冲刷下,默默念叨几句话“是深蓝色的海洋”、“我认为忧郁症的人是一辈子也不会好的事情”、“很简单,留下或者是离开”。

我从内心开始出了故障,

序章

一即是全,全即是一。——《钢之炼金术师》

很多时候我们与世界抗争,其实只是,一直跟内心的自己抗争。当我与自己和解了,自然,也和世界和解了。

这是25岁末,我对这句话全新的理解。曾经我,以为抑郁症离我很遥远。而25岁的我,与自己抗争了一年。

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但却十分感谢自己一直有两个习惯:一是在自己想法丰富的在QQ空间做记录,二是生活中喜欢拿着自己的破手机随拍,记录生活的点滴。一直不善于用华丽的辞藻,却庆幸在自己有想法的时候会用最平凡的语言记录下自己当时的情感。多年后看来,似乎与自己跨时空对话,这种感觉很是微妙。

生活中的我有时想法丰富,却不善于言辞。未来依旧有很漫长的岁月要走,希望依旧会有这些记录的情感在我无助迷失的岁月中与我相伴。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是这一年来自己对抗抑郁症过程的简单描述,有时感慨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有时又想想自己曾经纠结的其实似乎根本都算不上什么。

最近看着又是一年初入社会的应届生,似乎又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那么的对生活充满激情,对未来充满憧憬,对前途充满自信。不是说现在的我不会对未来充满憧憬,只是,现在的我更加清晰的知道目前自己所能追求的是什么,哪些是能力还不够不能强求拥有的。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以我自己平凡的经历来说明抑郁症,而且希望自己又不小心陷进去时,能与自己跨时空进行对话。我也不确定假如我又在抑郁症状态下能看得进去这些文字。抑郁症感觉就是自己关闭了接收外面所有情感的窗口,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黑屋里,陷入无尽的黑暗与抑郁。我其实不太懂理论,也不懂心理学,只能通过一个普通人的普通语言的来分享我的经历。

抑郁症只是一种病,一种需要被关注的疾病,它也要看医生吃药,它就像发烧感冒一样。但是它不同于发烧感冒,因为发烧感冒去医院,只会被人感觉贴上病人的标签。但是,抑郁症患者,特别是平凡的普普通通的人,到达医院时,都会感觉自己贴上了无数标签。即便面对医生,都感觉自己在医生面前不仅仅是个病人,而是贴满了各种社会负面评价的标签,即便外部可能对其是很正面的评价。(尽管事实上周遭的人,可能并没有给自己贴上标签。)

虽然抑郁症患者似乎关闭了接收外界情感的窗口,但是此时又对外界很敏感,一句话、一个眼神可能都对其造成刺痛心灵的伤害。

经历过抑郁症的人会很容易理解,那些成功光环的人,为什么也会在抑郁症中结束自己的生命。然而,我们大多数都是芸芸众生,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人,如果没有成功光环呢?抑郁症中万一挺不过来,那么留下的痛苦只会转移到其家人身上,因为社会还是在遵循着森林法则,看过了太多的网络语言攻击对人造成的伤害。

我希望,更多接触过抑郁症病人的普通人,首先不要再给抑郁症贴标签,希望能以感冒发烧的状态对待眼前的这个人,以灵魂的姿态看待他,这只是个生病了的灵魂,与其他无关。其次,抑郁症患者其实需要的不是同情与可怜,我感觉是一个渴望被理解的灵魂生病了。现实中,我是个自卑并且内向的人,却一直渴望被理解,我想,这也是导致抑郁症一个因素之一。

在这里,我想对以后的我说:你只是个普通人,因为抑郁症而失去生命,太不值得了,活着就有希望,活着就有惊喜。如果也有患抑郁症的人阅读到这里,我想说,我们都有一个灵魂,与大家一样平等的灵魂,不要自己给自己贴标签,不要执着于过去:自己的经历或者原生家庭对自己造成的影响,不要绝望于未来,即便社会有时让人喘不过气来,但只要活着就能改变。虽然不一定会蜕变成我们想要的样子,但只要努力活在当下,就一定会有变化。

近半年来,感觉自己全靠自己内在的惯性在前进着。很幸运,自己进入了目前公司,而且以自己认为自己在试用期时内心对待工作的态度,可以转正,并且还能慢慢地找回一年自己曾经希望前进的方向。幸运的是目前所做的工作虽然行业不同,内容却可以对以前的工作进行全面的继承,使我的技术能力不至于因为这一年的喘息而停滞不前。也是因为如此,让我重新觉得生活还是很可爱的,让我重新站了起来。

关于这段日子,支撑着我的可能是大学时自己一个人旅行培养出来的冒险精神;也可能是自己从仙侠游戏中领悟的对信念的执着;也可能是在大学时的求真务实的精神;也可能自己一直对于本质东西执着的领悟;也可能是上一份工作加班拼出来的量的积累……总的来说是,自己的每一段努力活着的经历,虽然不成功也不精彩,却都是刻苦铭心地与自己抗争的经历,这不会白费,都可能在某段意想不到的时刻支撑着自己过来了。

其实我一直都在与内心的一个自我在抗争着,在高考前夕就已经初露出来了,只是后来被高考后成功的光环所笼罩着,暂时麻醉了自己。在大学大二的时候又开始出现,还好那时做对了几件事:从仙侠游戏中领悟信念,还有就是说走就走的旅行。于是在大学及工作的前一年,内心的稳态依旧能维持的。

只是毕业开始工作的那一年,得到过很多,也失去过很多。人来人往,人山人海,一次次的心灵冲击,大脑也一下子塞进去了很多东西。技术的、人生的、梦想的等等很多东西,都是在刷新着自己以前的世界观,然而时间却从来不会因为这样为人停留。高节奏的生活一直推着向前,来不及喘息。于是内心曾经的稳态被打破,个人完全陷入无边的黑暗当中去。

我感谢这段日子,让我能够喘息,将以前不能消化的东西慢慢消化。但我不希望我的人生未来还会出现这种状态的时期,因为真的很痛苦,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来,或者一不小心就挥手告别了这个世界。我希望下次自己累的时候,自己有能力去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能够豁达地面对与放下,而不是迷茫、无助、悔恨与黑暗。

这篇文章,希望通过自己对24到25岁成长过程的回忆,发现自己情绪的变化,从中挖掘出导致自己那段抑郁状态的原因。不一定每个抑郁症患者都是一样的原因,但是抑郁症患者的痛苦程度,我想是一样的。

我想,我能走出来,是因为一种信仰。而我的信仰,就是工匠精神。

那么,导致25岁这种状态,其实我纠结的可以说就是对前途迷茫而不自信导致的。还有就是我自己没有方向,不知道什么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也不懂得拒绝。关于这段日子的根源,我想应该从刚毕业时说起了……

是深蓝色的海洋

一点点啃噬着我的抑郁最终将我吞噬,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我能体会到。就像被笼罩在密闭的容器当中,呼吸困难,大口的喘着粗气,伴着眼泪鼻水肆意。四肢无力,倒在床上就像被重物压住,翻身困难。闭上眼睛,脑海中是一片沉寂,曾经的委屈、不满涌上心头,满脑子闪过的都是“委屈”,它支撑着我一直哭下去,眼泪无声的流,浸湿了枕巾和背角。我想打电话,挨个告诉每一个人我不好,“亲爱的,我好心疼你,想开点,一切都会过去,对自己好一点。”每每这样我只想默默地挂掉电话。谁能懂得,我只想要一个无声的抱抱。

我无法战胜它。

我是一个抑郁症患者,从去年10月开始坚持服药。我认为抑郁症只是大脑中某种激素分泌过少而产生的一种副作用,它和感冒、发烧、咳嗽是一样的,它不是特指悲观失落,自杀自残的代名词,更不是故作矫情,只是身体中分泌快乐激素的闸门被封上。抑郁症并不是不快乐,逗比不代表就不抑郁。有病就要治疗,心理治疗+药物治疗,治疗周期两年。我与全世界11%的抑郁症或者抑郁倾向患者与抑郁症做着抗争。

我厌恶自己,断开的记忆缠绕着我,不管怎么对自己说要打起来精神来,也找不到答案。

我认为忧郁症的人是一辈子也不会好的事情

被堵住的呼吸如果无法畅通,还不如就此停止。

在看到这句话是的确感到非常绝望。一辈子也不好,对于刚刚步入人生启程的我的确枷锁过于沉重。对于病症我从一开始的恐惧,到接受,再到现在的默认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心里过程。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像被判了死刑,怀疑,怀疑所有的一切,我知道自己不好,当被这个大帽子扣住时,死一般的绝望,整夜的失眠,不住的流泪,四处的宣泄,换来的是愤怒,疏远和歧视。后来我学会了闭嘴,默默地去锻炼身体,默默地接受治疗,默默地吞下一颗颗让我变得“快乐”的药丸。的确,之后状况好了起来,我变得“冷漠”,好像什么也我发打动我的心,那是一种傻傻的快乐,不知为何快乐。朋友怀疑的打量我“不可能,你要是抑郁了,全世界都要抑郁了”。

我曾问谁能对我负责,

在朋友的眼中我是一个快乐的人,快乐的有些癫狂的人。我热衷说笑,热衷讲笑话把大家逗乐,在办公室我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无时无刻都释放着快乐。我是她们眼中的“大姐大”是她们眼中的“女机器”,我释放着热情不停转动着我的马达,她们依赖我信任我觉得我无坚不摧。可惜我是水瓶座,神经质而又敏感,把上升双子座的分裂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

只有你。

我独居,每每深夜,我坐在飘窗前,看着那居民楼每家每户窗口传递的灯光,定定的一直看,我孤独,我寂寞,我冷。空荡荡的房间,内心已崩塌,再难振作。

我只是孤寂的一个人。

庆幸的是我不热衷自残,我静静的沉浸在这种压抑的痛苦的中,大口的呼气、呼气、呼气。新鲜的空气进入体内,意识慢慢苏醒,我在庆幸,我又一次的活过来了。模模糊糊的入睡,梦一直是清醒的,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说结束的话很容易。

很简单,留下或者离开。

但结束很难。

留下。首先我要承认,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家人是很痛苦的,他们需要更加坚强的内心和不可抵挡的意志力。我要感谢我的妈妈,她是我内心中最后一道防线,如果没有她也许我很久之前就不在了。每当绝望的时候,想起她都会有一种求生的信念。所以我还活着。我都是躲起来偷偷的哭,病发的时候尽量自己控制。她已经不是能承受我摧残的年龄了,对于她我总有那么多的愧疚。

一直以来都活在这种痛苦之中,

离开。我再承认,我是个破坏性很强的人。在无形中默默伤害了很多人,也请你们不要永远记恨我。这些年陪伴我度过的人很多,感谢他们曾经的包容,离开是你们的权利,即使有时我很不舍。我反思过,为什们他们离我而去,也可能就是因为这种强烈的负罪感使我陷入无限的自卑当中,越来越盲目,越来越看不清,越来越惧怕。我也曾经被“你不要拿你的病来折磨我”所深深伤害,不过已经过去了。

也说过想逃跑这样的话,

留下或者离开。给你一个选择,尊重你的决定。

是的,我想要逃跑,

感谢那个决定留下的人,希望你能在深蓝的海洋中给我一个爱的抱抱。

……

ps.

图片 3

写给我自己还有那11%的伙伴们,我知道每一次发病的痛苦,每一次不被理解的无助,每一次被抛弃的绝望。想想那些一直留在我们身边甘愿被摧残的人,想想妈妈那无助的眼神,想想爱人那温暖的怀抱,想想世界上还有很多我们没有遇到过的,为了我们的存在而存在。那是值得的。

在昨天之前,小夕并不知道金钟铉是谁。也许他那闪亮亮的主唱光环并没有照耀进所有人的心里,可是一个27岁花样年华的生命,却陨落得令所有人心疼。

我们眼里的世界不一样

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人因为抑郁症而辞世了,他们或许平凡,或许伟大……张国荣在死前曾经说,我一生没有做过坏事,为什么会这样?

图片 4

很多事情并没有答案,就像很多人虽然深陷抑郁症的泥沼,却并不自知,歌手杨坤曾经说,抑郁症困扰了他6年的时间,而其中最痛苦的两年,他却并不知道“抑郁症”是什么。即便那些被抑郁症拖累的人们发现了自己已经病入膏肓,很多人也丧失了自救的能力。或者说,他们在自己的世界沉沦了……

一个从抑郁症中走来的朋友,她说,抑郁症是种很可怕的魔障,深陷抑郁症里的人,他们看到的世界和常人是不一样的。他们每天都带着面具活着。人前也会微笑,也会愿意和身边的人聊天,可是一转头,他们就丧的要死。一个人的时候,看什么都能想到死,别说碰一下就会死,就是睡觉的时候都不想再醒过来。

朋友抑郁症的起因,是情伤,那个和她一起大学毕业开始创业的男友,当了小三,与一个富婆去了深圳。朋友变卖了工作室,全国各地的跑去旅行,那两年,她从一个白富美变成了黑穷鬼。后来聊天的时候,她感慨的说,还好那几年没有人劝她努力生活,如果那个时候,有人让她好好工作、努力生活的话,她大概真的会去死。

也许一个正常人无法理解,因为对于我们而言,保持一颗积极向上的心态,努力工作、认真生活才是面对生活积极得态度。而对于深陷抑郁症沼泽的人们而言,积极生活,就是做开心的事,做不会联想到想要结束生命的事。所以在他们看来或许通宵达旦的玩闹、忘乎所以的王者荣耀、杯盘狼藉的饭局……才是他们积极生活的表现。

图片 5

不要只会劝别人努力

记得千万不要劝一个抑郁症患者努力生活,因为大多数的抑郁症患者的病发就是始于对生活的不满。

世人都说明星意志力薄弱,心思敏感,所以禁受不住外界的压力多会选择轻生。比如金钟铉、乔任梁、张国荣、玛丽莲梦露、卓别林……谁又知道他们曾经是怎样努力对抗这种“负面情绪”的呢?

金钟铉曾经在节目中哭诉,他希望有人能真正尝试着了解现实中的他,哪怕他知道这种渴望很卑微,但他依旧在尝试。

图片 6

不要让他们努力生活,他们已经够绝望的了,你还要他们多绝望?

让一个抑郁症患者努力生活,就像你告诉一个肺衰竭患者努力 奔跑一样,除了加速死亡,再无裨益。我们想要努力,是希望生活会更好,而他们连活着都不情愿,你却要他们努力?

很多抑郁症患者在自杀前都曾表露过:死亡,是一件何其幸福的事情。我国每年都有超过20万人因为抑郁症而自杀,他们就像张国荣说的那样,没有做错任何事,却终究成了那样。

有人说,抑郁症就是心灵的感冒。从来就不是!抑郁症是一把匕首,有时可以直逼心脏,哪有那么浪漫!

图片 7

海子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全世界都被他描述的生活陶醉,可他自己却并不相信。他用最残忍的死法结束生命,却用最朴实的美好迷惑世人。

诸神死了,草原上野花一片……

既然每个人都告诉他们要热爱生活,他们就热爱给世人看,哥哥走之前的几个星期,有说有笑,身边对他寸步不离守护着的朋友,以为他痊愈了……

不是人变了,是人病了

抑郁症,是一个弱势群体,因为人们总是轻而易举的把抑郁症与精神病相互关联,所以即便是发现自己有抑郁症倾向的人,也不会轻易的去看医生,更不敢告诉身边的人自己有抑郁症。

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帖子,他说当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丧,对任何事情都产生了悲观情绪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可能有抑郁倾向了。后来他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一点小事情都会引发他的不安,这与自己以往的作风习惯完全不同,身边的朋友、同事在聊天的时候也有意无意的告诉他,他变了。

图片 8

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便去看了医生。当他兴高采烈的拿着医生的诊断书和药,告诉身边的同事,他不是变了,只是病了,神经衰弱的时候,他从同事的眼中,看到了三个字:神经病

没有人理解他,在他们身上他更找不到一点点对病人的同情。他们忽略了他生病的讯号,固执的认为,他神经质,或者是有些神经病。

在那样的环境下,他越来越抑郁。所有人都在用看待精神病的目光审视他的“矫情”。全世界都以为他犯了文艺病,瞎矫情,没有人知道,他痛的要死,每晚都会发作。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乔任梁的死讯,他说,他盯着电脑看了一整天关于乔任梁的新闻。微博里关于他的留言,他每一条都仔细的看。他说,现在已经记不清当时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了,只记得固执的看了一天一夜后,他决定辞职。

乔任梁的死,差一点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差一点随着他而去了,他看到乔任梁母亲的采访,唯一阻止他不敢轻易死去的,就是他的父母尚且健在。就这样,一颗星星的陨落,意外救赎了另外一颗星星摇摇欲坠的绝望。在雾霾阴沉的苍穹之下,他竟看到了阳光。时隔一年,现在他又做回了曾经的自己,现在,他大方的向世界呼喊:他不是变了,只是曾经病了。

图片 9

没有一丝希望的世界究竟有 多悲凉

抑郁症就像是深陷一个暗无天日的地牢,你感受的到时光与生命的流逝,却感觉不到任何存在的意义。每一个路过的人,看到彷徨无助的你,都会友好的说,没关系,加油,爬出来,你能行的。

他们没有人懂,问题不是能不能爬出来,是地牢里暗无天日。

据传,金钟铉在死前曾控诉,他发现自己有抑郁症倾向的时候,去看医生,医生要他从自身找问题。如果一个病人能够自医,谁会想到找医生?

曾公开为抑郁症患者发声的崔永元曾经说过“我个人的经验是,有关抑郁症病症的一些常识公众知道太少,合格的医生也严重不足。”,他曾经就是一个勇敢与病魔斗争的患者。我国有9000万抑郁症患者,而真正接受治疗的,却只有8%。

还记得那个灵魂三问么?

图片 10

它的作者是一个轻微的抑郁症患者。

她曾经有一个漫画,清晰而模糊的像我们传达了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内心独白。

图片 11

大多数的人们喜欢独自舔舐伤口,而抑郁症,已经成为了一种全民普发性的“平民疾病”了。

在还没有绝望到一碰就想死的地步,先让自己不那么忧伤吧!

图片 12

不要企图用美好的生活去引导一个对生活失去希望的人。如果努力生活会那么痛苦的话,任性一次,放逐自我好了。

一个抑郁症患者,唯一阻止他不自杀的理由,大抵就是不想伤害身边的人吧,不然已经绝望到一碰就会死的人,是靠着什么活下来的呢?

凡人都会崩溃,我们也时常懦弱,对自己宽容一点,对世界慈悲一些。

图片 13

九月        海子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更多文章,欢迎关注微信:金夕世界(jinxishijie)

本文由奇幻城娱乐网址发布于疾病,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只需要一个爱的抱抱,黑狗向我走来的岁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