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幻城娱乐网址 > 疾病 > 从狂喜的山巅跌落到恐惧的深渊,我得过什么病

从狂喜的山巅跌落到恐惧的深渊,我得过什么病

文章作者:疾病 上传时间:2019-12-03

峤的随手拍。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距离上一次梳理过去生命生病的经历已经过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表面上看这段时间我的生活里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大的事情。但我知道在自己的心里又迈过了几道坎,尤其是死亡再次冲击了我的心灵,带给我很多的思考与感悟。

峤的随手拍。

照片来自峤

峤的随手拍。

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很多人死去,对此我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自己熟悉的人去逝就会深深地影响到我们的心境。前几天在喜马拉雅听白玛格桑仁波切的《生死的幻觉》,说到人生充满了无常,但我们很多人却避免谈到死亡,作者说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我们无法回到过去,也没有办法改变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回忆和梳理往事的意义在哪里呢?我体验到的是我们生命里出现的每一个人,经历的每一件事,都充满了意义,我们需要轻装继续前行,就需要在心里给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留有一个位置,看见他们,安顿好他们,这样才能真正地放下。

在文章的开头我需要郑重地提醒一下读到我这篇文章的朋友,我分享的这些心得只是我个人的一些观察、实践与体会,由于每一个人的身体状态不一样,对待疾病的心态也不同,我文章中提到的信息未必适合别人,请不要照搬,如果不听劝告带来了严重后果,我是不负责的哟。

这个十月我感觉自己的内心像是在坐过山车,今天早上终于忍不住躲在洗手间大哭了一场,然后试着平静下来,想和老公孩子一起出去玩,老公也因为我心情突变,弄得他的心情也变得很差,他一言不发抱着全全离开了家门,他们出门的时候我坐在沙发上,彼此都没有打招呼。看到他们走了,我自己收拾了病历本去看医生了。

昨天在“爱与陪伴”的群里,平平一早去上班的时候,分享了发生在她身边的事情,孩子出生的时候却发现母亲得到了绝症,这种悲喜交加的情境对人的冲击真是非同小可。我们几个人在群里分享了不少有关死亡的话题,也让我们更加领悟到真正活在当下的意义。

所谓内在的成长就是以全新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站在新的高度来解释发生的一切事情,无论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别人身上的,当我们带着爱与慈悲去看人世间的一切时,我们会发现这个世界随处都是珍贵的礼物,疾病也是人生一种财富。

从泰国回来的第二天下午全全就发烧了。当时我心里的第一反应是“会不会得登革热了呀”,赶紧把全全的衣服掀开看看有没有皮下出血,看到她的手臂、腿上和脚背都有蚊子叮过的红肿包块。又问全全身上有没有哪里疼,全全说嘴巴疼,长泡泡了。我看到她精神还挺好的,发烧也不是太厉害,量了很多次体温都没有超过38.5度,心里就不太着急了送去医院了,决定先观察看看。以前在医院开了缓解咽喉痛和口腔溃疡的苗药喷剂放在家里,我就一会儿给全全喷一点。全全很难吃到药,但是给她喷药还是会配合的。

我又回到了老模式去了。内心狂乱的时候,我没法静下来心和自己的身体沟通,我又要外求别人的帮助了,希望得到医生的确认。

另外一个让自己对生病经历的梳理停滞不前的原因,大概也是在过去近一个月的学习,让我有了新视角来看待自己的生病经历。我感觉那是涉及到“我来自哪里”这个巨大的课题。

最近几个月我一再回头去梳理自己生病的过往,我终于明白疾病真的不是我们的敌人,它是最尽责的信使,提醒我们要善待自己。疾病从来就不是惩罚,只是因为我们读不懂它,它才变换形式,用各种不同的语言和表达方式来提醒我们看到真正的自己。我现在终于明白自己为何在四十不惑之时终于获得了渴望了几十年而未得的健康。

全全还在发烧,她爸爸却要去上海出差。我让先生放心地去门,他叮嘱我去买点腥草回来给全全煲水喝。不过全全烧了一天以后,到了第二天上午就退烧了,我以为没事了,就没有去菜市场买鱼腥草,甚至也没有怎么给她喷药了。但是到了下午全全又开始烧起来了,我才意识到病还没有过去呢,而且全全开始有点轻微的咳嗽了,我想应该是上火了。到了下午五点多钟我去了菜市场买了一些白茅根、鱼腥草的根和几颗地黄皮,煲了水给全全冲奶喝。因为发烧,全全的胃口也下降了一些,几天都没有怎么吃饭,只是喝些奶,奶量也比平常少了差不多一半。不过精神还是可以,只是有点点娇气。

月初在旅途中我进入了一种生命的狂喜状态里,写作的形式也随着发生巨大的变化,每天都有很多的灵感去写诗梳理那些飘过的情绪,身体也十分地轻盈,持续了一段时间的莫名的颈肩后背疼痛也似乎随着这种内心的喜悦而消失了,有些日子里我总是忍不住想笑。

在过去两年多的学习,对自己的生命来源我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了一些什么,最近听到了两本书《回旋宇宙1、2》,还有遇到那篇有关蓝光灵魂的文章,似乎让我的内心有了比较清晰的答案。我终于明白人生中每一次的生病也像脚下的路一样,都是充满了意义,都是在向我诉说秘密呢。

在对过去生病经历的梳理越靠近尾声的时候,书写速度却变得越来越慢,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昨天我们在“爱与陪伴”的群里有了很多对恐惧与疾病的探讨,原来我以为我们对疾病的害怕是因为恐惧死亡,但是昨天我在回复群里朋友们时,有一句话从我的心里自然地冒出来,“恐惧的背后是对生命的热爱,只是这些爱的表达出了一些问题。” 

就这样全全喝了两天的白茅根、鱼腥草根和地黄皮水,喷了一些药,没有起咳嗽起来,三天后烧就退了下去。但是被蚊子叮咬过的脚背却肿了起来,和前段时间被蚊子叮过时一模一样的。我就用那次在皮肤病防治所开的药,给全全的脚消了毒,擦了一些外用药,吃了两滴医生开的抗过敏药,她的脚慢慢地就消肿了。到了昨天全全的胃口也恢复了,又开始活泼乱跳了,也不会整天粘着我了。

后来慢慢地我感受到了自己的一些变化。在用曼陀罗清理0岁的自己时,身体反应强烈,尤其是腹痛明显,后来又流鼻血,有一天上午还头痛,像发烧一样全身酸痛。这次清理让我体会到了曼陀罗的威力,也感觉自己吃了不少的苦头,搅动了深层的某些黑暗的东西。

接着梳理过去的生病经历吧。

是的,一切都是为了爱。今天最后一次梳理过去困扰我的那些病痛,从此我将彻底告别以疾病为敌的自己,我会以完全不一样的态度来对待身体的不适,善待生命。

图片 4

图片 5

峤的随手拍。

图片 6

照片来自峤

峤的随手拍。

全身沉重

峤的随手拍。

这次全全发烧的过程中,先生不在家。但是我发现自己的内心并不着急,只是关注着体温的变化和观察全全的精神状态,看到温度没有过高,精神也还好,就没有打算送医院。陪着全全睡觉的时候,我用手抚摸她的肚子和后背,有时开玩笑似地跟全全说“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我时常会跟全全说这些话,她听了以后有时会接着说下一句。每次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我不再过分地焦虑,而是常常跟全全说“不要紧的,会好的,别着急”,现在“没关系”也变成了全全的“口头禅”了,尿湿了裤子,她说“没关系”,弄脏了衣服或地板,她也说“不要紧,没关系的”,打碎了东西时,不会担心挨骂,她自己就会对我说:“妈妈,没关系的”。每次听到全全的“没关系”,我总是忍不住对她说:“全全,你真是大气哈。”

月中的时候我接了老公小堂姐的一个近三个小时的电话以后,我的肚子也痛了几个小时。老公的叔叔在国庆前过世了,堂姐成为唯一为父亲送终的人,她在家里经历了很多的事情。在听她诉说的时候,我的身体及情绪和她发生了一些能量互动。接完电话以后,我的身体就变得不舒服,我意识到自己在沟通中没有保持足够的觉察。

1995年临近寒假的时候,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可以感觉到身体的重量,感觉我的全身都在往下坠,很沉很重,全身沉重到呼吸都困难,我总是要用很大的力气去喘气,感觉胸腔越缩越紧,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把我的身体挤压成一团,身体成了自己不堪承受的担子。走路的时候,也抬不起脚,每走一步都是那么地困难。

腰痛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全全是在我经历了那些艰难时光以后来到我身边的,还是因为自己生全全的时候年纪大了,带全全的过程中我确实不再和以前带齐齐时那么紧张和焦虑了。全全像是生命的奇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让我的内心有了一种自信,因为感受到每一个人都有强大的生命力,就觉得为人父母要学会相信这一点,少为孩子担心,要多多祝福孩子。全全出生以后腹泄了五个多月,有时一天拉七八次的,身体一直都比较瘦。自从我知道那是母乳性的腹泄以后,每天看着她精神不错,也不爱哭,我就感到安心,并没有刻意带她去到处求医。医生说添加了辅食以后会改善腹泄的情况,我也没有着急给她添加辅食,直到五个多月开始吃辅食了,她的腹泄就自然好了。全全出生以后黄疸也超标了很久,在体检时医生建议停一周母乳再测一下,看看是不是母乳性的黄疸,确认是母乳引起的黄疸超标后,我也就顺其自然了,没有着急用牛奶去替代母乳,慢慢地就正常了。

我从几岁就开始做饭,小时候偶尔切菜时会伤到手,最近十几年我似乎没有切到手指的记忆。可是过去一周里,我竟然切了两次手指,最后一次把食指的指甲切掉了一大片。我问自己到底怎么啦。心里马上得到一个答案:“因为你没有专注在当下”。确实是,我又回到了过去神思不清的样子了,头脑里编了很多的故事,把自己吓得不清醒起来。

我从小多病,但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症状。当时有点害怕,我就去了学校附近的一个红十字会医疗门诊看医生。接待我的医生说我是得了“白细胞减少症”,他给了开了一种什么可以提升白细胞的药,很贵。我打了几天并没有什么改善。因为离家比较远,爸妈给我的生活费有限,支付了药费以后就面临吃饭有困难的境地。

我的腰痛始于乳腺纤维瘤手术后没有好好休息,体质回到了生齐齐以前的体弱多病状态。那时的工作也需要我天天坐在办公室,有一段时间我的腰真的很痛。当时以为长了骨刺或脊椎出了什么问题。赶紧去医院检查,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器质性的病变,医生只说可能是腰肌劳损,开了一些药,吃了以后也没有作用。

齐齐出生以后,每次发烧我们都很紧张,因为扁桃体发炎引起的高烧住过院,也因为秋季腹泄住过院,每次感冒都会非常着急去看医生,给她吃了很多的药。在齐齐六岁以前真的吃了不少的药,有时妈妈说孩子发烧不用过分紧张,我根本就听不进去。以前在乡下生活的时候,很多乡下的老妈妈都懂得用一些简单的方法来处理孩子的日常感冒,非常有效的。但是我觉得这些都不靠谱,一定要听医生的话才行,不看医生心里就是不放心,而且一定要看西医,因为见效快,我根本没有耐心和勇气等着孩子烧上几天才慢慢地退烧,所以才会遇到孩子发高烧时要住在医院,因为觉得只有被医生守着才会安心。我有个同学的女儿长到十几岁了都没有去过医院,每次遇到感冒生病,都是外婆用食疗或物理的方法帮忙调理好的,很少吃西药。

从8月份我开始不记“生活日记”了,过去的很多事情都不再放在心上。不过我忘了一件事情,以前每个月我会把自己经期的时间记录下来。可是自从不记“生活日记”以后我也不记这些日子了。我心想经期也没有所谓的正常或不正常,不要太过紧张。所以我就忘记了上个月是什么时候来的月经,只依稀记得是月底。大概是在前天我开始注意到自己似乎没有来月经的迹像,我的心就开始有点乱了。

于是我又回到了给我治过肠胃炎的老中医张医生那儿,他给我开了几副中药,知道我是学生不方便煲药,他就让他太太替我煲好中药,我放了学就去他们家喝,但是吃下去的药也没有什么效果。后来我想到快放假了,或许回家调理调理就会没事了,就没有接着喝中药。

于是我又借助中医的传统方法:按摩和针灸,还贴过不同的膏药,这些方法可以暂时地缓解疼痛,却没有办法根治。最严重的时候,是全全出生以后,有时弯腰给她换尿布,起身的时候,也要慢慢地直起身子。这种痛没有具体的痛点,就是整个腰都不舒服,感觉腰部非常地没有力量。

图片 7

我清楚地看到自己陷入到巨大的恐惧当中去了,我竟然开始怀疑自己意外怀孕了!过去孕育经历的痛苦留下的巨大阴影再次浮现出来。我突然间想到自己曾经为生命中那么多的奇迹而欢欣喜悦,可是这一次我意识到不是所有的奇迹都是值得庆贺的。如果自己没有准备好去迎接,或者没有能力去消化,那么奇迹的到来可能就是一场灾难呢。就像很多的人中了彩票大奖若干年以后,生活变得更加地落泊一样。感觉自己有点神经质了,跟老公说起自己的担心,他轻描淡写地说这有什么好怕的。

但是在家里过了一个寒假,身体依旧沉重。我已经不记得那个假期回到家以后爸爸有没有带我去看医生。只记得开学以后,我又回去找张医生了。张医生说大概是我的心理压力太大了,他也看不出我到底有什么毛病,他建议我要不去跑跑步试一试。听到“跑步”二字,我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2016年我开始学习照顾身体,我发现运动以后,腰痛明显好转。我似乎一下子醒悟过来了,除了过去那些年感觉自己没有得到支持而不堪重负之外,腰痛其实是一直在提醒我要善待自己,要给我自己的身心减负。这种症状靠改善吃药根本没有办法治好,腰不痛的关键在我自己的身上呢。

照片来自峤

图片 8

从那时起我每天很早就起来跑步,晚间下了自习也去操场跑步。我一个人在漆黑的大操场跑步的场景到今天依旧是历历在目。那时的我已没有太多的想法,一心只是往前冲。坚持跑步到一个月的时候,全身的沉重感开始减轻,到了近三个月的时候几乎完全消失了,我真是大喜过望,对高考更加充满了信心。

现在我要是坐久了,依旧会感觉到腰部不舒服,但是我不再把腰痛当作疾病,而是把它看作一个严厉而有耐心的老师,因为它只是在督促我要多出去活动,多锻炼身体。

全全不爱吃药,每次灌药都死命相抗,两个大人都很难搞定她。现在遇到全全感冒,感觉比较严重的时候,我们会先带她去看看医生,确认一下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再自己处理。我发现孩子感冒生病一般就是两种情况,要不是着凉了,要不就是上火了。要是因为着凉引起流鼻涕这一类的感冒,我一般就煲艾草加几片生姜的水,用这种水泡澡,一天一次,一般两天就不会流鼻涕了。上火引起喉咙痛或咳嗽,就煲白茅根、鱼腥草根和地黄皮的水给全全喝,再配合医生开的一些喷剂,这样全全就不用吃太多的西药,效果一般都很好的,当然这只是常规的小感冒。自己淡定归淡定,但有些原则是不能忘记的,心里没有数的时候,首先当然要去医院看医生,不能大意。

峤的随手拍。

此后很多年我对那一次的生病经历都很疑惑,不知道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2014年我怀着全全的时候,到了孕期末,我再次体验到了那种沉重感,无力抬起脚步,非常地难受。当时我还以为是怀了孩子的原因。谁知生了全全以后,身上并没有任何轻松的感觉,才知道是自己的身体有问题。

图片 9

我发现孩子的身体状况和大人的心境有很大的关系。自去年开始我对自己的身体生病没有那么紧张了,学会了观察与等待,我发现自己感冒了两三次都是自己好了,一般都没有超过一星期就恢复了。这在我过去四十年的生命里真的算是奇迹了,因为以前除了怀全全时有一次感冒是自己拖好的,其他时间没有一次生病不看医生不吃药的。但是去年我不再那么害怕生病了,身体反而更加地健康。同时也我观察两个孩子的身体情况,她们感冒生病的时候,我也不再那么紧张和担心了,我发现孩子们的身体状态也变得更好了。虽然她们的身体都很瘦,我并不为她们的瘦担心,不会强迫她们吃东西,不太因为她们的吃饭问题而生气,但是她们反而更少生病,有时得个小感冒也很快就会好的。

上午去医院看医生,做了个简单的检查,目前并没有怀孕。医生说还早呢,再等一星期后再说吧。她说人的生活规律改变、情绪变化都会影响月经周期的,不要太紧张。然后我就回家了,可是我看到自己并没有放下心来,身体依旧紧绷。

在月子中,我的一个老同学来看我,跟她说起我全身很重。她说我是湿气太重了,建议我多吃些赤小豆煲薏米,听了同学的建议我几乎一个月都是吃赤小豆煲薏米当早餐,结果真的好了。现在想来身体会这样,一方面是严重缺乏运动的缘故,另一方面跟我当时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有很大的关系,感觉不堪重负。加上我的体质可能天生比较寒湿,又不运动就更加严重。

峤的随手拍。

刚刚过去的四月我被妇科炎症困扰着,身体非常地难受,自己心里大概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我克制了自己去看医生的冲动,学着用拍打师教我的方法,拍打自己的腹股沟和小腹,再配合呼吸做一些放松和清理的练习,坚持了将近一个月,最近我感觉自己完全好了。我现在明白妇科的很多问题都跟亲密关系有很大的关系,当我们清理了与亲密关系相关的情绪垃圾后,身体就会有相应的反应。我记得以前听过一堂微课,老师讲到用调整呼吸的方法疗愈了自己的乳腺疾病,我当时听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是现在我相信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其实这就是带着觉知与自己的身体和平相处带来的正向成果。

其实我知道自己陷入混乱不是没有原因,或许这也是我自己选择的结果,也可以说是在为自己某些行为付出代价。上周四的晚上,曼陀罗群的群主埃及蓝老师主动给我的发信息,她从我分享的曼陀罗里看到了一些东西,她想帮助我。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她的两句话让我警醒。她说:“说明你不够爱自己。才不会想用自己已有的方法保护自己。”我确实不够爱自己,自己的心还最没有安顿好,却要委屈自己去取悦别人,另一面我还有想牺牲自己去拯救别人的骄傲与自大。

以我现在的眼光来看,这种生病的经历让我体会到真正的我不等于我的身体。那种对自己的身体无能为力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深深感受自己受困于这具身体,不得自由。我也开始明白生活中那些爱唉声叹气的人,其实他们的身体也是沉重的,像被某种阴暗的能量拖累着,艰于呼吸,且这种沉重感跟自己的体重没有关系。

慢性咽炎&咳嗽

图片 10

或许今天的恐惧与混乱是要帮助我更加清楚地看到内心深处的阴影,心里还有很多的暗伤没有得到疗治。我还看到了自己的自以为是,或对自己的某种放任自流、骄傲自大。其实我也知道内在成长的路就是这样起起伏伏的,有高潮也有低谷,只是我没有意料到自己的心境变得如此之快,或许只因为我还没有真正地明白所谓的无常吧。

峤的随手拍。

我在英语学校工作的时候,每天要说很多的话,打很多的电话,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咽炎,我也不记得了。只知道有了咽炎以后,我对饼干之类的食品非常地敏感,吃了油炸和比较干的东西以后几乎百分之百地会喉咙不舒服,严重的时候会发炎,最后变成强烈的咳嗽。

照片来自峤

不过我还是看到了自己的某些进步,虽然某些时候我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也没有忍住去看医生。但是我知道自己没有怨恨别人,也清楚知道就算遇到最不想接受的结果,自己会怎么做选择,不会犹豫什么。更多的是看到了自己人性中黑暗的一面,我发现自己并没有发自内心地敬重生命,因为我看到自己真的不想再生孩子了,不想为了孩子而改变目前的生活状态。想起以前自己说别人放弃孩子是没有责任心的,原来自己也是一样地自私和无情。虽然这个孩子目前只存在于我的想像中,但我已经放弃。

便血

我的感冒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从全身沉重、嗜睡乏力开始,另一种就是从喉咙发痒开始,无论是哪一种最后都变会成咳嗽。前一种会变成嗓子巨痒的无痰性咳嗽,这种咳嗽非常地顽固,很难好转。后一种就会有很黄很浓的痰咳出来,相对来说这种热咳会好得快一些。

一年多的向内心看,不断地清理和梳理自己的情绪垃圾,解放自己的思想,让我变得更加地心态平和和身体健康,这样的实践也让我明白对待疾病的态度其实就是我们对待生命的态度,如果我们把疾病当作敌人欲去之而后快,我们一定就会着急去找医生帮忙,用吃药、打针甚至手术的方式来对待自己和亲人的身体,这条路我已走了四十年却并没有让我变得更加地健康。但是如果我们把疾病当作一个身体的信使,当作一个善意的提醒,我们就会深入地去了解疾病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会去反思带来这个疾病的原因是什么,然后再调整自己的言行和学习照顾自己的身心健康,这样我们就不会觉得疾病是那么地可怕了。再深入地往面里看,在害怕疾病的背后是对失去的害怕,是对死亡的恐惧,这又是一个值得探索一辈子的大课题呢。

图片 11

去年的某一天我翻看自己过去写给老公的信。在一封第二次高考后写给他的信里,我提到自己在补习那一年看了21次医生。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坚持过来的。最终我再次体验了高考落榜,稀里糊涂地被录取去湖北黄冈读所谓的“大中专”,在那里度过了极度失落与忧郁的两年时光。

我经常会出现痉挛性的咳嗽,咳起来很久都停不下来,眼泪鼻涕一起下,感觉肺都要咳出来,呼吸急促喘不过气来,非常地难受。全全出生以后,要照顾失能老人和孩子,我的身体非常地虚弱,心情也很压抑,因为感冒引起的咳嗽,前后持续了10个月,看过的医生都说没有见过如此顽固的咳嗽。

峤的随手拍。

刚去那里读书的时候,也许是没有了高考的压力,身体竟好了一段时间,不像过去那么频繁地感冒了。但是我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发现自己的大便颜色和形状像沥青一样。当时我也没有在意,大概持续了好几个月,直到有一天我从大便里看到了真正的鲜血,我心里开始发慌,因为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生了什么病。

那时因为要给全全哺乳,最先是吃中药,但效果并不明显,后来实在咳得难受,前后吃近5个月的阿奇霉素。那一段时光也是我生命里非常艰难的日子,我想这些强烈的咳嗽其实是我生命的呐喊,内心充满了无助与委屈,极度渴望关怀和温暖。

人生中一帆风顺的时候,感觉是那么地美好。只有在遇到困难和现实的问题时,才能真正地考验人性,我发现自己已然交了不合格的答卷。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

有一天我实在是害怕,叫了一个河南的室友陪我去了黄冈市人民医院看病。挂的是肛肠科,当时室友陪着我在医生的诊室,她看着我在她和医生面前脱了裤子检查,室友说我真是勇敢,换着她病死也不愿意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脱裤子。我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心里对医生是全然的信任。

以前看过一些文章,很多人说咽喉的问题跟表达有很大的关系,我个人的体会也是如此。我敞开心扉开始用文字梳理自己的情绪以后,我慢慢地学会了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情感,也试着放下对他人的期待。我发现跟随我多年的慢性咽炎竟然不知不觉消失了,过去两年我感冒了几次都没有去看医生,身体就自然好了。

不过做了一些检查,医生并没有看出我有什么问题,他也不觉得我的肠胃有病。说起来也有些奇怪,自那次认真去看过医生以后,便血也慢慢地停止了。

刚刚过去的十天我和全全同时感冒了,我再次遇到了这种痉挛性的咳嗽,但是我只喝了两小袋清开灵,喝了三支抗病素口服液,喷了几次全全用的苗药喷剂,这次感冒就过去了。好像这次感冒是再次帮我确认我的咽喉真的没有问题了。

不过今天回头看过去的生病经历,我有地太多这样有明显症状,却没有查出病因,最后不予理会,身体却恢复了健康的例子了。以前不懂得与身体沟通,理解不了这些身体不适要传达什么信息给我,一直都在外求,向医生求助。

图片 12

峤的随手拍。

峤的随手拍。

流鼻血

智慧牙疼痛

我从小都比较容易流鼻血。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有时突然流鼻血了,老师们用木勺端冷水来帮忙拍在我的后脑勺上,基本就会止血了。我流鼻血最严重的时候是在1996年秋天到2000年。在湖北读书的时候,时常做着早操突然间就会流鼻血,不得不赶回宿舍去止血。有的时候上晚自习,低着头看着书或写着东西,血就直流而下。

我很多年前长了一颗智慧牙,一直都没有去拔,每次只要吃了上火的东西,牙龈就会肿起来,有好几次都痛得张不开嘴巴了,无法进食,真是难受。有时痛得全身都像发高烧一样酸痛,半片脑袋则像针刺一样痛。为了处理这些智慧牙的发炎问题,我不知看了多少次医生,为此还打过吊针。

有时在睡梦里也流鼻血,流血量大的时候会把自己弄醒。更多的时候是早上醒来发现枕头上到处都血渍,或者脸上布满了风干的血疤。有几次坐着和同学说着话,鼻血就喷涌而出,把同学都吓着了。

这样的问题持续了很多年,真是受了很大的罪。曾经想过去拔牙,但那颗智慧牙长得位置不好,有一个牙医曾告诉我要拔这颗智慧牙,短则三四十分钟,长则三四个小时才能搞定。这个结论把我吓着了,这一耽误就是好几年,受了无数的罪以后,在2010年底我终于下定决定去口腔医院拔牙。

有一个女同学特别关心我,她看我频繁地流鼻血,觉得应该要重视起来,她建议我好好地找医生治治,甚至说了一些话吓我去看医生,她说有某些很严重的疾病最先的症状就是无端地流鼻血。在做学生的时候,我似乎习惯了自己经常流鼻血,没有专门为此去看过医生。

结果一个姓徐的牙医和他的助手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帮我拔掉了那颗让我受了无数苦的智慧牙,真是让我后悔极了。拔牙确实是一个小手术,会有几天很不舒服。我一边后悔一边又重蹈覆辙,因为拍了片子以后,看到另一边还有一颗没有萌出的智慧牙,当时想着没长出来就不管它。

当我来到珠海以后,我才发现我老公和我一样爱流鼻血。有时在半夜突然间流很多的血,常规的止血方法都没有用,实在没有办法,用纸巾塞住鼻孔,血就从嘴里汩汩而出,着实有点吓人。我看我们两个人都这样,觉得应该有什么原因。开始去各大医院看病,但是看了不少的医生,只说鼻腔的血管比较脆弱,找不出真正的原因。

可是拔掉了那颗恼人的智慧牙以后,如果再乱吃有火气的东西,没有萌出的智慧牙一样会导致牙齿红肿,只是稍微轻一些。几年以后另一颗智慧牙开始慢慢地萌出,我又忍受了几年,终于我在全全断奶以后,下定决心要把另一颗智慧牙处理掉。我再次找到了以前给我拔牙的徐医生,但他说那颗牙下面有一条大的神经,说拔除有面瘫的危险。

真正的改善说起来有点偶然,我记得是在2000年的时候,我心血来潮订了好几个月的晨光牛奶。我发现当我们坚持喝了一段时间的鲜奶以后,我们两个人似乎不再频繁地流鼻血了。我不记得我们喝了有没有一年多的牛奶,反正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流这么厉害的鼻血了。

那一次我听从了除医生的建议,为了让那颗智慧牙完全露出来,他帮我把牙齿周边的牙龈全部割除。那次割牙龈的经历真的有点吓人,又是刀子又是剪刀的,一点点地把肉割下来。比起拔牙的干脆利落,那次弄了很久才好。拔牙以后一般2天内会出血,但那一次口腔里流血持续了一周,也是非常地难受。

过于频繁地流鼻血是因为营养不良吗?我不知道。

我想智慧牙的问题,更多的是身体提醒自己注意卫生,要饮食有度,因为几乎所有的牙龈问题都源于吃错了上火的东西,才导致牙痛。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 

图片 13

未完待续

峤的随手拍。


终于把自己四十岁之前生过的大病小病都梳理完了,我要在此感恩爸爸妈妈和所有给我关心和照顾的人,也要感谢这些疾病让我有了如此独特的人生体验。以后我难免还会生病的,只是我再也不会把疾病当作我的敌人了,我会把它们当作生命的信使,会感恩它们的提醒,更会学习用心去懂得它们要表达的信息。

在书写梳理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人生病有着非常复杂的原因,我想起2015年底我在广州参加Sally老师的“灵魂之爱”工作坊,室友陈同学给我看元辰宫,她在我的元辰宫里看到一个四五十岁满脸充满怨气与仇恨的女人,陈同学告诉我那是一个被我的先人伤害过的女人,她让代表我的祖先向这个女人道歉。我第一次在心里向她道歉,她不肯接受。再次向她道歉,她才愿意离开回到光中。 

对于灵魂附体这种事情,以前在乡下常有听说,但是我只是当故事听听而已,从来不相信,更不会觉得跟自己有什么关系。最近两年认真读了海灵格的书,了解到有些孩子愿意为祖先承担一些事情。施峥老师通过拍打,也能感受到案主身上附着的一些低频能量。家排更是能清晰地呈现这种家族事件。

我慢慢体会到自己过去生病的经历,除了我自身的原因,家族能量其实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但是所有的因素里面,自己心灵的归位才是最重要的。学会和自己的身体和谐共处,适当地表达自己,好好地照顾身体,适当饮食和锻炼,让情绪能量顺畅地流通起来,才会让自己的身体更加健康。

这么多年生病的经历,我感觉我小时候遇到的医生真的特别地厚道,我在20岁以前几乎没有打过吊针,医生每次开的药都是自己给我配好,一小包一小包的,从来不浪费。还有的感慨就是民间真的有很多的土方法都非常有效,但是现在基本上都失传了。  

在生病的体验中,我感受到了三股伟大的力量,一是死亡的力量,二是创造生命的力量,三是爱自己的力量。

四十岁以前,我曾经因为怕死而努力锻炼过几个月的身体,身体好转后很快就放弃了锻炼。生齐齐以前,为了孩子的健康也用心锻炼过一段时间,但是最终都没有坚持下去,仿佛总是有一股力量拉扯着我,不让我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现在就很不一样了,因为感恩身体的珍贵,懂得了要爱惜身体,虽然有时会懈怠,但是会感觉到有一个力量总在把我往锻炼身体的路上走,我相信这就是爱自己的力量。 

这三股力量中最强大的就是灵魂觉醒带来的爱自己的力量。我终于认识到身体是灵魂来人间体验的载具,只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才能更好地帮助灵魂完成此生的功课,而所有的功课都是为了更好地表达心中的爱。

本文由奇幻城娱乐网址发布于疾病,转载请注明出处:从狂喜的山巅跌落到恐惧的深渊,我得过什么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