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幻城娱乐网址 > 母婴 > 老呆头的娃娃,天上掉下个娃和他爸

老呆头的娃娃,天上掉下个娃和他爸

文章作者:母婴 上传时间:2019-09-30

冬季的凌晨,天色还暗的很,寒风凛冽。老呆头裹了一件打满补丁的军大衣,脖子不由往衣领里缩一缩。他在这个老小区里搭了一个铁皮棚子,天不亮就出去拾废品,到了晚上,就在昏黄的路灯下将各种废品分类捆绑好,等到有个好价钱就卖出去,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好多年,他没有变成人们传说中的“拾废品也能成为的土豪”,但也能勉强让自己在这个城市活下去。

走到门口黑老大和姑父说要去借手拉车,坚持要把娘俩接回家,毕竟姑父是城里人,见了黑老大铁了心要回去了,说:“我和你一起去吧!既然你决定了,就回去吧!家里瓦片大晚上的一时半会也补不好,美之过去还是会着凉的。城里你都不熟,我帮你去借,再到我家里拿两床被子来,大冬天的可不要让美之再吹风着凉了。”说着两个人并排走了出去。

寒风凛冽,这是他的冬天。

图片 1

他之所以叫老呆头,是因为见人都傻笑,一咧嘴出现一排泛黄的牙,年轻姑娘遇到这种情况大多惊叫着跑开,附近的居民倒是知道他也没啥子恶意,于是也就带着鄙夷轻啐一口:老呆子。

当黑老大把车和棉被拉到卫生院时天已经黑下,他把车子往门口放到一边就跑到病房里看小黑妈,那个时候晚上家里还是点煤油灯的,只有医院和政府才有电灯,而且由于电压不稳,电灯都一晃一晃忽亮忽暗。隔着昏暗的灯光,黑老大很快找到了小黑妈,此时她已经醒了,女儿憨睡在她的身旁,姑姑坐在床的另一边。

那天喝得昏天黑地,他赌瘾发作,和几个朋友去了赌场,只几个会合,身上就输了个精光。朋友怂恿他借点钱再玩两把回本,他脑袋一热,借了高利贷,却没能赢回一个子。

有谁能来告诉我,手边这乱动的生物是啥???

说回这天凌晨,寒风凛冽,老呆头裹着打满补丁的军大衣出了门儿,拖着破推车,一条条街道的“扫街”。这是一条长满青苔的青石路,窄到只能容下两个人并肩走,两边都是从解放初期就遗留下来的平房,墙上已经被写上大大的鲜艳的红色“拆”字。居民大多已经被安置到别处居住,街上显得空荡荡的,连个塑料瓶子也没有,老呆头只是习惯性的拖着车,把每天走过的街道不停重复的走着。突然,一声沙哑的哭泣声划破暗沉的天空,真真切切传入了老呆头的耳朵里。

黑老大径直走到小黑妈床头,虽然灯光灰暗,也能看出她苍白的脸色和哀怨的眼神。他用手把她凌乱的刘海往耳朵根后捋了捋,低声问:“痛吗?小黑妈摇了摇头,眼角闪着泪光,黑老大接着说,“没事了,结扎了就没事了,我来迟了,我来迟了,我现在就接你回家去,没事了,没事了……”黑老大看着如此可怜的老婆,想着她被人按着绑着强行结扎的情景,又想着他们两人苦心经营了大半年的窑厂被人一扫而光,鼻子一酸,豆大的泪水就往下掉。可又想到这件事现在还不能说出来,只能拼命的忍住泪水。

他带着一屁股债灰头土脸地回到家中,看见挺着肚子的妻子,相信要不了多久家里就能多一个可爱的娃娃,到时候妻子在家就能有个伴了,他想象着三个人在一起会有怎样的温馨。可这个画面渐渐破碎,是他亲手毁了这个家。

老鼠?老鼠?老鼠!

老呆头停住脚步,放下拖车,向哭声的源头处寻去,在一面墙体有些开裂的墙根下,有个狗窝似的棉布篓子,篓子里有东西在动,竟是个婴儿,小家伙身上裹着小包被,但由于他小脚不停的蹬啊蹬的,已经有些松散,外面的寒气钻进去,让他冻的小脸发紫,出于本能反应,他张着一嘴的红肉嚎叫着,向外界传达着他的求救信号。

看到自己男人为她流泪,小黑妈欣慰的微笑着,说:“我没事,结扎的刀口就一点点,不疼,可是姑姑的房瓦就遭殃了,你先去把姑姑家的瓦给补上吧。”

起初,他还奢望着妻子能原谅他,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或许他可以花些时间弥补这份错误,生活还能再继续。可现实是残酷的,尽管他苦苦哀求,妻子还是和他签了离婚协议,只留下个刚生下的孩子。

我一咕噜的就赶紧爬起来,跳下床,看那个不明生物望去。

老呆头打了四十多年的光棍,见到这个小婴儿的那一瞬,他的心化了,动作拙劣的从篓子里抱出小家伙,敞开军大衣,裹入怀里,然后学着他见过的中年妇女的样子,轻轻抖着拍着,嘴里有节奏地念叨着:噢,噢,噢,乖乖不哭,噢,噢,噢,乖乖不哭。可是,小家伙依旧不依不饶,闭着眼睛只管嚎,嗓子已经沙哑,仍然不肯停止。老呆头开始不知所措,心疼的想着莫不是孩子生病了?也是,娃娃看起来没明显缺陷,若不是生病了,怎么会被丢弃掉呢?想到他这么一丁点大就被父母遗弃,老呆头的心头一紧,他在四十多年前也是这样被父母遗弃的吧!

“去去去,现在天都黑了,补什么瓦呀,就那几片瓦,明天你姑父很快就会补好,你一定好保重身子,不要想太多了。”黑老大的姑姑又接着说,“晚上天太冷了,我去找卫生院说一声,让你们住一晚,现在回去路上太黑了,我们不放心啊!”说完她就走出去找卫生院的人了。好话说了半天又补了卫生院五块钱,这才同意黑老大他们住下。

墙倒众人推,亲人疏远,老板不知从哪听说他输光了家当,辞退了他,债主们敲门追债给了他最后一击。

额,不像是老鼠,还好还好。是个可爱的小娃娃。小娃娃?!这是哪来的?谁家的小孩啊?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

小家伙哭的已经有些喘不上气儿,在怀里一抽一抽的,这把老呆头吓坏了,用他粗糙的手指抚摸孩子柔嫩的小脸蛋,谁知,娃娃竟然本能的歪过头,一口含住手指拼命吮吸起来,那样子可爱极了,老呆头不自觉的裂开嘴笑了,这次他笑的很温柔。

到了晚上,黑老大就搬条凳子坐在病床旁边,抱着已经睡熟的女儿和她妈聊天:“美之啊!还疼吗?”问完就腾出一只手去摸她那苍白无色的脸。于美之把脸往黑老大手上蹭了蹭然后摇摇头说:“不疼了,有你在我身边,我就哪里都不会疼了,以后你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吗?”

他把房子抵了债,用从妻子那讨来的一点钱租了现在这个容膝之地。

不对,这不是我的床啊,这里是哪里啊。

小区里抱着孩子出来晒太阳的婶子们说过,孩子是要喂奶粉的。老呆头琢磨着,这玩意儿一定很贵,至少要几十块钱吧,可是娃娃要吃,再多钱也得买。于是,老呆头忘了拖车和捡来的瓶瓶罐罐,怀里抱着娃娃回到铁皮屋里,娃娃总算累的睡着了,他把娃娃放在床上靠墙的一头,把自己的被子严严实实的压在娃娃身上,这才放心的从存钱盒子里小心翼翼取出两张百元钞票,折好了放进内衣口袋,出门去超市买奶粉。

“嗯好的,再也不离开你们了,那些畜生们是怎样对你的,我迟早要还回去!”黑老大目露凶光。

房间里阴暗无光,此刻,他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襁褓中熟睡的孩子。房间里并没有风,可他却分明地感到一股寒意,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如今他一无所有,如果不是这个孩子,他早就想给自己个解脱了。

床上的小家伙不哭也不闹,就那样静静的躺在那边看着我,倒是挺招人喜欢的。肉肉的小脸,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这孩子怎么越看越觉得熟悉?

老呆头偶尔也去超市,都是直奔主题,购买些生活用品,对于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他从不多看一眼,今天他第一次去母婴货柜,不免有些紧张。眼睛扫了一下价格,这把老呆头惊坏了,一罐奶粉竟然两三百!年轻的导购小姐看他一直在货架前徘徊,不免上前询问:“这位大叔,您是给孩子买奶粉吗?想购买哪个牌子的?我可以给您介绍一下。”“我不懂奶粉牌子,请问有没有便宜一点的奶粉呀,我,我就带出来200块,娃娃在家又等着吃。”导购小姐细细打量一下老呆头的穿着,也看出他境况的窘迫,于是从货架底部,拿出一盒纸盒装的散装奶粉,国产品牌,只要八十元。老呆头欣喜的抱着心仪的奶粉,又花十几元配了一个奶瓶,欢喜的回家了。有了娃娃的铁皮房,他第一次想称为家。回到家中,娃娃还在熟睡,老呆头烧好一壶开水,泡了一整瓶奶粉,温在军大衣里,神情安详的等待娃娃醒来。可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娃娃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老呆头按捺不住,掀开被子,娃娃脸已经青了,用手摸摸,身子凉透了。老呆头慌了神,娃娃咋就凉了呢?几个小时前还哇哇大哭来着,奶水还没来及喝一口,咋就凉了呢?

“算了吧,我现在已经结扎了,不能再给你生一男半女了!你不要再去找他们,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我们好好过日子,把窑厂的生意搞好起来,一大家子就全指望你了。”黑老大心里一凉不敢看她的眼睛,只能连连点头答应着。

他勉强地支起脑袋,看着空荡荡的四周,他多想把一切都当没发生过,可记忆却深深烙在他脑海深处。他恨自己择友不慎,更恨自己当时的糊涂。可这能怪谁呢,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罢了。他想笑,却像哭。他不敢出太大声,怕吵醒孩子,只能紧紧攥着裤腿,拧着脸发抖。

那应该是熟人的小孩吧,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怎么睡了一觉起来什么都不一样了。

“乖乖,醒醒啊,吃饭啦!爸爸给你买了奶粉。”老呆头抱起娃娃的小身子摇晃着,泪水一滴滴重重地打在娃娃的小脸蛋上,可是娃娃却没有机会睁开眼睛看看这个所谓的爸爸一眼,就离去了,是病死的,饿死的,还是被子捂死的,谁知道呢?

聊着聊着,小黑妈睡着了,黑老大就坐在凳子上一直守到天亮。

孩子不知道怎么醒了,大声地哭着。他一下子回过神来,捧着孩子不断安抚,心里责怪自己是不是把孩子吵醒。可他捧着孩子安慰了好久,还是止不住孩子的哭声,他猛然意识到,孩子肯定是饿了。家里现在可没有奶粉,他急忙跑到楼下,穿过几条马路,停在一家中型超市门前。

没想到这时候他突然冲我笑了,哇,真的是超级可爱的~~抵挡不住这波可爱的攻击,我弯腰抱起了这个可爱的小娃娃。他也不认生就这样乖乖的让我抱着,还自己动了动,寻找一个舒服的姿势。似乎对这个怀抱很是熟悉,这唤起了我的母性,觉得自己将来肯定会是个好妈妈的,哈哈。

从此之后,小区里的人们常常看见老呆头捡一些被丢弃的小孩玩具,婴儿用品,然后对着它们发笑。“哎,这个老呆子,越发的傻了!”人们茶余饭后感叹道。

第二天一早,黑老大就把拖车铺好被子:先是把一床被子像床垫一样往车架上铺,另外一床就放上面让小黑妈盖着。小黑妈就坐在上面抱着孩子盖着被子。正准备出发,这时黑老大姑姑又从家里赶了来,远远的看到了就大声说:“美之诶!快躺下把被子盖好,把你姑父的军大衣往头上包好,不能被风吹到啊!”话说完人就跑到了他们身边,将小黑妈严严实实的包在两床被子中间,头就包在军大衣里头,就留一丁点的缝隙给她呼吸换气。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眼前的超市内外通明,来往的顾客络绎不绝,他像只落单的小鸟,隔着玻璃门,盯着自己的目标,可他身无分文。

我开始打量起了这个房间,一张双人床,浅色小碎花的床单刚好也是我喜欢的,这房间的主人品味还是挺不错的。

就这样黑老大在前面拉着,小黑妈抱着娃曲着脚在车上躺着,姑姑在后面推着,一行四人在寒风凛冽的早晨往老赵家走,路上娃娃饿了要吃奶,他们就用被子将小黑妈上下左右都围了起来让她喂奶。

他咬咬牙,毫不犹豫地混在人群中走了进去,孩子需要他。他绷着脚板,小心翼翼,这里是监控范围,稍有不慎就会暴露。他假装挑拣东西,身子慢慢挪向放奶粉的货架。为了掩人耳目,他绕着货架走了好几圈,还折返几回,这才停在目的地。

当我看到床头柜上的照片时,我整个人惊呆了!

走到中午边上他们就能在村口看到老赵家的房子了。

他并不是个喜欢蔑视规则的人,可自从犯下弥天大错,他就发誓绝不会再伤害亲人半点,说什么也不能让孩子饿着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谁来告诉我,这个照片里面的那个人是谁??我拿起来仔细看了一下,没错是他。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能认出来他。

他瞥了一眼四周,员工们忙得不可开交,这对他来说是个机会。他拿起一包袋装奶粉,假装在看说明,余光又瞄了瞄周围,确定没人注意,他左手慢慢牵起上衣,右手轻轻把奶粉塞进去,他全身紧绷,胸膛处传来鼓点般的撞击声。

照片上的他,还是老样子,神采奕奕的眼神,还是那个很是自信的样子,但是似乎脱去了印象中的青涩,整个人显得比较成熟稳重。不管怎么样,他就是他还是我喜欢的那个人。

一个女人突然闪出-他全身被电击般地颤了下,怀里还紧紧揣着奶粉,楞在原地,目光躲闪。

再低头看看怀里的小家伙,难怪觉得熟悉,跟他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为什么自己又会出现在这里,还睡在小家伙的身边?也不知道他妈妈是谁?一定是一个很有气质,知书达理的美女。

和他同样楞住的是面前这个冒失的女人,女人手里提着购物篮,眼里满是难以置信。

没想到人家结婚了孩子都有了,自己竟然还不死心,还跑到人家家里来了,难道还想拆散人家吗?你啊,你啊,不要做小三,既然这已经是事实那就要好好接受,祝福人家。

孩子等着奶粉,此刻的他只能祈祷这个女人不要多管闲事,放他离开。

“怎么下来了?”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差点把怀里的小家伙给扔出去,还好反应的快及时抱住了他。小家伙也不害怕还咯咯咯的笑了,以为我在逗他玩呢。心真大。

女人缓过神来,走到他身边,一把夺走他怀里的奶粉。

“怎么,瞒着我又做了什么事了?瞧把你吓得,连我们儿子都要往外扔了。”见小家伙没事,他收住了脚站在那双手环胸,一副说来听听吧,我知道你做坏事的表情看着我。

他的世界终于被绝望吞没,所有人都离他而去,一想到襁褓中正在哭泣的孩子,他的心都要撕裂了,老天为什么这么折磨他?他眼里泛红,几乎要瘫软在地上。

还没来得及从照片上反应过来的我,在看到真人的那一刻,我惊呆了!这真的是他啊,这,这,这怎么可能啊。我的天啊,谁来告诉我这是真的!!

然而下一刻,女人把奶粉放入自己的购物篮,又从货架上挑了几大罐奶粉放进去,然后拉着他的手走到前台。他大脑一片空白,直到女人付完了钱,把装奶粉的袋子递给他,他才反应过来。他眼睛紧盯着袋子里的奶粉,双手直接拥住它们,当他再抬头时,女人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他看我呆呆愣愣的站在那里大发慈悲的跟我讲“给你时间好好组织语言,先回床上躺好,鞋子都不穿!”

原来世界并没有抛弃他,他无法压抑住自己心中的狂喜,直接在人群中一边奔跑一边大喊:谢谢!

“哦。”我赶紧抱着小家伙回到床上去,然后看着他转身走出去了,还特有礼貌的顺手把门关了。

他边跑边叫,咧开嘴笑,引来人群中一阵诧异的目光,可他并不羞于表现自己的狂态,他想要告诉那个女人:谢谢!

诶,怎么就出去了?就这样看一眼就走??瘪了一下嘴,低头小家伙还在那边乐着呢,这一下子把我也逗笑了。

他想宽恕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更想得到别人的宽恕,他看向天空,心中极其感谢老天给这块贫瘠之地恩赐的一点滋润,他甚至想告诉老天:谢谢!

“你差点就被扔了,你还在这边乐呵呵。”这时,门又被打开了,他端着一碗东西走了进来,然后放在了床边的桌子上,伸手把我怀里的小家伙抱了过去。

他喊到声嘶力竭,眼里流出一串泪水,可脸上依然挂着笑。

“看够了吗?把汤喝了。”

怀里拥着的奶粉大概够孩子吃完这个冬天了吧?

“把汤喝了。”他看我没有动静又再一次的开口了

是的,至少撑过他的这个冬天。

“啊,哦,哦,好。”回过神来,我赶紧把汤拿过来,掩饰自己的窘态。

“啊,呼呼呼,烫烫烫。”他把汤接了过去,给了我一副你没救了的眼神。

哇,这个眼神超真实的,跟之前见过的一模一样。

旁边的他逗着儿子说了句:“当了妈,还是一样傻。”

等等,“我们的儿子”,“当了妈”?

“他,我生的?”我睁大眼睛指了指他怀里的小东西。

他回了一个白痴的眼神给我。

“我们俩的?”

“你说呢?”

这回他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我了,自个抱着儿子去泡奶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那边瞎捉摸。

想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自己醒来是躺在床上的,小家伙是躺在自己的身边,再看看自己的装扮,跟我那那刚生完小侄子的大嫂一样,这么说那小家伙是我生的!

往他的方向望去,他正在泡奶粉,没想到自己还会看到他这样的一面,不管他在做什么都是那样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超级帅。

他正对着的墙上正挂这一张结婚照,刚才还没来得及看。

照片上的那两个人正是我和他,看自己笑的那啥样,自己都被逗笑了。

他白了我一眼,抱着小家伙回到了床边,我在他和小家伙之间细细的打量着。

原来这就是我们的小孩,长得和他真像。也庆幸他长得像他不然的话像我就惨了,以后找不到女朋友就该怪我长得丑了。

“傻不傻?汤应该可以喝了。”

我乖乖的听话拿起旁边的汤开始喝了起来,并偷瞄着他,如果这是梦,那就让我不要醒了吧。

有时候即使是梦境也让人甘之若饴。

喝着汤,看着他们父子,这件事情还是有点消化不了。

不过有件事情让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都不哭不闹,那么乖?”

这时他才抬起头探究了看了我一眼“你妈说这像你,小时候不哭不闹,被人家咬得出血也不哭,真是傻。”

这件事情倒是真的有听我妈讲过,“啊!那咋办啊?以后被人欺负了怎么办?怎么好的不遗传偏遗传这个。”

听了这话他上下打量了我一遍,我相信他一定说不出什么好话“你身上哪点是好的?”

我就知道,瘪瘪嘴,我还是继续喝我的汤吧。

“再说,我会让我的儿子受欺负吗?”“你厉害。”

等我喝完汤,小家伙已经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见我喝完,他把小家伙轻轻的放在我的旁边,那样的动作,那样的神情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现在见到的他跟之前的他还是一样,但是又有一些稍微的不一样。

他转过头见我呆呆的望着他,挑了一下眉毛,我赶紧回过神来,随便扯了个话题聊“小家伙,叫啥?”

他停了之后,慢慢的向我靠近,在鼻子即将碰上的地方停住了,就这样盯着我的眼睛看了我几秒或者是几分钟,我也不知道是多久,反正我是紧张的要死,心狂跳,好像有史以来是第一次靠他这么近。

“你不知道?”他轻轻的开口,眼睛却没有离开,我也没回避就这样看着他点了点头。

他直起了身体,拿起旁边的碗就走了出去,在关门的那一刻还打量了我几眼。

我觉得凭他的聪明才智,他一定是察觉到了我的不一样,也是啊,哪有妈妈不知道自己儿子叫什么的,傻逼,也不会换个别的话题,哎。

环视了一下房子,这是他原来的房子改的,比之前大了许多,之前只是简简单单的装扮,第一次走进来的时候觉得很冷清,现在多了很多女性化的东西,可能有由于小家伙的原因,只开了个温暖的黄色小灯,整个房间显得很温暖,原来这就是我们的房间。看着旁边熟睡的小家伙,突然觉得现在的自己好幸福。

渐渐的和小家伙一起进入了梦乡。

突然发现刚才所发生的那些都是梦,睡醒了之后我还是在原来那个小小的宿舍里,没有小家伙,没有结婚照也没有他。看着再熟悉不过的房子,突然就觉得很陌生,很想很想小家伙,很想他。想着想着就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就给口水呛到了。

咳着咳着就醒了,伸手去摸小家伙却摸不到了,“哎,早知道就不睡了,这下好了吧。“

当我睁开眼睛,孩子他爸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额,还在?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嘻嘻”我朝他笑了笑,并张开了双手。他以为我要抱儿子就把儿子抱过来了。

在他弯下腰的时候,我抱住了他,那个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谢谢你”我轻轻的对他说。

本文由奇幻城娱乐网址发布于母婴,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呆头的娃娃,天上掉下个娃和他爸

关键词: