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幻城娱乐网址 > 母婴 > 我的求生之路,深夜病房有感

我的求生之路,深夜病房有感

文章作者:母婴 上传时间:2019-09-30

听着旁边一直哭泣不停的小婴儿,大概1岁2个月左右,妈妈边跳边唱,放着大王来巡山,心中什么滋味都有。

《致小米的家书》第12封信

  四岁半的跳跳生病了,前两天高烧不退,周一确诊肺炎,爸爸上班,我只能一个人慌张的给娃办了住院。现在是入院第三天。

原以为癌症离我那么遥远,却不知就在身边随时出现。半年来的口腔溃疡反反复复吃点药就好了。药停了要不了半个月又复发,刚开始我并没放在心上。只到有一天疼痛的厉害了,和工友闲聊时工友的一句话提醒了我。晚上下班回来吃过饭无聊我打开了电脑,我上了良医在线询问医生,医生在了解了我的病情以后给我发来一张图片,让我对照看看。这一看惊呆了我,我简直不敢相信,当我冷静下来从新面对电脑上显示的一字一幕时,我的心无比的沉重。第二天我到医院去做了个活检。我心不甘我只是想做个证实,看看我的判断有多大的把握。其实我心里明白,只是有点狡信心里。自欺欺人吧!接下来是等待,三天的等待对我来说是多么的漫长。当我拿着病检报告看见上面的文字时,我是淡定的因为我有心里准备,只是我的爱人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从此我踏上了求生之路。

这两个星期都在医院待着,进来后就没出去过,每天老公在一个小窗口送点东西进来,吃的喝的用的,其他时间都在病房待着,周围全是小孩,走了一波,又来了一波,各种哭闹声,要妈妈,要奶奶,要回家,不打针,就在这种煎熬中,我度过了快两周。唯一让我欣慰的事,我们家孩子特别听话,整个住院过程没怎么哭闹,除了种针的时候哭了,和拔管的时候太疼,哭了。其他时间都是茫然得看着周围的宝宝们叽哩哇啦的哭个不停。

亲爱的宝贝:

  第一天进来的时候,护士就要抽血化验,三支大针筒整齐的摆在那,细细的针尖也提醒着娃,又要经历前两天的可怕事 抽血,好像比起前两天扎手指更可怕,于是在护士做准备的时候开始嗷嗷哭着说不要,一边哄他我们得化验看看是什么细菌让你生病这么严重,然后才能打败它。这时候娃那里听的进去,心里眼里只有害怕。挣扎着还是看着针头扎进手臂里,大哭,更坏的消息,喝水太少,静脉抽不出血。于是拔出来找动脉扎。雪上加霜,娃更害怕哭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总算扎进去抽出来了。

2014年五一我住院接受治疗。五月三号手术,手术后的反应让我整整吐了一天多。卫生纸就用了两提,术后18天我出院在家休养。两个月后我住院接受放疗,我不知道这将是我恶梦的开始。放疗前期身体多少有点反应,接下来嘴里开始溃烂,慢慢的大面积溃烂、脱落、腥臭、咳吐出来的都是肉皮。腥臭味让我倍受折磨!于是我于外界断了所有联系,关了手机,反锁了家门过上了于世隔绝的自我封闭。放疗还有三次我终于倒下了疲惫的身躯。我就像被人踢了胫骨在也坚强不起来了!其实我的心里很明白,我的生命有可能接近尾声。三天一包奶我没有喝完,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我心里比谁都清楚,只是我不敢说出来。哥哥姐姐们的到来证明了我爱人的担心。液体输到第36天我的身体有了起色,也许是上天的眷顾我慢慢的有了好转。

在这里,每个人的病情都差不多,和大家沟通下,你会学到很多护理知识和人生道理。遇到一个成人患者,大概45岁左右,是一位新疆大叔,因为家乡医疗条件太差,同样的手术在老家做,进去3个,出来就2,很多人都不敢去当地的医院,于是千里迢迢来到北京,去年在这里住院,动了大刀,算是解决了身体的一个重大疾病,术后有4个月了,身体恢复不错,非常开心,真的是发自内心非常纯朴的笑容。介绍自己的叔叔来这里做手术,进手术室,然后进重症监护室,差不多有3天,就在外面,非常坦然得等待着。大叔给我普及了很多术后护理知识,如果出现特殊情况,怎么处理,给我提了很多贴心的建议。在我焦急等待手术结果的时候,给了我很多心理安慰。非常感谢,在这么个特殊的日子里,能遇到这位好心人。

说来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出生时,你的腿上被上帝盖了一个“章”,即一个莫名生长出的血管瘤,好似在诉说着你在我母体内经受的苦难,或是你出生过程中所遭受的罪,这个“章”伴随了你3年零2个月,在那之后的一周终于被拿开了。

  接下来扎一个软针在手背,有了前面的对比,跳跳已经比较镇定了,针扎进去的时候哭了出来,告诉他这个针是只打一次,以后输液都是从这个接口进去,再不打了,娃挂着泪珠的眼睛总算带点笑意了,不禁感叹,孩子的心真的好简单单纯,明明刚刚哭的仿佛世界末日,现在一点阳光就让他重新开心起来。

一个月后的不经意,我发现我的伤口处有点溃烂,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我去做了第二次活检。拿到第二次病检报告时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报告上显示癌细胞扩散。我在次陷入了绝境。于是我转院到了郑州,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口腔科。手术前我的内心是复杂的。手术成功了我是个人,只是说话有障碍。手术要是失败(就是说癌细胞扩散到啥程度,如果是严重就要拿掉喉骨、掐断气管)为了保命用呼吸机来维持生命,说白了就是植物人、活死人!面对生死抉择,我选择了死亡。我选择死亡并不是我的懦弱,而是明智的!我不想我毫无尊严的活着,尤其那倒不如高高兴兴的过几个月我想要的生活!

看着自己孩子身上插着各种管子,相信每个当妈的心里都不好受,病房里有三个妈妈,每个孩子情况都差不多,相互交流病情和护理技巧,让妈妈们能够更宽心 ,照顾孩子也更得心应手。先进来的妈妈会教新来的妈妈如何护理术后孩子,怎么安抚刚从ICU出来的孩子,过了1天,2天,3天,孩子身上的管子一个个拔了,妈妈悬着的心也慢慢放下来,孩子状态慢慢变好,从可以坐着到可以下床,到可以走路,到一切慢慢恢复正常。。。

显然,这是一个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病房里第一天就这么度过了,第二天约了腹部的检查,大早就要去,娃还没睡醒就被叫起来了,不能吃饭喝水,加上还没清醒,很快哭闹起来了。于是就让他自己先睡,我先去预约排队,他迷迷糊糊的睡了。我抓紧时间去,回来后走重新叫他起床,这次好很多,可是知道去检查还是哭了,原来是以为又像昨天那样抽好多血。赶紧安慰他,不是昨天的项目,顺便从网上找了腹部检查的图片给他看,他终于肯去了,排了队很快到,进检查室,检查时候,探头在他小肚皮上滚动时候,娃忍着笑说好痒啊,对机器也很好奇。不再害怕而是很配合的完成了检查。

老公的祈求,女儿的泪水。亲人的劝说让我心乱如麻。经过无数次的心里斗争、斗争、在斗争!我决定接受第二次手术,明知道是油锅我还是在手术书上签了字。第二天上午9:20我上了决定我命运的手术台,开始长达14个小时的手术。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听得老公在我耳边叫我银子。我睁不开眼不能说话只有流泪,身体的疼痛让我生不如死。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就像被人活生生的剥了皮,疼的我在病床上打着骨碌。爱人哭着对我说:你知道疼了!知道疼就好了。就这样我一会清楚一会迷糊,不知道过了几天当我真正苏醒过来时,我好像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的痛苦,只觉得我浑身都是管(六处)术后反应嗓子里一直排泄出异物,嘴里就像喷泉往外咳痰。一口痰没上来拤在气管差一点把我压死,重症病房是不容许病人家属呆的,因为我手术严重破例允许我爱人陪我身边。医生告诉他一口痰上不来,六秒到一分钟一个生命就能结束。老公不吃不喝的陪伴着我几天直到我真正醒来。嫂子们和女儿只有探视时间才能进去看我三分钟,给我按摩。就这样我迷迷糊糊的在重症室呆了六天,经历了无数次的痰压的考验回到了病房。

就这样,在医院里度过了这辈子最煎熬也最有意义的2周。

你知道吗?自从看到这个“章”,妈妈的心里一直压着一块石头,当然,不仅是妈妈,还有爸爸、外公、外婆……以及所有关心你的人。每次被他们问到什么时候为你做手术时,妈妈的心都会被猛然抽一下,瞬间说不出话来,不知该如何作答。

  趁着爸爸晚上陪他,我赶紧回家拿了他爱的玩具 书还有蜡笔 纸,第二天拿过来医院,娃看了熟悉的东西,很开心,立刻开始画画,下笔的时候还是发脾气说不知道画什么,过了会也慢慢动笔画起来了,一副画好后,夸了他画的真像是他爱的恐龙和汽车的合体,恐龙车,娃高兴的讲了画里的恐龙故事给我,又画了一幅简单的四格漫画,我像他刚刚那些发挥想象力,讲了四格交通工具的画给他。比最快  娃听的眼睛亮晶晶的。

头肿的好似篮球,眼睛睁不开。脖子被两个排泄管拤住动弹不得,半个脸都被纱布包着。手腕带着管子。就这样我还是没有逃过第三次手术,由于口底渗漏我在次进入了鬼门关。麻醉师给我进行麻醉,在我还有意识的情况下,我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医生说开始吧?麻醉师说在一到半分钟现在病人还有意识,医生说有意识了好,不然发生意外怎么办。当时我只觉得我好似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窒息,我挣扎着拼命的挣扎慢慢的我没有了知觉,恍惚中我听见有人叫我,我不知道我身在何处,是人间还是地狱,是人还是鬼。

在这里,你学会了忍耐、等待、坚强、面对、沟通和交流。在群居的环境下,才不至于害怕恐惧,才能勇敢面对这可怕的一切。

伴随着你的手术完成,爸爸妈妈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在这里每天都要输液雾化,跳跳都很配合,也会有时候睡醒了哭闹,要回家,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医生喜欢的好孩子。希望能够很快健康离开医院,妈妈也会在你住院这段时间给你加点色彩,让你回忆起来,除了打针吃药,还有开心快乐的事情。

在次清醒我回到了病房,煎熬的日子让我失去了斗志。有的只是无奈。还好有嫂子们的陪伴和精心照顾,慢慢的我的身体有所好转。半个月后嫂子们离开医院,由老公和女儿陪伴我身边。20天后身上的各种管子相继取掉,没有管子的日子好轻松尽管胳膊抬不起来,脖子不能动。术后25天开始慢慢的拆线,拿掉纱布的瞬间从我爱人的眼神里,我知道我有多么的可怕(后来我难以接受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现实。现实真的好残酷)一个月后我接受穿刺,看看移值的皮辦是否成活。皮辬的成活才能决定手术的真正成功,穿刺我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只听医生高兴的对我爱人说:成功了!看血流出来了说明血管畅通。护士们高兴的拍起了手为我加油!这个时候对于我来说,所受得苦难都值得!如果说生命只有一次,而我的生命有二次。一次来于父母。一次来自于我的主治医生和护士的奋力挽救。如果没有我的主治医生乔永明就没有我的第二次生命,是他让我获得了重生!感谢所有给我帮助的人们,愿好人一生平安!再次感谢!

之前的总总等待与害怕都过去了,从此你就是一个健康的孩子,妈妈们的爱,就如同这几周形影不离的照顾一样,对你,就是无私。

在你呱呱坠地的那一刻,伴随着你的哭声,经受了两天两夜疼痛的妈妈也在那一刻终于笑出了眼泪。记得当时接生的医生抱着光溜溜的你兴奋地说,“呀,你看这小家伙还有酒窝呢,还挺深的。”接着,她说你腿上有个血管瘤,随即安慰还躺在病床上被缝伤口的妈妈,“这个不要紧,小孩子常见病,等出院了去对面的XX医院去看看。”

 

银子写于2017年2月21日

每个妈妈的教养方式不一样,在这个集中而又有限的空间里,矛盾的碰撞也在所难免,特别是有的孩子太小,没有自控能力,加上伤口太疼,没有表达能力,只能靠哭来表达,整个病房都充斥着孩子的哭闹声,在这样的环境下,几乎每个妈妈都是哭着来面对这么个软绵绵的娃娃,也正是如此,妈妈们变得越来越坚强。

听她说了是常见病,我也暂时放了心,没有再去多想。

前几夜,妈妈们都是在极度紧张和疲劳的状态下度过的,几乎一躺下就能睡着,半夜又在孩子的各种呼叫声中惊醒,神经极度衰弱,黑眼圈就更不用说了,腰酸背疼都是普遍现象,过了两夜,孩子的情况慢慢好转,一切又可以恢复正常。

就在你出生后的第42天,我们一起去医院做了复查,东奔西走跑了两家医院,去生你的医院为妈妈复查产后恢复情况,去儿童医院为你复查“章”的进展情况。

静等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病房,送饭小妹每天准时进来送餐,各种哄娃吃饭妙招,电子产品神奇的哄娃特点,应付每天出现的各种幺蛾子,以及病房燥热的环境带来的心烦意乱,有过这次经历,相信每个进母婴护理室的妈妈们,能够成长不少。

我们在儿童医院为你做了B超,拿着检查报告,按照医生指示,爸爸妈妈抱着新生儿的你来到了住院部,那边的医生建议,让入院手术,住院单都开好了。说真的,爸爸妈妈没有做好接受你刚出生就挨刀的准备。

好了,晚安,远一切安好。

迟疑了之后,当时我们没有拿掉“章”。后来,医生的意思是,看后期它能否自行吸收,若不能吸收,长大的速度太快就要立即进行手术切除。一边听着医生的话,妈妈的眼泪已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转,很难过,很心疼,为什么刚出生的你就要面临挨刀?

虽然,有人说,人来到世上是受苦的,可对于你,这苦未免来得太早了些。而当时我们的不忍心,却也在心里一直背负着沉重的包袱。

自那天之后,“章”随你的腿一直均速在长,没有像医生所言的猛烈与急促,但毕竟看着也着实让人生畏。外公、外婆催了爸爸妈妈好多次,让尽快给你手术,身边的阿姨们也时刻关注着你的手术进展,却一直拖到你三岁懂事后。

这个时间段,让你经受这个磨难,真真切切地考验了你一番,没想到,发生的一切让爸爸妈妈对你这个小家伙不得不竖起大拇指。

在决定手术的前几日,爸爸带你去医院做了各项检查,你就像去巡游了一番,表现良好,丝毫没有哭闹。准备入院的那天,要做肝功化验,早上6点爸爸妈妈一起带你赶到了医院排队等候。想到你要第一次被抽那么多血,妈妈心里都有点发颤,结果证明我多虑了。

因为早早到了,我们优先抽。你安分地坐在护士站抽血的桌台上,任凭护士用软管勒住大臂,按照其吩咐紧握拳头,然而,看着她拿起针管的那一刻,你有点害怕了,但或许是知道要经历这一下,你故作勇敢地用颤巍巍但洪亮的声音喊着,“我不怕,我是男子汉!”

你一边看着护士拿针管入你胳膊,一边抿着嘴巴让自己变得勇敢,扎针的过程你丝毫没哭。只是,在拔针的时候,护士让妈妈帮忙压一下方便她抽出针头,因为力度没有压合适,你扎针的部位被妈妈压疼了,你瞬间疼哭了。

爸爸抱起你我们站到一旁,一边夸奖你的勇敢坚强,一边安慰你,脸上挂着几滴眼泪的你心情很快缓和了。那一次的表现,你真的很棒,成长似乎在一念间。

入院了,医院看病人太多,我们虽勉强入院但只能住楼道的加床,不过,到中午吃饭时间刚好有小朋友出院,我们有幸住到病房,条件艰苦,但我们已经满足了。当时,梁阿姨还托人找关系给你找床位,安排医生,帮了大忙。

住下来,心里也算踏实了,没料想,手术提前半天做了,入院次日早上第一波手术,听着还是让人有些紧张,但看着你跟无事儿人似的,担忧也少了几分。

手术前,你像一只活蹦乱跳的脱兔,跟病房里的两个哥哥玩得火热,与他们交换玩具、聊天,俨然把病房当成了乐园。玩的最好的,是与你临床靠窗的那个哥哥,他生性开朗,也活泼好动,你们俩玩起来亲密地像亲兄弟。或因为有玩伴,适应了,你不再喊着要回家了。

只是,晚上天慢慢黑下来,你还会想回家睡,但因为爸爸妈妈在你身边陪伴,你想回家的念头也慢慢打消了。入院那天,妈妈上午请假陪你去了医院,下午连忙回公司办理请假手续,晚上即刻奔赴医院陪你。

手术前后那两日,妈妈之前给你写的那些信,成为了你渡过无聊时刻以及逃过恐惧的“精神堡垒”。尤其在次日早上起来后,面临着要手术,妈妈担心你术后的心理承受能力,将一封一封的信读给你听。

特意将《生病的你,变得更坚强勇敢了》、《你是我的小暖男,也是我的小英雄》多读了两遍,让你增加自信。

一直没有跟你说你要做手术,只是用你能接受的话语告知你,你的大腿上有一些“虫虫”,医生阿姨需要帮你打掉,没想到你很容易地接受了。在此之前,你也一直以为腿上的那个“章”用你的话所说是“破破了”,用我的理解是,“受伤了”。

但得知要拿掉“虫虫”,你是表示接受的。关于那疼痛,一丝都不敢跟你渲染,只是一直不断地给你增强自信心与胆量。其实,我们远远低估了你的心理承受能力。

伴随着护士的一声喊,一边还在输液的你,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下,爸爸抱着你,妈妈高举点滴,我们准备去住院部四楼的手术室。前面排队的还有几个,我们也被安排在手术操作室外面的等候室等候。多么庆幸那时妈妈机智拿了ipad,才不至于让那段等待太漫长,不至于让哭声弥漫、人群来往的氛围太紧张。

“怎么会有这么多孩子要手术?”当时,妈妈的心里是这么想的,不解。亲眼目睹的真实,让我心里越发地不安。有刚出生不久的,有几个月的,也有稍大一些好几岁的……有推着小病床进入的,有做完手术被推着出来的,有的哭着,有的沉默着。

幸好你还小对这些没有多深的感触,幸好你有ipad转移了注意力,妈妈真的不想,让你这么小就经受生命的不易。但看着这些进进出出的小病人们,看着饱含悲伤、红着眼的父母们,妈妈那本坚强的“心墙”再也顶不住了,看着可怜的孩子们,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转过去身擦掉,再转过来身陪你微笑。爸爸带着你解了小便之后,不久医生叫到你了,你跟着医生走进手术室,那一刻,没有回头,没有哭闹。“爸爸妈妈会在外面等你,不要怕哈。”

妈妈看着你远去的背影,安慰着你,也安慰着自己。

你进了手术室,妈妈给外公打了电话,第一时间告知了他。可妈妈还是很担心,坐立不安,一个小时过去了,你还没有出来,过了不久,医生拿着切除的东西给爸爸看,一个半小时左右,随着声嘶力竭的哭声,你被医生推了出来。

“爸爸妈妈,我要回家,爸爸妈妈,我要回家……”这句话,你从看到我们的那一刻起,带着嘶哑的声音重复了好多遍。不知在麻药之后你是醒着还是睡着,是否在整个手术过程一直哭个不停,哭得几乎岔气的声音让妈妈看着好难过。

医生说麻药快完了你会有些焦躁,果然,到了病房后,你说什么也不要躺下,腿脚乱踢,我们都差点按压不住。妈妈几番安慰加劝阻,跟你说了不能乱动的后果,你理解了,也明白其利害,你慢慢变得安分一些。

看得出,你很疼,很难受,但这一次的罪迟早要受,这一刀你迟早要挨,没人能替了的。妈妈只能安慰你说好坏,关于这些深层次的道理也只能等你慢慢长大了方可明白。

之后,你乖乖躺在床上,相比术前的脱兔你那一刻像只病猫,真的毫不夸张。一会儿喊这里不舒服,一会儿喊那里不舒服,最关键的,爱蹦的你腿不能动了,这下子不焦躁才怪呢。

手术后的不能吃喝,也着实难为了你,为此,爸爸妈妈都不敢吃饭,生怕你看到饭喊饿。护士阿姨时不时进来做检查,也不忘没吃饭的你挂营养液。“妈妈,我想吃饭,我饿了……”一句一句的唠叨,让我不知所措,但为了你我们也只能听医生的,怕吃了饭之后有不良反应发作。

不过还好,焦躁了半天后,下午能相对安分一些了。为了奖励坚强的你,妈妈答应你术后给你买一个玩具,下午特地跑去超市给你挑了小变形金刚,可以变成警车的。买回来之后,你们三个“小病号”都提起了浓厚的兴趣,病房里又多了你们的欢声笑语。

只是不巧,这玩具本身制作有问题,有一截拼不好,确定它有问题之后,妈妈又去换了一个玩具,一个可变形的手表,谁知拿回去就被你嫌弃了。

那时,天已经黑了,你也累了,关灯之后,妈妈跟你挤在一张病床上轻拍你入睡了。那一晚,基本没闹腾,只是,医生半夜来给隔壁哥哥做检查,我们有被吵到,但影响不大。还有晚上你要小便,折腾了几回爸爸妈妈。

术后第二日,慢慢地你的焦躁也慢慢消失了,但看见穿白大褂的护士还是很恐惧。看着你那两只像包了粽子的小手,让人很心疼。术后的消炎针,左右两边换着打,不过幸好是滞留针,不会来回扎得手疼。

检查、打针、吃药、照激光……一轮一轮的,循序进行。三四天下来,你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有好转,能做起来之后,你又开始跟病房里的两个哥哥玩耍啦。

隔壁床靠近病房门的哥哥提前出院了,进来了一个大哥哥,脾气烈一些。听说,是从树上摔了下来,摔到了车棚上,伤到了骨头,转院进来我们病房的当晚,要做手术,哭了一夜,刚好是术后的第二天晚上,那一夜,大家都没休息好。

后来,再住了一两天,我们就出院了,跟隔壁那个玩的要好的哥哥一起,离开了病房。不知此刻看到这封信的你,是否还记得那个陪伴了你几日的病房,以及陪你一起住院的哥哥?

刚出院的第一天 ,你发烧了,吓得爸爸不知所措。跟妈妈打完电话,他带着你先去了医院,妈妈下班后随即赶到,幸好,不是伤口感染。估计是当日爸爸给你喝的鸽子汤喝得有误,太过大补,加上你那边没怎么喝水,嗓子发炎、上火了。

那一天晚上,地震了,但我们在医院里,没有感受到地震,还竟然收获了不少欢乐。

要查发烧的病因,需要抽血化验,来到抽血窗口排队,你得知要打针有点闹。妈妈在窗口排队,爸爸抱你去旁边,假装要回家,你一边哭着一边喊着,“怎么还不走呀,怎么不走啦?”,“快走呀!”……爸爸笑了,妈妈也笑了。

排队到我们了,妈妈喊你们过来,你要回家,但被爸爸强行抱过来窗口了。医生让胳膊伸过来,你哭着不要打针,但就在爸爸刚把胳膊伸向窗口,“不给你打针,给爸爸打针。”你立即将胳膊伸向窗口,“给我,给我。”那一刻,旁边站着的所有人都笑了,当然包括爸爸妈妈,笑你的可爱,笑你的体贴、孝顺。

抽完血,我们都饿了,赶去医院食堂吃饭,你说想吃馄饨,想喝豆浆。妈妈将你放进儿童座椅,并将买好的豆浆放在桌子上,有点烫打开盖子晾着,准备去拿馄饨,谁知一个转身的功夫,你哇哇地喊着“妈妈,妈妈……”原来,你想喝豆浆,因为够不着或有点烫,豆浆倒了你一身,你被吓坏了。

那时,爸爸刚好赶去拿化验单了。看到此景,妈妈给你拖了湿透的衣服,准备给你擦湿漉漉的身体,服务员见此状速速拿来了一碗冰块,妈妈拿了两块小冰块递到你的左右手,感受到凉飕飕的奇妙瞬间,你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时,爸爸刚好也进来了,把他的黑色短袖给你穿上,嗯,像极了连衣裙。妈妈刚好在短袖外面还有一件防晒衣,脱下给爸爸穿上了。

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嘻哈哈地吃了一顿逗比的晚餐。

出院后休养的那一个月里,着实辛苦了爸爸,每日的吃喝拉撒,都多亏了他的照料。幸好,懂事的你没有给他增添太多麻烦。

那段时间,不能站立,不能奔跑,地板就是你最亲密的“伙伴”。每日天亮便醒来,自己要求用点读笔学习,真的格外得乖。学累了,就玩积木,百玩不厌。有时候,看玩具撒到其他地方,着急得你都想要爬着去抓。

你深知自己因为腿上有伤口不能站立,所以,基本上也都没有哭闹着要站或跑。这一点,让我欣慰不少。原以为,你会在术后因此大闹不停,真的是我们多虑了。

恰逢暑假,天热,爸爸每日将空调开着让屋内保持凉爽,生怕你的伤口感染。晚餐后的时光,天凉快了些,还是避开了空调房,爸爸推着你小时候的婴儿车,你乖乖坐在其中。看到你的同学们会与他们打招呼,或一起玩,但你只能坐在推车里。

当你看到同学们骑自行车或骑滑板车时,你脸上的表情透露出失落,“妈妈,等我的伤好了,我就可以骑滑板车,可以骑自行车了。”你看着我,平静地跟我说。看着小朋友们跑来跑去,你也没有闹腾,依然是安分地坐在推车里,玩手里的皮球或玩具。

一天,一天,伤口慢慢地有所好转,去医院复查时,医生说恢复地不错,这个消息胜过一切好消息。拆线,看着你那一巴掌长的伤口,妈妈有点难过。因为,这个大伤疤怕是要跟随你辈子了,不知道以后随着你的成长,会慢慢下去多少。

这一“劫”,是你人生的第一次大的磨难,也会是你成长路上重要的一笔。

因为,这次特别的经历,让你成长了不少,你不再是胆小怕事的小男孩了,变成了坚强勇敢的大男孩了。

所以,不知道这个“章”是否是在考验你?考验能否挺过难关?考验你是否有所成长?

爸爸妈妈在你三岁多相对懂事些的时候为你做这个手术,只希望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未来人生路上,坚强如此,加油,宝贝!

——永远爱你的妈妈

2017.11.18

本文由奇幻城娱乐网址发布于母婴,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求生之路,深夜病房有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